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漫之海修羅》第二十八章月山習

Advertisement

夜殤睜開了雙眼,忽然覺腰部一酸,無助的扶著腰。

昨晚夜殤一時把持不住,妄圖以一敵二,結果本來是初哥的夜殤獲得了應有的“獎勵”:腰痠!

要不是夜殤的質還算不錯,估計本堅持不下來。

旁看去,渾****的黑白雙子渾地睡著,不時輕輕皺起了眉頭,那模樣讓人不由得心生憐

夜殤輕輕的將兩人搭拉在上的胳膊輕輕挪開,輕手輕腳地爬起牀。

經過簡單的洗漱後夜殤走進了廚房。

因爲很久沒有人住,屋子裡也沒有剩下什麼食材,夜殤只能拿冰箱裡剩下的一些蛋簡簡單單煎了幾個煎蛋,又熬了一大鍋瘦粥。

“哥哥大人……”臥室裡忽然傳來小黑驚慌失措地聲音,嚇得夜殤勺子都沒放下連忙趕了過去。

剛到門口忽然上被抱住,安久姐妹如同兩隻樹袋熊一般在他上。

原來安久黑奈早上起來忽然發現旁空空如也,有於剛失的階段難免有些患得患失,下意識驚聲尖了起來,安久奈白雖然沒有吵鬧,但也是顯得沒打采。

這個時候夜殤忽然出現在們面前,這種“失而復得”的況下,兩人欣喜若狂地直接撲到了夜殤上,抱住了對方。

看見兩人如此表現,雖然沒談過但畢竟看過不這類書籍的夜殤哪裡不知道兩人這是爲何。

“咣~”炒勺被夜殤直接鬆開,夜殤手輕輕兩人的背脊,儘量溫地說道:“沒事,沒事,哥哥在這裡。”

聽見夜殤如此說,略微平靜下了的安久姐妹臉不由得紅了,這纔想起來兩人尚且沒有穿服,依依不捨地從夜殤上下來,連忙跑去穿服。

Advertisement

看著兩人那****的背影,夜殤覺鼻子有些發熱,連忙撿起炒勺留下一句話就跑了:“那個飯快好了,收拾一下趕快過來吃吧。”

清晨的曲很快就過去了,夜殤和安久姐妹溫馨的度過了早餐。

當夜殤三人來到古董咖啡廳時,已經上午十點多了,一進門夜殤就迎來了各種各樣的眼神,董香沉靜而蘊含著濃烈的怨念的眼神;古間圓兒和間萱幸災樂禍的眼神;神代利世則恨恨地盯著夜殤後的安久姐妹;永近英良看了夜殤一眼後,一臉興地對著金木研竊竊私語著。以及金木研漸漸明亮的眼神。

“額,那個……我今天睡了個懶覺,起晚了抱歉!”夜殤在衆多眼神下,只能盡力做出一副神經大條的樣子,企圖矇混過關。

“盯~”對於夜殤的話董香顯得毫無反應,繼續施加著巨大的力。

“那個……”看著董香那詭異的眼神,夜殤不由得冷汗直流,這種好似被正派妻子捉覺讓夜殤渾不自在。

“叮噹~”正當夜殤陷僵持的時候,背後忽然傳來一聲對於夜殤來說彷彿救星的聲音。

“請進!”夜殤連忙做出一副迎客的模樣。

在門打開的一瞬間,夜殤忽然覺到背後忽然一涼,憑藉著對直覺的信任,夜殤果斷一躲,正巧閃過門外人的一個懷抱。

夜殤站穩腳跟,向來者一看,只見一個穿著打扮頗有高富帥的穿著紅西服的藍髮男子,作誇張的雙臂前,好似擁抱什麼一般,要不是夜殤多的快估計被抱住的就是他了。

“月山習,你來幹什麼?”神代利世略顯冷漠地聲音從後傳來,替夜殤揭了來者的份。

來著正是被稱爲食家的月山習,只見他淡然的收回了雙手,故作紳士的整了整領,語氣卻顯得激的說到:“還能來做什麼,利世小姐?真是好久不見,見到你讓我很高興,我當然是來品嚐古董新出現的“寶”了。”

Advertisement

“……”

“金木,要不你還是算了吧,本來我以爲夜殤小哥剛剛陷了修羅場,你一定有很高的可能趁虛而,可現在又來了一個看起來是富家公子的帥哥,你與他們本沒法比啊!”

“是麼?”聽了永近英良的分析,金木研也覺自己近乎無了,對於英的分析金木可是十分信服的。

“月山習,這裡可沒有你所謂的寶!”董香語氣也顯得十分淡漠,顯然是對月山習十分的不喜。

“董香小姐不要如此冷淡嘛,我今天來只是……想請利世小姐和那位小哥去我的法式餐廳品嚐一下我最近收集到的完食材。”月山習說著眼神略過兩停留在夜殤上。

似乎是覺到月山習的惡意,黑白雙子連忙擋在夜殤和月山習之間,神代利世也將夜殤拉了過去。

“唉!金木,看來你的機會要來了,那個高富帥好像是一個基佬!”永近英良一臉興的給金木鼓勁道。

“啊!”雖然對於又有機會接近神代利世,金木很高興,但他看到一個如此完的高富帥竟然是個基佬……不,不可以歧視人家,要寬容的面對別人的喜好。

“我拒絕,月山習!我告訴你不要把注意打到夜殤的上,不然我一定會讓你好看!”神代利世聲俱厲的呵斥道,竟然敢將主意打到神代利世決定相伴一生的夜殤上,看來如果不教訓一下月山,這個傢伙估計是不會離那卑賤的作風。

“歐,那真是太讓人憾了,不過利世小姐無法替小哥回答吧!那麼,小哥你是否願意賞臉呢?”月山習越過神代利世直接詢問夜殤。

“月山習~”董香冷聲呵斥道。

“古間先生,你們古董咖啡廳就這麼招待客人麼?”月山習衝著一邊洗碟碗的古間圓兒說道。

Advertisement

“董香……”古間圓兒見狀,只能無奈的示意董香冷靜。

“那我就去一下吧!”夜殤忽然開口答應了下來。

“什麼!”神代利世回頭注視著夜殤,當看見夜殤眼中那堅定的眼神,忽然了下來,說到,“既然夜殤去的話,那我也去!”

神代利世雖然不知道夜殤爲何要去,但這並不妨礙跟夜殤,保護夜殤。

“那麼,我就在餐廳裡恭候二位大駕臨了。”月山習出了自信的微笑,轉離去了。

看見了,可以簽約的消息,估計過兩天就可以簽約了吧。

    人正在閲讀<綜漫之血海修羅>
      關閉消息
      Advertisement
      猜你喜歡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