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鏡子魚有什麼錯》為鏡子

Advertisement

在我還是鏡子時候,多次周轉于他人之手,已不知道換了不知道多主。

一開始我只是普通的銅鏡,普通的供人梳妝打扮,就算特別一些,也只是充當深閨婦人知心話的傾聽對象和絕對保者。

當我第一次擁有意識的時候,我所到的是那溫熱在表面流是我第幾任主呢?如果是從擁有意識開始,應當是絕對的第一任,但是在擁有意識時候,作為普通的銅鏡時間的記憶也還是存在,這位是第四位主。

但無論是第一任還是第四任主,無疑是我的鏡面留下痕跡的主,我想我不會忘記,即使的故事平平無奇,普通的貴族小姐上窮書生之后,在家族阻擾下被拆散,還被強迫嫁給門當戶對的大家族爺公子,然后婚禮前夜自刎于我這作為喜妝的還只是普通的銅鏡面前。

不說這位,我前三位的主也有多有著與之相似的經歷,所以在那時,我并不富的閱歷來看,也只當常事對待,要說特別之,只是這位更加激烈一點,自刎多疼啊!而至于這是時代的趨勢,那時候都流行這樣子,還是我天生與這類型的主比較有緣就不得而知。

荏苒,過去百年,擁有意識后,我開始對無法行的自己產生抱怨,羨慕自由走的人類,盡管比之我想要自由行這一煩惱外,人類的煩惱總是不間斷有很多,然后這些煩惱他們似乎都找不到合適的人傾訴,就有全都一腦拋向我,顯然我并沒有拒絕的權利,雖說如此,但實際我喜歡這樣,因為對于那時無法行的我來說這無疑是獲得更多世界的唯一途徑。

那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一天,我的第四十九任主跟隨的母親去廟宇祈福在外住了一夜,今天回來,我那懦弱哭的主對著我的揚起的自信妖異的笑容。

變了,在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但我卻清晰明見,的面龐在我眼中慢慢發生了變化,慢慢出現發,從我掌握的知識來看,那是一只狐貍,話本里狐妖附竟真實出現自己面前,但我并沒有什麼訝異緒,也許因為我不是一枚普通的銅鏡,又或者說只是因為我并不是人,并不會產生人類那般真切的主是人也好,是狐貍也罷,對我來說都沒什麼不同,不如說我還喜歡這位有所不同的主。

Advertisement

然而,最終我還是對上我這四十九任,不,是第五十任主。

因為這位第五十任主又走上我以往主的老路,上一個窮書生,但是這次并未郁郁寡歡,向我傾訴衷腸,而是強勢出擊,不顧家里阻攔,強嫁了這個書生,雖說是強嫁,對這書生極好,知書生志在仕途,讓他科舉,替他打點,書生也如愿考上了狀元,然后,等來的是,負心郎得公主垂青,喜提駙馬爺,然后求來當朝國師親自出馬,來斬這狐妖。

當然我也資格對這負心郎發表什麼意見,畢竟,雖然國師強大,但也并不弱小,本就勢均力敵,難解難分的局,最后還是我被國師一眼相中,咬破手指,流出一滴金抹在我的鏡面,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人的除了紅之外還有別的

‘銅鏡顯圣,清正嚴明,現!!!’

那時我覺到自己強大極了,盡管掌控這些并不是我,從我上顯出一道在我第五十任上,無法掙,伴隨幾聲嘶吼,我的可憐的主最終變沒有生息的小白狐,死去了。

國師了我的新的主,第五十一任主,他帶我去了皇宮,但因為這一次戰斗,似乎花費了很大代價,一夜白頭,容老去,其中最為特別是那滴,據說百年修為才能凝一滴,不過月余,他的大限便至,已無力回天。

痛失國師,舉國哀悼,那位負心郎駙馬爺,也就了皇帝眼中釘,中刺,每每看到他,都會想‘就是因為這個崽種,我的國師就這樣去了。’,不久,皇帝便找了個理由將這負心郎發配邊疆,永世不得回來。

嗯,我能讀懂人心的想法的能力大概便是那時出現,而這都得謝這位國師。

作為國師的,在這個皇朝未衰敗前的幾百年間,我被奉為一國圣,供在神龕,而使用我的主也都是這皇朝幾代國師。

說來,我也不清楚是否我真的有傳言中的妨主能力,因為據說原本國師更換周期是百年一代,從我出現開始就不斷減,甚至三到五年一換都是正常。

Advertisement

我的最后一任國師主是位子,雖說是子,但的強大,遠超于其他主,被使用的我可以非常清楚明白。

繼任國師以來,戰爭頻發,妖邪世,百姓哀聲遍野,然后罪責就全部堆在了上,子是為不詳,雖然強大,但引得上天不喜,降下神罰之類,實際上這些本無稽之談,與有何干系,就算有,也是前幾代國師的無為和皇帝的昏庸導致,而這些錯誤,卻要一人填補,而且不會有任何褒獎,雖說從來沒期過。

‘銅鏡顯圣,皇天無極,燃吾一生以鎮山河!破!’

那是人與妖邪的戰爭,以一人滅卻眾妖,而代價是

可笑這世間因緣際會,失去的瞬間,我卻因,實現了一直以來的愿,一朝化形,獲得可以在人間行走的軀殼。

嘆一場分,我抱起那已無聲息的軀,去到了‘曾經一直想的在辭去國師一職后,想找一個山清水秀的居’的這樣一個理想地,按人類習俗為立了碑,建了墳,自己在旁搭建一座竹屋。

就這樣度過數十年,再出來時候,那皇朝就已經不存在,據說這是因為他們的一國圣,也就是我,被第十任國師,說的是失在外,搜尋不回,失去庇佑導致滅國。

哈哈~

即使不太懂人類玩笑的我,聽到這話,還是格外想笑的。

人類真是有趣呢~

……

現代,

“然后,”房東按了按頭,阻止著額頭的青筋太過突兀,點了幾下桌面,“你說的這些,和你不房租之前有什麼關系嗎?”

“有哦~”趴在史萊姆抱枕上一臉頹廢樣的孩偏頭看,一手抓著PSP,一手托著腮,“這一般我是不會對別人說的,不過一月幾百塊的房租,你聽到了你就賺了,而且賺大了~”

“呵呵~”

“那我真謝謝你了。”房東深吸幾口氣,微笑,“但房租并不是只有這個月,你還記得欠了幾個月房租嗎?咸魚鏡子~”

“嗯…”歪歪頭,數數手指,“兩…三個月?”

“是已經整整六個月了,混蛋!”

“呃…不可能吧…有這麼久嗎?人類的時間觀念還真奇怪~”孩額頭眼可見的汗水,尷尬笑笑,轉豎起食指,“我覺得有失公允,既然租給人家,這個應該按妖怪的時間…”

“哦~”按著桌子,眼神一凝,“給你兩個選擇,一、要麼現在房租?”

“啊哈哈~其實人家故事還有很多,可以再給你講上幾個月的。”

“二、現在,立刻,馬上跟我去出任務!”

“欸~~”

    人正在閲讀<身為鏡子摸魚有什麼錯>
      關閉消息
      Advertisement
      猜你喜歡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