《綜漫之海修羅》第十九章被擒

Advertisement

“咔……”清脆的碎裂聲響起,夜殤攻擊的地方出現了明顯的裂痕,隨著力量的不斷增大,裂痕越來越大。

“不好,這樣下去會完蛋的!”篠原幸紀看見庫因克開始出現了裂痕,擔憂的說道。

夜殤的拳勁漸漸小了下去,再一次提拳,又一個“殺勢技:破山!”同樣的招式,巨大的殺氣再一次匯聚了起來……

“嘭~”一道巨大的轟鳴聲響起,夜殤被一發炮彈轟了出去,直接撞了一旁的建築工地中。

“篠原特等,黑磐特等,你們還好吧。”一個穿防護服的男子,右手持著一把雙管的火炮般的武,左手提著一個箱子,一管子連接著箱子和炮管之間。

“我們沒事,快走,今天的準備不足以驅逐他,他的實力堪比sss級喰種了。”篠原幸紀扶著力的黑磐巖站了起來,之前全靠黑磐巖那強大的力量,要不然還真是擋不住夜殤的攻擊。

“吼~!!”夜殤飛出去的地方忽然傳來了一聲巨大的吼聲,宛如野般的聲驚醒了幾個特等搜查

“快走!”篠原幸紀連忙攙扶著黑磐巖離去,持炮管的男子警惕的看了眼夜殤的方向後,也跟著離去了。

半分鐘後,夜殤從工地中衝了出來,之前他被直接轟飛,卡在了牆壁中,掙花了他一些力氣。

夜殤環顧四周,發現四周空無一人,眼眸中紅大盛,濃郁的殺氣浮現在了他的上。

“果然,如此早將殺勢給他是個錯誤的決定。”一個空靈的聲音忽然響起,夜殤聽見了對方的聲音眼中紅不由得弱了一些。

空間忽然出現了一裂痕,無數的鎖鏈從中探了出來,如果夜殤清醒著一定會發現,這些鎖鏈跟海天空中的鎖鏈一般無二。

Advertisement

鎖鏈纏繞在夜殤的雙臂上,忽然從手腕鑽了進去,宛如完全融了夜殤的一般。鎖鏈順著夜殤的雙臂慢慢延到夜殤的心臟旁,圍繞著心臟轉了幾圈,如同將心臟完全鎖住一般。

夜殤忽然彷彿清醒了一般,口中發出了模糊不清的聲音:“你……阻…止不了我……你以爲暫時封印我就行了嗎?……我總有一天會奪取這個……我一定會將世界……變爲我的修…羅……池,相信我,一定會的……”“夜殤”聲音越來越弱,漸漸消失了。

“我能幫你的只有這麼多了,無論如何請你堅持下去,你就是你,不是任何人……”空靈的聲音嘆息一聲,聲音漸漸弱了下去。

當一切都結束的時候,夜殤虛弱的趴倒在地上,上的鎧甲化爲了末,被風一吹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個人影漸漸走進,他拖著昏迷的夜殤離去,裡不時發出了得意的笑聲……

………………

第二天一早,神代利世早早走向了古董咖啡廳,在那裡有喜歡的人,昨天晚上,雖然被他知道了自己是喰種的事實,但意外的發現,對方也是喰種,這種覺讓神代利世不知道如何形容,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吧!

“阿勒啊嘞,不知道昨天夜殤有沒有傷呢,要不要利世我的照顧呢?嘻嘻……想想如果可以和夜殤君共同度過一段完的人生也是不錯呢!啊,神代利世你怎麼這麼不知!……”裡嘟囔著不清不楚的話,神代利世推開了古董咖啡廳的大門。

“夜殤君,早上……”打開門,過去悉的吧檯上沒有看見夜殤的影子,環顧整個店面,也沒有發現任何夜殤的蹤跡。

Advertisement

“神代利世小姐,早上好啊!”古間圓兒面帶微笑地上來打招呼到。

“早上好,古間先生,請問夜殤君今天沒有來麼?”神代利世心裡忽然有一種不祥的預裡還是不死心的問道。

“……”古間圓兒愣住了,看見神代利世那一張從沒出現過擔憂的臉龐上出現了擔憂的表,古間圓兒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對方。

“難道……”神代利世看見對方的表一下子彷彿領悟到了什麼,手中皮包掉落在地都沒有任何的覺。

“那個……利世小姐你也不用太過於擔心,夜殤雖然還沒有回來,但也沒有說他出事了,或許他只是有什麼原因暫時回不來了呢!”看見神代利世的表現,古間圓兒連忙安道。

“來,利世小姐你先到後堂坐坐吧!”間萱走上前,替神代利世撿起來皮包,扶著失神的神代利世走了後堂,將神代利世安置在後廊的空閒小屋中休息。

“夜殤君出事了……夜殤君沒事……出事了……沒事……”神代利世裡口齒不清地不斷念叨著,夜殤生死不知的況讓發狂。

忽然,客房的門忽然打開了,霧島董香走了進來,一把拉起神代利世,一邊向外走一邊說道:“別在這裡糾結了,夜殤現在不是被ccg抓住了就一定是被昨天襲擊我們的小丑的同夥抓走了,如果我們能問出他們的據點,或許夜殤君就在那裡,就算不在,我們也可以調查ccg的報,一定可以找到夜殤的蹤跡。”

格比較冷靜的董香在夜殤失蹤後雖然也迷茫過,但迷茫過後,清醒的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些辦法。

聽了董香的分析,神代利世的神智漸漸清醒,明白了應該如何做得立馬想通了。

Advertisement

很快,神代利世和霧島董香來到了一間屋子的大門外,推開門昨晚的小丑被手銬拷在牆上,上經過了簡單的包紮,基本就是不會死的程度而已,想要行是沒有什麼機會了。

“既然如此,拷問他的工作就給我了,你去解決ccg的報收集問題。”想通的神代利世渾充滿了幹勁的掰了掰手腕,同時向霧島董香拜託到。

“好,那他就拜託你了。”霧島董香也不矯,拷問的工作他也確實不擅長,也正因爲如此纔會找神代利過來……

此時……

黑暗的房間中,昏迷的夜殤被渾鎖死,死死的束縛在一個架子上,低垂著頭顱。

“哈哈哈哈,我的實驗終於功了!”一個嘈雜地聲音傳來,將夜殤從昏迷中吵醒。

    人正在閲讀<綜漫之血海修羅>
      關閉消息
      Advertisement
      猜你喜歡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