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資源隨時看!

《寒門梟士》 第六章 矛盾激化

離開宗祠,父子二人來到了熱鬧的小鎮,李大向騾馬行張片刻,對李延慶道:“慶兒,爹爹還有點事,你自己先回去吧!”

李延慶沒有吭聲,沉默片刻,他忽然問道:“爹爹,你是不是打算再給劉承弘四十貫錢?”

“這個.....”

李大脹得滿臉通紅,半晌才期期艾艾道:“雖然他兒子沒有被咬傷,不用還什麼醫藥費,但爹爹寫了欠條給他,白紙黑字,恐怕不好賴帳。『”

“如果劉承弘哪天興致來了,又爹爹寫下一百貫的欠條,白紙黑字,爹爹是不是也要還他?”

“當然不會,沒道理啊!”

“那這五十貫錢就有道理了?”

“這....這個....”李大被兒子問得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李延慶冷冷道:“這五十貫錢爹爹可以去找族長評理,如果爹爹害怕劉承弘,那就我來想辦法解決,爹爹就不要管這件事了,更不要去問別人借錢。”

李大滿臉苦笑,小孩就是小孩,說起話來也是這麼稚,六歲的孩子能解決什麼問題?

這時,一輛平板三驢車緩緩在馬路對面的騾馬行門口停下,跳下一個乾癟的老頭,苦臉著臉,將一塊破爛坎肩往肩頭一甩,懶無神地進店了。

李大眼睛一亮,連忙對李延慶道:“你快回去吧!爹爹問問有沒有去縣裡的驢車。”

李延慶忽然想起一事,連忙問道:“爹爹是要去縣裡書坊嗎?”

“當然是去書坊,你問這個做什麼?”

李延慶從懷中出用油繩紮好的書稿,遞給父親,“爹爹把這個給書坊東主看一看,看能不能刻出來。”

“這是什麼?”李大驚訝地接過一包書稿。

“就是我給小青兒講的故事,我當練字把它寫下來了,說不定也能出書賣錢。”

“真是傻孩子!”

李大心中好笑,但他不想讓兒子失,便將書稿揣進懷中,“好吧!我去問問羅掌櫃,你在家好好讀書,科舉可不是那麼容易考上的。”

“又來了!我知道了。”

李大又叮囑兒子幾句,便向騾馬行匆匆跑去,他認識剛纔趕驢車的張老蔫,看能不能搭他送貨的驢車順道去縣城。

李延慶一個人漫無目標地在小鎮大街上走著,貧窮和仇恨就像兩塊石頭一樣沉甸甸在他心中。

他完全可以靠自己的才智慢慢改善貧窮的家境,比如他把西遊記的故事寫出來,讓他父親去刻書賺錢,這就是個很不錯的辦法,也正好適合他父親的特長,他甚至還可以用土辦法做一些日常生活用品賣給商人,像火柴、蚊香之類,也能賺一點小錢。

Advertisement

賺錢不是問題,問題是他就不想把所謂的‘醫藥費’還給那個劉承弘,劉福兒的話至今還在他耳邊迴盪:

“將那個狗主人狠狠揍了一頓,聽說連屎尿都打出來了,還噴我爹一,最搞笑他還跪在地上學狗爬,從四個家丁的下爬過去.....”

父親遭的侮辱像刀一樣刻在李延慶心頭,三個小屁孩雖然可惡,狠狠教訓一下便可,犯不著和他們計較,但他絕不會放過劉承弘,不僅侮辱、毆打他父親,還搶走了父親的十貫汗錢,還要再父親還四十貫錢,這口惡氣就憋在李延慶心中。

還有父親欠下的一屁債,還有父親在李氏宗族被人欺,毫無地位,他一定要統統扭轉過來。

前所未有的熱在他中涌,李延慶要咬脣,向李文村方向大步走去.....

黃昏時分,隔壁胡大娘送來口信,他父親搭送貨驢車去縣城了,至要十天後才能回來,有什麼難事胡大娘會照顧他。

李延慶暫時不想麻煩胡大娘,他還有很重要事要準備。

院子裡,李延慶正在練習吹火摺子,這是他從柴房裡翻出來的最後兩支火摺子,他點燃了其中一支火摺子,又呼地吹滅了,這時候火摺子雖然沒有火苗,但能看到紅的亮點在燃燒,就象灰燼中的餘火,能保持很長時間不滅,需要點火時只要一吹就能使它復燃。

但吹燃它卻要有很高的技巧,需要突然、短促、有力,送氣量要大,李延慶一個月前就學會了吹火摺子,比他父親還吹得練。

‘呼!’一口氣吹出,火摺子頓時燃了起來。

李延慶對自己的技巧很滿意,他基本上已經能保證萬無一失了。

就在這時,趴在院門口睡覺的大黑忽然站起,衝著大門汪汪大起來。

“誰啊!”李延慶問了一聲,外面沒有人回答。

李延慶走上前,從門向外看了看,外面沒有人,他正要走開,大黑卻匍匐著,像野一樣對著門外兇狠低鳴。

“難道外面有隻兔子?想改善改善我們伙食?”

李延慶笑著打開門,想看看到底是什麼讓大黑這樣張,可就在他剛打開門,外面傳來‘嗷!’的一聲狂吼,一隻巨大的紅棕獒犬撲了進來。

李延慶大吃一驚,他來不及反應,便被獒犬迎面撲倒在地,獒犬張開白森森的尖牙向他臉上咬來。

在這千鈞一之際,大黑咆哮著撲上來,狠狠一口咬在獒犬脖子上,獒犬吃痛,反口便咬,李延慶抓住機會,一翻滾了出去,爬起來連奔數步,一把將柴垛旁的柴刀抓到手上。

Advertisement

這隻獒犬型巨大,足足比大黑大一倍,就像只紅狼一樣,兇狠異常,大黑打不過它,被它下,咬得‘嘰!嘰!’慘

李延慶拾起一狠狠砸去,正砸在獒犬的頭上,獒犬瞪起紅的眼睛,‘嗷!’一聲狂,丟下大黑向李延慶猛撲而來。

但李延慶的出手卻比它更快,只見柴刀一閃,一隻前爪飛了出去,四濺,獒犬慘一聲,翻滾落地,李延慶作十分敏捷,一腳踩住它的脖子,雙手握刀狠狠一刀劈去,‘咔嚓!’腦袋被劈掉半個,獒犬在地上搐了兩下,便再也不了,鮮流了一地。

“好小子,敢殺我的狗!”

從院子外涌進了幾個人,爲是個高大壯的男子,面如鍋底,須蓬張,看起來活像一隻雙足站立的野豬,一雙金魚眼暴凸在外,臉上的橫使他相貌變得格外猙獰,李延慶一眼便認出他是誰,活就是他兒子劉福兒的放大版。

此人正是李府大管家劉承弘,他聽說李大要去縣裡,唯恐他逃走賴帳,便想過來敲打敲打,不料自己的狗跑得快了一點,已經死在這個小王八蛋手中,氣得他暴跳如雷,凸出的金魚眼中燃燒起了熊熊怒火。

後的四個家丁卻驚訝地著院子裡的小孩,管家的猛犬連狼都敢搏殺,居然被一個小屁孩幹掉了,這孩子厲害啊!

李延慶心中也有點困,剛纔殺狗是出於一種本能,但劈爪度之快,出刀乾淨利落,頗有章法,難道自己從前練過武藝?

他冷靜看著幾個不之客,對大黑喊道:“大黑,過來!”

大黑前,一瘸一拐地躲到小主人後,

“李大狗賊,給老子滾出來!”劉承弘惡狠狠向屋裡吼道。

“我爹爹不在,你們給我滾出去!”

“出去?”

劉承弘怒極反笑,獰笑著一步步近李延慶,“你這個小狗崽子把老子的犬殺了,你以爲就算了,你怎麼給老子代?”

李延慶見他近,猛地衝上前,迎面一刀向他圓的肚子劈去,這一刀度疾快,若不是李延慶只是警告他,劉承弘就開膛破肚了。

劉承弘嚇得臉大變,連連後退幾步,喝喊左右道:“反了!反了!給我抓起來打!”

四個家丁拿著鞭從四面包圍上來,李延慶雖然有度快的優勢,但畢竟是六歲的孩子,怎麼可能是四個年人的對手。

就在這時,門外忽然有人怒吼道:“你們欺負一個孩子,還要不要臉!”

Advertisement

從外面走進一個壯漢,手執一白蠟木哨棒,正是鄰居胡大叔,剛纔胡大娘現不對,急忙把兒子找來。

四名家丁都認識他,紛紛撤下去,護衛著劉承弘,一名家丁附耳對劉承弘低聲道:“他就是那個拼命三郎胡盛,有名的點子。”

劉承弘當然知道胡盛厲害,他估計自己這幾個手下打不過此人,他冷冷哼了一聲,“我不跟你鬥,咱們有理走遍天下。”

他一指李延慶,“這小混蛋殺了我的狗,我要找他算個這個帳!”

李延慶怒視他道:“你放狗衝進我家中要咬死我,我倒要找你算這筆帳!”

胡大一擺手,不讓李延慶說話,他用擋住李延慶道:“劉管家,我們都是明白人,雖然打狗要看主人,但主人卻不管狗,狗也只好死了,況且對方只是個六歲的孩子,走到哪裡你也說不過這個理,你說是不是?”

劉承弘點點頭,“你說得對,我是不該和一個小屁孩計較,我找他老子算帳。”

劉承弘從懷中刷地取出一張紙條,揚了揚道:“這是他老子寫的欠條,白紙黑字,還按了手印,欠我劉承弘五十貫錢,說好一個月還,今天也是在一個月,老子今天就要他還債!”

免費資源隨時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