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鏡子魚有什麼錯》有時候命運就是連導航都救不了的路癡

Advertisement

最終探尋的一無所獲。

傳言中確實了那面鏡子的位置。

‘那是在舊校舍的二樓,四周昏暗的一片,走在長長的走廊上,盡頭是微弱的點,尋著的方向,走去,跑去,然后終于來到,你抬頭發現的來源,竟是一面鏡子,當你視線所及,黑暗全然退去,回過神你會發現那是充斥明的白空間,這個空間只有你和那面神奇鏡子,‘你想問什麼?迷茫的羔羊。’,那不是從哪里傳來的聲源,也找尋無果,因為你知道,那確實是從腦海響起的聲音。’

然后,就是關于聲音描述。

有人說‘睿智的老者’,有人說‘俏可的鄰家’,像‘陪伴自己良久的青梅竹馬’,‘慕的校園神/男神’這些也是存在,真是,這鏡子的聲線還真是廣呢~雖說同為鏡子的我不至于羨慕就是。

而這些看似無規律的聲音卻有著共同特點。

就是這些聲音都是極容易取得眾信任的類型,又或者說是對象心最信任的聲音,因人而異,所以讀心嗎?

嘛,暫且擱置,說回一開始話題。

沒錯,

長長走廊并不存在,我們上了二樓,左右兩邊各兩間教室,然后這盡頭距樓梯口最多也不過二十多米,長長真的說不上,還能跑,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描述真心說不上。

然后,就是之后的描述。

什麼‘黑暗退去’,‘充斥明’,還有‘迷途的羔羊’,真心,不知道還以為到達了什麼宗教宣傳場所。

這傳言真是的,就是喜歡往糊弄人的方向走。

總之就結果而言,這次探尋似沒什麼收獲。

“鏡子。”

“怎麼了?房東小姐?”

“你怎麼看?”

“房東小姐,此事必有蹊蹺。”

“……”

“沒了?”

“沒了。”

Advertisement

房東小姐囧了一下,嘆了口氣,“真是,都什麼時候了?能認真點嗎?”

“嘿嘿~那房東小姐是發現了什麼?才這樣問我。”

“嗯…我只是在想這里面有沒有人為縱的可能?”

“嗯?”

“怪談不僅是由弱到強,而且是由無到有的過程的。”

“房東小姐的意思是?”

“雖然已經無法找尋最初的傳言,但是你注意到了沒有,傳言中鏡子給人的答案都是回應腦海,而不是像電影里那樣魔鏡直接與人對話。”

“嗯…房東小姐你是說,最開始就是鏡子的回話是有人的故意為之?然后目及最可疑就是鏡子,所以人自然而然就會想‘啊,是鏡子說話,神奇的魔鏡!’,然后傳言產生,演變怪談?”

“嗯。”

房東小姐點點頭。

“……”

“不失為可能,但這樣做的理由是什麼?房東小姐如果怪談是人為制造的,你不覺得手段太溫和了,怪談要變強,人們的恐懼是必不可的,最好也是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使人出現傷亡展眾人面前,但是至今為止沒有出現真正意義的害者,就連最近傳的最瘋狂的‘被鏡子神’的作死的小鬼們也只是冒發燒躺在家里。”

“……”

“也許一開始目的,就不是為了傷人,而在于其他。”

“其他嗎?既然不是因為制作強大的怪談,其他方面…”

“怪談本的能力!”X2

看來,我和房東小姐還是很默契的,不否認我是聽著心聲同步開口就是了,有意識的默契也是默契。

“鏡子,你也發覺了嗎?沒錯,知曉任何答案的能力本就很吸引人,所以并不需要強大的怪異,而是溫和可控的怪異。”

“所以他們不但不會傷人,還會盡量去阻止怪異變強過程中自發引起的傷亡。”

Advertisement

“……”

不得不說房東小姐的猜想很有道理,縱然有道理,但也只是猜想。

理由很簡單,怪談的能力無論怎麼花哨,都要打上一個‘偽’的標簽,能力(偽)只是欺騙,說白了,只是障眼法,要將這個標簽去掉,則必須要變得強大,如果人為制作怪談的人真的需要這個能力,他的選擇必然是放任,可不會出現為了溫和可控,而去盡量避免傷亡什麼的。

“那既然對方的目的并不是為了傷人,我們還要解決這個怪談嗎?”

“當然要解決,不解決留著過年。”

“但是這樣子我們不就攤上事了嗎?”

“安心了,我們背后可是國家!而且這終究只是我的猜想而已。”

“猜想不是猜想,驗證方法其實也簡單。”

“就看今晚是否有人來攪局?”x2

我與房東小姐相視一笑,我們所想卻是相反。

所以,

你呢?押那一邊?

來,買定離手!

……

……………………………………時間的分割線~………………………………

“汪汪,別跑那麼快~”

“汪!”自從從阿憐那里得了小狗,每日的帶它散步就了阿月必修課,結果只是在公園休息,洗了下手,小狗就已經往著一個方向飛快跑開,阿月的小短完全是追不上它。

“哈哈~”阿月覺得以前自己有貓耳朵時候雖然并不怎麼運力還是好的,但是現在才沒有多久就有些累了停下想要氣,鼓起小臉,“汪汪,壞狗狗~”

“汪~”當然最后小狗還是被迫停下了,撞到了突然出現的打算橫穿公園的,被迫翻了個跟頭。

“汪汪,沒事吧!”阿月忙張上前,抱著小狗看看,頭。

“汪!”這麼神看來是沒事。

“嗯…盯~~”

阿月突然察覺,好像還有個被小狗撞了的陌生人在邊,忙起,道歉,

Advertisement

“姐姐,對不起,汪汪不是故意的,我代汪汪向你道歉,請不要生汪汪的氣~”

“嗯…你家的小狗?”似并不在意的阿月的道歉,只是好奇打量著小狗。

“是啊!汪汪很可吧~”阿月天真笑道。

“汪!”小狗很配合回應。

“嗯…”轉轉眼珠,不知想些什麼,“是嗎?”

“對了,小家伙,你知道這附近有家很味的蛋糕店嗎?名字好像‘山之嵐’。”翻了翻手機,打開名‘食尚’的app,“你看是家五星好評的店,但是導航很奇怪,我怎麼都找不到路。”

“‘山之嵐’?”阿月搖搖頭,印象中好像沒有出現過這個名字,“不知道啊!”

“是嗎?”帶著失落,阿月看著想了想,“不過是味的蛋糕店的話我知道哦。”

“真的?”

“嗯!”阿月從小背包找了找,終于翻出一張地圖,這是房東小姐給畫的阿憐工作的蛋糕店的地圖,小小孩想著總有一天自己會去阿憐一個驚喜。

“這是我姐姐工作的店,那家店的蛋糕真的很好吃的。”

    人正在閲讀<身為鏡子摸魚有什麼錯>
      關閉消息
      Advertisement
      猜你喜歡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