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鏡子魚有什麼錯》房東小姐生氣了

Advertisement

“……”

房東小姐眼看著廚房邊上打量自己的阿月,只要作幅度稍微大一些,這孩子就跟驚的小兔子一下跑走,但再過不久,又會重新跑回來。

怎麼回事呢?

發生了什麼?

難道是鏡子對小阿月說了些什麼有的沒的?嗯…好像也不是沒有可能哦!

這個破鏡子!到底在小阿月那里怎麼抹黑我的,回來信不信馬上就把網給斷了!

“……”

“小阿月,能先去客廳等一下嗎?午飯馬上就好。”房東小姐拍拍臉,回頭對著小阿月出矜持而溫的笑容,“廚房有油煙,對小孩子不好。”

“啊…”

于是小阿月又穿著小拖鞋‘啪嗒啪嗒’跑開了。

好了,現在繼續做午餐吧!小丸子做好,繼續下一道,香菇丁。

,洋蔥,香菇分別切丁,小鍋倒油,先放洋蔥,翻炒一會至焦黃,放丁,料酒提香,再過一會加香菇,繼續翻炒,然后老,冰糖加水,蓋上鍋蓋,燜一會兒,就可出鍋了。

最后放碗紫菜蛋花湯,配上一碗熱氣蒸騰的豆米飯,今日推薦兒的營養午餐就齊活了。

“小阿月,午餐好了~”

‘啪嗒啪嗒’的小拖鞋聲響又過來了,小手來。

“嗯?要幫忙端盤子嗎?”

“嗯。”點頭。

“那小阿月就端著飯,小心燙呢~”

搖搖頭。

“怎麼了?”

指了指旁邊的小丸子和香菇丁的盤子。

“這也要幫忙嗎?”

“嗯!”點頭。

“小阿月,真懂事呢~”這時候想起那個坐等別人幫自己弄好的破鏡子,真是明明這麼小,為什麼還這麼懂事?嗯…突然有些擔心這孩子以后會不會被破鏡子帶壞。

Advertisement

“不過有這份心意就很開心了,這些給我吧!等小阿月再長大一些,再讓小阿月幫忙呢~”

“再長大一些?小顧阿姨,一些是多久?明天?后天?一個禮拜?”

“……”我覺得需要至再長幾歲,但總覺得這樣說的話,閃著期待眼神的小家伙會一下哭出來。

“嗯,這個啊!等你的阿憐姐姐回來再告訴你吧~”算了,給鏡子吧!

“這樣…好吧。”

“小顧阿姨,我以后想為小顧阿姨一樣的人。”

“欸?不去上班的家里蹲?”擾擾臉,有些不確定。

“是行俠仗義,保護大家的警備員!之前電視里看到了,小顧阿姨好帥!”

“欸?哈哈~是嗎?” 那個破鏡子給小孩子看些什麼東西?這麼腥暴力的東西會對以后養不好的吧!

“那個…小阿月的話,阿姨覺得孩子果然應該更文靜一些,嗯,禮儀得,談吐優雅,就像淑一樣。”

“嗯?淑?那是什麼?”

“淑是…”

“我已經向阿憐姐姐保證過,一定會為像小顧阿姨一樣的人!我會努力的!”

“啊~”房東小姐吐出口氣,又重新掛上微笑,“是嗎?是嗎?那小阿月先去客廳乖乖等著,人家很快就把菜端過去。”

“嗯,我會乖乖的。”

……

面無表從懷里掏出一枚古樸的小圓鏡,注靈力,點亮了它。

“嗯?房東小姐,怎麼了?突然探班?難道懷疑我有沒有認真工作?安心了,認真,認真,超認真,那邊的,左邊的餐盤,該去收了,右邊的,垃圾你去拿去倒了!真忙,總之真的很忙~”

Advertisement

“呵~”

“破~鏡~子~晚~上~你~給~老~娘~等~著~” 微笑,豎中指。

低聲說完,果斷收回靈力,畫面斷開。

“……”

………………………………時間的分割線~………………………………

“……”

所以發生了什麼?

完全不清楚!

到底怎麼回事呢?

作太快,然后距離太遠,本也沒法聽房東小姐的心聲,不過那表是真的可怕!脖子~

“瑤姐看樣子很生氣呢~你怎麼惹生氣了?”

“不造啊!”

“前輩難道說你又吃了顧瑤姐姐的布丁?”

“怎麼可能?最近冰箱沒出現過布丁,不是,我什麼時候吃過布丁?那吃,那是明正大!不對,話說為什麼你會知道?”

“因為顧瑤姐姐來過幾次,前輩都不在,我接待的。”

“…那時我可能在暢未來,嗯,算了,下一個。”往日不再現,逝者如斯夫,過去了,過去了。

“話說就是因為這個才被瑤姐討厭的吧!明明是瑤姐自己介紹過來,但你卻這麼不用心?痛心疾首!”

“店長,說話要憑良心!我(的分)干活可積極!別想隨便抹銷我的果!”

“不是因為這個,又是因為什麼?也許瑤姐就只看到你不好的一面呢?”

“嗯…可是要是因為這個生氣,房東小姐不至于現在才發飆~”房東小姐是那種貓的格,仇都是當場報的,從不把怨恨拖到第二天,“不對,一定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所以那是什麼?”

“不造啊!”

“且,說了等于白說!”

Advertisement

“欸~”

午休時間因為房東小姐突然的一遭,我們三人又談上一陣八卦就散去。

最后,工作結束的時候,店長悄悄給了我一個小蛋糕,說,不管原因是什麼,錯多半在你,總之先賠禮道歉留個活路,不然等瑤姐真正發起飆,你就死定了。

嗯,真有道理。

對了,這里探究打不打得過沒有意義!很顯然,難道我有可能輸嗎?并不現實!都幾千年的大妖怪!什麼?年歲又長了?妖怪的時間和人類時間不一樣,這很正常!

‘對不起,我錯了。’和‘我錯了,下次不敢了!’

你們說那句話作為開場更好?

或者說組合?

‘對不起,我錯了,下次不敢了!’

嗯…

是不是要加上作?

單膝跪地,托舉蛋糕。

或者提著蛋糕,然后壁咚。

‘哼,人,想要我道歉沒門!’

欸?怎麼變挑釁了?不對,應該是!

‘哦,迷人的小妖,你真該死的甜,不來嘗嘗這個跟你一樣甜的…蛋糕嗎?’

嗯…

拿出來看看。

哦,是巧克力蛋糕,記住了。

“蛋糕…巧克力蛋糕…”

嗯嗯,已經記住了,不需要重復一遍哦~

“啊嗚!”

“……”

“欸!我蛋糕呢?那麼大!那麼一塊的巧克力蛋糕呢?”

……

    人正在閲讀<身為鏡子摸魚有什麼錯>
      關閉消息
      Advertisement
      猜你喜歡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