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梟士》第五章 冤家路窄

李延慶不知該不該驚擾此人,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只見李大從旁邊走廊的月門裡轉出,自言自語道:“奇怪,人到哪裡去了?”

“慶兒,你四叔不在,我們先拜一拜,回頭再上香!”

李大的說話聲驚了正堂的中年男子,他連忙將葫蘆塞進懷中,手忙腳把酒壺放回原,大門吱嘎一聲,李延慶走了進來。

李延慶就當什麼也沒有看見,回頭對父親道:“爹爹,正堂裡有人呢!”

“呵呵,嚇我一跳,原來是慶兒,好久不見了。”中年男子暗暗鬆了口氣,原來是這個傻小子。

李大也走了進來,他又驚又喜道:“我到找不到人,原來四弟就在正堂。”

這名男子做李大,是李大的堂弟,也是一個讀書人,爲人圓,在家族頗有人脈,雖然不是鹿山主房,卻得到了族長的另眼看待,讓他負責看管李氏宗祠。

李延慶這纔看清他的模樣,眉眼間其實很年輕,最多也就三十歲,但頭髮鬍子卻已經半白了,看起來就像五十出頭的中年人。

不過他鬚髮雖然半白,但下頜上的鬍鬚足有一尺長,飄飄然卻顯得有幾分仙風道骨。

材高大,穿了一件雪白的大袍,做工十分考究,舉手投足都有一種溫文爾雅的氣度,就像一個在宗祠裡煉丹養生的道士,和穿著補丁破衫、材瘦小的李大了鮮明對比。

李大見李延慶不給自己磕頭見禮,心中有點不舒服,又問李大道:“大今天怎麼來了?”

“慶兒已完全康復,今天特來拜謝先人護佑。”

“應該的!”

李大瞥了一眼李延慶,便將李大拉到一邊似笑非笑問道:“或許我不該問,慶兒看起來很聰明嘛!怎麼大家都他二傻?”

李大苦笑一聲,“以前是有點傻,蒙祖先保佑,慶兒突然開竅了。”

“哦!原來如此。”

父親和叔父躲到一邊嘀嘀咕咕,李延慶卻好奇地四下打量這座頗爲壯觀的正堂。

正堂從外面看不算高,最多三層樓,但從裡面看卻顯得十分高大,全木結構,一巨大橫樑上垂掛下來幾條長長的簾幔,北面窗邊堆疊著幾十張桌子,看來祠堂也常常擺酒席。

中間便是靈位塔,實際上是一個兩層樓高的巨大木龕,佔據了大半個正堂,上面麻麻擺滿了李氏四房先人的靈位牌,像寶塔一樣層層向上,足有一百多隻牌位。

李延慶發現最上方有點奇怪,一般而言,最上方只有一尊靈位牌,是家族祠堂供奉的第一位祖先,李氏家族也不例外,頂端確實有一尊牌位,放在所有牌位的正中間,彰顯它的祖先地位。

但在這位祖先上面還有一面更大的靈位牌,似乎是用很名貴的紫檀木做,側放在最邊上,讓李延慶到奇怪的就是這尊靈牌上面竟然一個字也沒有,就好像是一面多餘的備用牌位,但一種直覺告訴李延慶,它纔是李氏家族真正的祖先。

Advertisement

“慶兒在看什麼?”李大走上前問道。

“我在看最上面,爹爹,我們的祖先是當的嗎?”

李大這纔想起今天是兒子開竅後第一次來祠堂,以前來都是鑽到桌下面找吃的,難得兒子主問先祖之事。

一種強烈的責任讓李大覺得有必要給兒子講一講祖先的輝煌歷史。

他指著最上面正中間的靈牌道:“看見沒有,那就是我們最早的祖先,本朝太祖時曾任右領軍衛大將軍,從浦是他的名諱,但最早做從謙,他有七個兒子,其中庶三子在太宗年間遷到相州湯縣,他又有四個兒子,就形了我們今天的四房。”

李延慶這才知道,原來他的祖先居然還是一個宋朝大將軍,不過他好像知道李從謙這個人,李延慶沉思一會兒,終於想起來了,這個李從謙是宋初年間的詩人和書法家,還是唐後主李煜的胞弟。

“那麼,最頂端的那面無字靈牌又是誰?”李延慶指最上端那個遮遮掩掩的靈位問道。

李大這纔看見最上面那塊無字靈牌,他頓時吃了一驚,急問道:“老四,大祖的靈牌怎麼拿出來了?”

“你忘了,後天鹿山房要祭祖,族長就把它拿出來了,本來是明天才拿出來,但明天日子不好,所以今天中午就擺上去了,族長還特地叮囑我,要我這兩個晚上就睡在正堂裡,好好看住它。”

彈琴!”

李大十分不滿道:“按族規,只有逢十年大祭時才能拿出來,現在不過是鹿山房的小祭,族長怎麼能.....”

李大撇了撇,不以爲然道:“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它就在族長手中,族長要祭祖,誰管得著!”

李延慶好奇地問道:“爹爹,那到底是誰的靈牌?”

李大有點爲難,半響道:“這個.....等你長大再告訴你,現在爹爹還不能說。”

“這有什麼不能說的!”

李大對剛纔李大批評族長的態度有些不滿,他蹲下來指著無字牌位對李延慶道:“慶兒,那纔是我們家族真正的榮耀,他是一位至高無上之人,明白了嗎?”

李延慶吃了一驚,至高無上不就是皇帝嗎?他心念急轉,難道是小樓昨夜又東風的李煜?不可能,歷史上李煜無後,再說李煜的靈位牌怎麼能放在李從謙的上面,一般是父親才行。

李延慶已經猜到這個人是誰了,應該就是李煜和李從謙的父親李璟,李延慶前兩天在父親借來的一堆書中正好讀到了他寫的詞,李延慶不由口而出道:“原來他就是寫小樓吹徹玉笙寒的李璟!”

李大驚得霍地站起,向李大去,李大也嚇得連忙擺手,“我從來沒有告訴過他,這種事我怎麼會說。”

李大又蹲下來小心翼翼問道:“慶兒,這是誰告訴你的?”

Advertisement

“不是你們剛纔告訴我的嗎?他是李從謙的父親,曾經是至高無上之人,不是李璟是誰?”

李大和李大面面相覷,兩人徹底被驚呆了,半晌,李大忽然反應過來,連忙斥道:“慶兒,先祖的名諱不準隨便說出來,這是對先祖的不敬,明白嗎?”

“慶兒,你怎麼知道他的名諱?”李大不解地問道。

李延慶笑道:“我前幾天剛看了他寫的一首浣溪沙,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綠波間,所以我就知道他了。”

李大長長嘆了口氣,回頭對李大道:“如此良才玉,不送他去學堂,真的可惜了。”

李大的臉頓時變得蒼白無比。

.......

“慶兒不要走遠,我和你四叔說兩句話就走。”李大對院子裡的兒子喊道。

“知道了!”院子裡傳來李延慶懶無神的迴應。

“讓他拜拜祖先就像要他命一樣,有的族人還沒有資格拜呢,在福中不知福!”

李大很不滿地向兒子背影嘟囔了一句,剛纔李延慶在父親的強迫之下,才千百不願地跪下,卻始終沒有磕頭。

李大卻並不太在意李延慶的禮節問題,他還在回味李延慶之前的天才表現。

“大,你還是得想辦法讓孩子進學堂啊!咱們可以教他讀幾首詩詞不錯,可沒有縣學人脈,將來怎麼讓他去參加縣考,沒有縣考,又怎麼能被知縣推薦去參加解試?”

“我當然知道,可是.....哎!好容易才攢一點錢就賠掉了,沒錢怎麼辦?要不四弟先借我十貫錢吧!”

李大苦笑一聲道:“我倒是想幫你,可你是知道我就好喝那一口,現在我還欠著酒館三貫酒錢,我也是分文皆無,賢弟還是去找族長試試看,按理,族長應該幫族人子弟讀書。”

李大搖了搖頭,“問他借錢還不如問銀鋪借,除了不要抵押,他的利息比銀鋪還高。”

“要不賢弟再去縣城裡書坊看看,羅掌櫃不是讓你去他那裡做事嗎?”

“可是劉管家不給請假啊!”

李大頓時怒道:“一個狗屎管家算個屁,你只管去縣裡,我明天去給族長說,我看那個劉黑豬敢說什麼?”

李大終於下定了決心,爲了兒子能進學堂讀書,他必須再去縣城書坊抄書。

況且還有一件更要命的事他不敢對兒子說,他給劉管家寫了五十貫的醫藥費欠條,被搶走十貫,還欠四十貫,對方限他一個月還清,還有二十幾天,他必須想辦法借到這四十貫錢。

劉管家說得很清楚,膽敢賴帳,就對他的兒子下手。

.......

李延慶早奔出了祠堂大門,他剛纔抓到的二兩重的小魚就放在小溪旁,他用泥了個小圍城,將兩條魚養在裡面。

久等父親不出來,他索又在小溪裡翻石頭,運氣不錯,他連抓三條泥鰍,沒地方放,他索直接用石頭把泥鰍頭砸爛,今晚可以燉一鍋滋滋的泥鰍鮮魚湯了。

Advertisement

想到從前吃過的熗鍋泥鰍,饞蟲開始在他肚子裡翻騰了。

就在這時,他忽然看見從樹林裡鑽出三個孩,正是那天用稀泥和石頭砸他父親的三個惡,爲首就是劉管家的兒子,看他們鬼鬼祟祟的樣子,準沒有好事,李延慶連忙一閃躲在一株大柏樹後。

“李二,我給你說過了,明天才開始擺供品,你非不信,我爹是大管家,難道他會不知道怎麼安排?”

“我是怕萬一,你沒聽鹿山房那幾個混小子也在打白玉餅的主意嗎?咱們得搶在他們前面下手。”

“福哥兒,白玉餅真的那麼好吃嗎?”

“當然好吃,又糯又細,放在裡就化了,甜到心窩子裡去,縣城還沒得買,聽我爹說,是京城二老爺派人送來的特供品,是給上等人吃的,一個就要一貫錢,咱們也不多,一人吃一個嚐嚐。”

三人在祠堂門口張片刻,劉福兒踢旁邊李二一腳,“我說明天才開始擺供品,你偏不信,白跑一趟了吧!”

“這不是福哥兒嗎?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李大正好從祠堂裡走出來,迎面遇到了令他頭大無比的三個惡

劉福兒輕蔑一笑,忽然提高嗓音對李家兄弟道:“我給你們講個好玩的事,前幾天有條狗追我,結果連我的一也沒有咬到,我就告訴我爹,我被人放惡狗咬傷了,你們猜怎麼樣?”

李大臉上頓時脹得通紅,怒道:“原來我家大黑沒有咬傷你!”

劉福兒不理睬李大,繼續得意洋洋道:“我爹便帶家丁將那個狗主人狠狠揍了一頓,聽說連屎尿都打出來了,還噴我爹一,最搞笑他還跪在地上學狗爬,從四個家丁的下爬過去,也是我爹心腸好,只讓他賠了五十貫錢醫藥費!”

“你爹心腸確實太好,要我說,非賠一百貫錢不可。”

“我覺得應該賠一千貫!”

三個惡一陣大笑,轉揚長而去,李大氣得臉一陣紅一陣白,卻又不敢招惹三個惡,這時,他忽然看見站在小溪邊的兒子,心中頓時一驚,連忙上前攔住兒子,他生怕兒子頭腦發熱衝上去。

但李延慶卻出奇的平靜,毫沒有怒,冷冷著三個惡遠去。

    人正在閲讀<寒門梟士>
      關閉消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