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資源隨時看!

《寒門梟士》 第二章 寒門子弟

只見他的父親正向家中跌跌撞撞奔來,渾污泥,滿臉鮮,在他背後不遠有三個小孩在嘻嘻哈哈追趕,不斷用石頭和爛泥扔砸他的父親。

雖然李延慶並不太喜歡這個宋朝父親,但不喜歡是關上門後的家事,當外人欺負父親時,他卻不能袖手旁觀。

“大黑,去咬他們!”

李延慶打開院門,大黑‘嗷!’一聲怒吼,撲了出去。

大黑來勢兇猛,瞬間便從李大旁衝過,李大大吃一驚,一下子站住了,他回頭見大狗撲向三人,急得他直跺腳,“快回來!”

大黑卻沒有理睬他,它憤怒地向三個惡撲去,三人嚇得尖聲驚,轉便逃,像兔子一樣跑得無影無蹤,遠遠還聽見劉福兒的喊。

“糟糕,這下要闖大禍了。”

李大急得不知該怎麼辦纔好,他急忙追了過去,不多時,又沮喪地走回來,人和狗都不見了蹤影。

走進院子時,他狠狠一腳踢開院門,咬牙切齒道:“我非要把那條狗宰了不可!”

“要是我,我就把那三個小王八蛋狠狠揍一頓,絕不會踢自家的門,更不會罵護主的狗!”李延慶在一旁邦邦回了他一句。

李大呆呆看著兒子,這一個月來他已經習慣了兒子老氣橫秋的語氣,兒子自從井裡撈起來後,就彷彿變了一個人,以前是村裡出了名的二傻,整天和黑狗在田野裡挖賽跑,累得全村人都取笑自己生了個狗崽子。

可現在,他的兒子就彷彿變了個人,大變,居然喜歡讀書了,這些變化都讓他激萬分。

但同樣讓李大到十分困不解的是,兒子小小年紀,竟然對科舉那麼抵制反,他懂得什麼是科舉嗎?

李大當然也教過兒子,而且教他讀書整整兩年,傻兒子很難教,教得很艱辛,但李大就是不肯放棄,耗盡了心,傻兒子終於會背一靜夜思,雖然還背得不順,時不時忘記,可只要自己提醒他一個開頭,兒子就會結結背下去了,讓李大驕傲得不行,誰說兒子傻,不一樣會背唐詩了嗎?村裡好多孩子還不會呢!

儘管李大無法理解兒子這一個月來突然無師自通的神奇本事,但他還是找到了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那就是兒子其實是記住了自己兩年來所教的東西,只是當時無法表達出來,而一次落井使兒子徹底開了竅。

Advertisement

稍稍一分神,卻只見兒子拎著一隻破木桶向井邊走去,嚇得李大連忙喊道:“別靠近井邊,爹爹自己來!”

他兩步上前搶過木桶,從井裡打了半桶水,把臉上鮮洗乾淨了,這時,大黑從外面跑了回來,奔到主人面前搖著尾請賞。

李大其實很也喜歡大黑,兒子失足落井,多虧它及時帶人來救,才保住了自己兒子一命。

但今天他的心卻壞了,狗兒在他面前搖尾請賞,他頓時然大怒,掄起牆角一子劈頭蓋臉向大黑打去,“打死你這隻瘋狗,打死你這個闖禍!”

大黑被打得尖聲慘,蜷一團,李延慶撲上前護住了狗,李大不及,一子狠狠打在兒子肩膀上,這一打得李延慶痛骨髓,李大失了手,嚇得他連忙扔掉子,上前抖著聲音問道:“我的兒,爹爹不是故意的,要不要啊?”

李延慶忍住疼痛怒視他道:“剛纔你怎麼不拿起子打那三個小混蛋?你就只會打自己家人!”

李大顧不得解釋,連忙給兒子肩膀,“讓爹爹看看,要不要?”

李延慶一賭氣掙他的手,轉向屋裡走去,他盤坐在炕上,面朝牆壁,氣得脯起伏,他實在夠了這個懦弱膽小的父親。

在李家馬廄打雜被馬伕欺負,讀了那麼多年書,卻被那些不識字的下人罵得頭都擡不起來,今天居然被三個小屁孩欺辱,屁都不敢放一個,卻只會拿忠心護主的狗來撒氣,他李延慶兩輩子活了二十八年,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憋屈過。

“我知道你瞧不起爹爹,爹爹是沒有用!”

門口傳來李大的嘆息聲,“有些人咱們惹不起,爹爹不是怕那幾個小孩,而是.....哎!說了你也不懂,等你長大就明白了。”

李延慶沒有理睬父親,依然賭氣不吭聲,他怎麼可能不懂。

李大見兒子不理睬自己,就想著怎麼哄兒子開心,這時,他忽然想起一樣東西,頓時狠狠拍了自己腦門一下,“看我這個糊塗爹爹,好東西都忘記了,爹爹給你買了這個。”

他從懷裡出一隻麥秸小包,走進屋子遞給兒子笑道:“這是你最喜歡的糖漿炊餅,爹爹今天特地去鎮裡買的,還熱著呢,快吃吧!”

Advertisement

李延慶心中嘆口氣,他父親雖然窩囊無用,卻是真心疼自己,便搖搖頭道:“我不想吃,你吃吧!”

“爹爹買了兩個,已經吃掉一個,這是留給你的,對了,爹爹還有點事,你趕吃了,爹爹可能會晚點回來,你睡覺前記得把門關好。”

李大惦記著牆角那隻黃鼠狼,他得趕拿到鎮裡的藥鋪裡賣掉,再買點香燭回來,今天可是重要日子。

李大把麥秸小包放在桌上,又去柴房拿了一頂破斗笠,便匆匆離家走了。

李延慶著包得嚴嚴實實的麥秸小包,他肚子也一陣咕嚕嚕,這時,大黑從外面進來,跳上炕,嗚咽著依偎在他邊。

李延慶狗頭笑道:“今天表現很勇敢,值得獎賞,咱們一人一半。”

他扯開麥秸,從裡面出一隻還溫熱的炊餅,把它撕兩半,一半塞進狗裡,他自己也大口啃了起來,甘甜的糖漿流裡,細細地品味著,這種糖漿炊餅他真的很喜歡。

.......

半夜裡,李延慶被一陣很輕的說話聲驚醒,他聞到了一奇怪的味道,不由迷迷糊糊睜開眼,只見旁邊廂房裡忽明忽暗有一點亮,他聽出了說話的聲音,是他父親在自言自語。

可是廂房裡什麼都沒有,父親在那裡做什麼?

好奇心戰勝了睏意,他從炕上爬起著牆邊躡手躡腳走過去,走到門口,他悄悄探頭向廂房裡去。

只見地上點了一支蠟燭,一隻小香爐裡了三支香,青煙嫋嫋,他剛纔聞到的就是這個煙味。

在香爐前面放著一塊靈牌,不用看李延慶便知道這是他母親的牌位,他對自己的宋朝母親沒有一點印象,似乎在他兩歲時病死了,孃家姓丁,父親雲娘,在父親每天絮絮叨叨中,他知道母親是天底下最賢惠最麗的人,李延慶心中一直很憾,若這個母親還健在,他們父子也不至於過得如此狼狽。

父親就坐在靈牌前,嘮嘮叨叨地說著什麼,李延慶沒有細聽,但他卻驚訝地現,在父親旁竟然有一大堆銅錢,用繩子串著,一串六七百文左右,大約有十串,按照宋制,這就是十貫錢了。

旁邊有一個空陶罐,橫放在地上,屋角還有個大坑,土已經被刨開了,原來錢是藏在這裡。

Advertisement

李延慶對宋錢的購買力沒有什麼概念,但他知道,像今天下午自己吃的糖漿炊餅,大概十文錢一個,一般的炊餅只要三文錢。

這堆錢可以買幾千個炊餅啊!目前李延慶的目標不高,他只希能吃飽肚子,昨天中午只吃了兩個菜豆饃饃,下午吃了半個炊餅,宋朝又不吃早飯,實在得難

父親拼命節儉,攢這麼多錢做什麼?

李延慶開始對父親的自言自語有興趣了。

“雲娘,今天我終於攢足十貫錢了,可以完你的心願,送我們的兒子去讀書了,雲娘,你也一定很高興,對不對?”

李延慶只覺鼻子一嗆,連忙把頭別過去。

“雲娘,我知道你一個人在下面很孤單,沒關係,等兒子長大了,我把債還完了,我就去陪你,我們一起看兒子考上科舉,比他爹爹有出息.....”

李延慶抹了一把臉,悄悄轉回到炕上,看著父親晾在繩子上那件破破爛爛的涼衫,他再也忍不住,捂著被子無聲地哭了起來。

免費資源隨時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