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梟士》第七章 以直報怨 上

胡盛有點爲難,既然有欠條,欠債還錢就是天經地義了,不過李大去縣裡了,這錢怎麼還?

“劉管家,大去縣裡了,你改天再來吧!”

劉承弘一笑,“我知道他去躲債了,我也可以改天再來,但今天我的狗死了,這件事就不好辦了,這樣吧!胡老弟給我做個保,這條狗值三十貫錢,連同這五十貫錢欠條,一共八十貫錢,如果李大不還這個錢,你來替他還!”

李延慶聽他無賴之極,把搶走的十貫錢昧下了,頓時心中大怒,他走上前道:“胡大叔,別聽他胡說八道,這欠條是他用暴力我爹爹寫下的,所謂大黑咬傷他兒子的醫藥費,但大黑本沒有咬他兒子,分明就是在訛詐我爹爹,我絕會不承認,至於這條狗,它私闖民宅,死了活該!”

劉承弘的金魚眼瞪圓了,“小王八蛋,膽敢誣陷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胡盛手摟住李延慶的肩膀,直魁梧的軀對劉承弘肅然道:“我不會給你做什麼保,但大把他兒子託付給我,我今天就不準你他一。”

劉承弘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著實有點下不來臺,就在這時,一名家丁氣吁吁奔來,抱拳道:“大管家,祭品都到了,老爺你趕回去。”

劉承弘趁機下臺,呲牙盯著李延慶惡狠狠道:“等我忙完了祭祀,我就去縣裡找你老子,小兔崽子,你沒關係,看我怎麼把你老子從縣裡拖回來算這筆帳,白紙黑字,他就是告也沒用,你們父子準備披麻戴孝給我的狗送葬吧!”

“我們走!”

劉承弘轉便走,四名家丁連忙去收拾了狗,灰溜溜地跟著主子走了。

胡盛眉宇間憂心忡忡,他明白世事,欠條這種把柄落在劉承弘這個惡霸手上,大這次真的遇到大麻煩了。

......

夜,李延慶摟著大黑盤坐在土坑上,他的眼睛在黑暗中格外明亮,他已經沒有時間,也沒有退路了,在絕境中唯有反擊才能求生。

Advertisement

白天在宗祠涌出的一個念頭被他漸漸醞釀了一個計劃,他需要仔細籌謀,需要完善細節,不能出一點紕

李延慶慢慢閉上眼睛,今天劉承弘居然要跟胡大叔講理,使他悟通了一個真理,在這個弱強食的世界,要想讓惡人講理,那就必須拳頭比他,比他狠。

讀書可不行,等這件事結束後,他也要找機會練練自己的拳頭了。

.......

次日中午,李延慶又來了宗祠,不過他沒有進宗祠,而是爬在一株大柏樹上向宗祠裡觀察,昨天還冷冷清清的宗祠今天卻格外熱鬧。

шшш◆тт kān◆¢O

院子裡堆滿了各種箱籠,十幾名族人正在院子和正堂忙忙碌碌,有的人掃地灑水,有的人佈置供桌,擺放祭品,還有的人鋪設地毯。

李大站在門口假裝幫忙,目卻被院子裡的兩罈酒勾住了,那可是相州最有名的高記燒酒啊!酒香過泥蓋飄出,直鑽他的鼻孔,直鑽他的心窩窩,勾得他連明天的族祭都快忘記了。

一名年輕族人笑著打趣李大道:“四叔,今晚不會有耗子來酒吧!”

“呵呵,怎麼會呢!”

李大擺出他仙風道骨般的氣度,一揮手道:“這麼多年了,哪次出過問題,我李大今晚就睡在正堂,看誰敢來。”

幾個年輕人哈哈大笑,“哪次都出問題,只是族長不追究罷了。”

李大臉上一熱,只得尷尬地跟著乾笑了幾聲。

這時,一個臉嚴肅的中年男子從正堂走了出來,衆人紛紛低下頭,不敢開玩笑了,他李文貴,是族長李文佑的三弟,這次祭祀就是由他全權負責。

他問李大道:“老四,昨晚正堂沒有什麼靜吧?”

李大連忙陪笑道:“沒有任何異常,請三哥放心!”

李文貴回頭看了一眼木龕上的那塊紫檀木靈牌,又囑咐他道:“大,你也知道那面靈牌對我們家族意味著什麼,要不是請牌的時辰有講究,我們絕不會這麼早請它出來,你要看好了,如果覺得一個人不行,我就讓兩個後生今晚和你一起守夜,可不能出一點意外。”

Advertisement

“真的不用!”

李大拍了拍脯,“族長既然把它給我,就是他信得過我,再說我也不是第一次看守它,三哥就放心吧!”

李文貴原本是想讓兩個後生和他一起守夜,但李大把族長搬出來,他倒不好說什麼了,只得點點頭,“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就把它給你了,不準你喝酒,記住了嗎?”

“我保證今晚滴酒不沾!”

李文貴又對院子裡的族人道:“我現在要去縣裡買點東西,可能要祭祀時才能趕回來,大家就辛苦一點,早點收拾好,回頭我給族長說,每人賞兩貫錢。”

衆人聽說有賞錢,做事更加賣力了。

.......

李延慶並沒有急著離去,而是耐心地躲在樹上等待,他相信自己的判斷,三個小混蛋一定會來。

又過了片刻,他果然看見那三個惡沿著一條小路向祠堂這邊鬼鬼祟祟來,他們走的正是昨天那條路,小溪邊有一片灌木叢,躲在灌木叢就可以看見院子裡的形。

三人躲在灌木叢中向祠堂院子裡張,劉福兒忽然指著院子裡激道:“我看見了,那個紅的食籠,各種點心都在裡面。”

“噓!小聲點,三叔也在院子裡,別讓他看見我們。”

“怕個屁!”

劉福兒咬牙道:“只要不當場抓住,他敢拿我們怎麼樣?”

“就怕他把點心都拿走,咱們就沒指了。”

“倒也是,那你們說怎麼辦?”

“咱們晚上來,我爹說那個酒鬼喝了酒就會睡覺,咱們等他睡著了手。”

三個惡又商量幾句,便沿著原路回去了,他們卻始終沒有現,就在他們頭頂大樹上藏著一個滿臉冷笑的孩

......

黃昏時分,李延慶又出現在柏樹上,他在等待進祠堂的機會,沒多久,只見李大從宗祠裡出來,直接鎖了大門,拎著個食盒興沖沖地向小鎮方向去了。

雖然祠堂大門被鎖,但對孩們卻沒有意義,李延慶爬上一株靠圍牆的大樹,直接翻牆進了宗祠。

Advertisement

正堂的大門已經上鎖,窗戶也從裡面反鎖,李延慶跑去了後院,他昨天看見後面的一扇窗戶似乎沒有窗拴,窗戶被幾十張桌子七八糟堵住,一般也沒有人會注意到它。

後院不大,只有兩間屋子,這裡是李大的住,院子一角堆了十幾只空酒罈,中間稀稀疏疏種了三株梅樹,地基的大石上長滿了膩膩的青苔,不知多久沒有人走過了。

正堂後門便正對著院子,不過長年不使用,後門已被鎖死,後面的門窗和柱子很久沒有刷油漆了,佈滿了大大小小的裂,顯得十分破舊斑駁。

李延慶跑到最裡面的一扇窗下,窗戶很高,他的個頭不夠,李延慶便向四周看了一圈,院子裡除了一堆酒罈子,再沒有別的東西,他便跑去搬來一個大酒罈,將它反扣在地上,正好當做墊腳石。 Www✿TTKдN✿C〇

李延慶踩在酒罈上,索著窗戶,心中暗暗祈禱,敗就在此一舉,‘吱嘎嘎!’破舊的窗戶竟被他拉開了,果然沒有上鎖,李延慶大喜過,一縱便鑽進了窗戶。

    人正在閲讀<寒門梟士>
      關閉消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