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鏡子魚有什麼錯》有些深埋的記憶總會不防備的時候涌出

Advertisement

“我可能恢復了一些記憶。”

“……”

“欸?!!”

那是一個晴朗的早晨,鏡子起得有些晚,一大早慌慌張張,早餐隨意拿了兩片面包涂上花生醬直接去工作了。

本來打算洗碗之后也出門的,因為說好的要幫小白去找親人,之前懷疑對方可能不是人類而沒有行,現在自然是要盡最大努力來幫忙了。

當然可以的話,還是想要一些份的相關信息,但失憶者要能這麼簡單恢復,想想也并不現實…

嗯,不現實才對。

“小白,你真的恢復記憶了?”

“嗯,只有一些片段,還沒有全部想起來。”小白點點頭,說著似有些小憾,但這很快就被想要同人分的喜悅沖散,高興說道,“我想起來自己的名字,我瑤臺,雖然姓氏還不知道。”

“瑤臺?”

“是啊!記憶有個漂亮的孩子一直是這樣我的。”

“……”瑤臺嗎?很好聽的名字。

“然后呢?然后有想起些什麼嗎?”

“嗯…孩子是天上下來的天來到人間的原因,是想要尋找,好像在天上一直流傳著天要找尋的緣都是在人間的樣子。”

……

話故事嗎?

想著,偏向一旁的小阿月,果然兩個小眼睛閃著格外耀眼的芒,無比期待著。

“然后這位天的名字呢?”

。”

北斗七星的斗柄末端那顆星的名字,又破軍,在古代似乎象征的祥瑞,不過說到搖,最有名的人代表,應該五帝之一的顓頊,有不史書記載好像顓頊之母夢見搖腹中而孕,后來就生下了顓頊,因而顓頊帝也被作為‘搖星君’下凡。

然后關鍵點就來了,搖應該是男的才對。

是星君,而不是天

“之后呢?”并沒有打斷想法,說實話這也是人類記載,畢竟并沒有人實際真正接過,誰知道天界取名什麼規則,不如說真有天界存在嗎?有的話又在哪里?現在的通工已經翱翔九天之上,都沒有探到蹤影,難不離開地球,宇宙之中,那氧氣供給又該怎麼辦?

Advertisement

“嗯…”

揮散了奇怪的想法,認真聽接下來的話語。

“……”

“我們相遇是在一個酒家。”

“酒家?”小阿月眨眨眼睛。

“就是帆布上畫個酒碗,在行路的道中,建間茅草屋,供應酒水,為旅人解之需的那種。”小白這樣比劃解釋著,似乎還有些高興。

“……”雖然不想打擊積極,但現代應該沒有這東西,所以到底是什麼時候事?小白你是什麼時候的人啊!

“然后呢?然后呢?小白姐姐,然后呢?”小阿月的問詢。

“然后…”

“從天上‘嘭’的一聲,茅草屋破了一個,搖就這樣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哇~果然是天!”

欸~小阿月,這就是你心中的天形象嗎?不應該覺得很毀形象吧!

“是啊!從天上下來,搖很厲害的!”

雖說是從天而降的天,但這樣子登場?厲害?

“小白姐姐,繼續說,然后呢?”

“然后…”

……

…………………………………時間的分割線~……………………………………………

“鏡子,你回來了?怎麼一副很累的表?”

“不知道,覺,總有些狀態不佳,哈~今天分也無打采的,被店長罵了。”抓抓頭發,出苦惱的表

“……”

“發生了什麼?”

“不知道啊!應該正常才對!但總覺得了點什麼?”

了點什麼?了什麼?”

“不知道啊!”

走幾步,跌倒進沙發,真想睡一覺。

“別說我了,關于小白小姐,房東小姐有收獲嗎?”

“嗯…小白,說到小白,鏡子你知道嗎?小白想起了記憶!”

“欸~這是好事呢~”

“小白,原名好像做瑤臺。”

“……”

“瑤臺?!”拍拍臉試圖神些,支起子重新正坐,這樣開口。

“是啊!還認識一個搖的天!一個為了,一個找不到方向,所以們結伴環游世界。”

“不過,時代背景和現在總是對不上,也沒有小白份的有用信息,也許這些只是年級寫的幻想故事,被想起當做記憶發生了的吧!”

Advertisement

“……”

“哈~也許并不是,真的發生也不一定。”小小打個哈欠,半闔眸子。

“嗯?鏡子你知道些什麼?”

房東小姐這般好奇湊過來,靜靜看著,大抵現在狀況有些半睡半醒,這神態莫名的使人有些懷念。

做搖的天,我也認識一個。”

“欸?真的?小白說的是真的,那這個搖怎麼了?”

“死了哦。”

“欸?不是天嗎?”

“是啊!誰有了?電視劇不是經常再演嗎?人類的就是天最致命的毒!”

“呃…”

“是為而死的嗎?”

“……”

“鏡子?”

“我說鏡子。”

“睡了啊?今天真的這麼累嗎?真是,吃完晚餐再睡呢~”

我才沒睡,只是有些困而已。

啊~那并不是什麼好的回憶。

也許中途是有過愉快回憶,但現在想來只會因這些回憶最大作用仿佛是為最后的悲劇渲染更為悲愴而已。

是我化形后的某一任主,但我比起主更想用朋友來稱呼

為天,搖仿佛無所不能,那時還只是剛化形才沒多久的小妖的我來說,是我最大的目標。

有著搖在,那時弱小的我也能幾乎闖遍那時并不和平,甚至說還有些危險的世界。

現在回想起,角也會微微勾起,但可以的話,真的不想想起,是太累了無法自控,還是別的什麼因素作怪,塵封的記憶如水般不斷涌出,無法阻攔。

如故事里的天結局一樣,即使是最后也上一個并不算好,或者現在來看還十分渣的男人,盡管長得還行。

一旦,天就會不斷虛弱。

我曾想過殺了那個男人,但說如果我要殺了那個男的,就殺了我。

我也曾想過如果那個男人能對好些,我遵從的意愿便是,只是,那時那個朝代公主患有惡疾,皇帝發布榜單,誰要治好公主,就把公主許配他,榮華富貴,之不盡。

有人說天的心能治百病。

Advertisement

然后他心了,我手了。

見到了,沒有讓我解釋,我也沒打算解釋,我們相互看了一眼,我便直接離開。

多年之后,

記得那年春好桃花盛開,我想不過隨意逛逛,卻又回到當初地方。

猶豫許久,敲敲門。

開門的人卻是我怎麼也想不到的那個男人,他還活著。

嗯,應該說獻出了心臟,死去了,復活了他。

我是真想再將這男人殺死,尤其看到對方幸福滿,兒雙全的樣子。

最后我什麼都沒做,到不是因為男人一副 ‘我欠的,你要可以隨時拿著,我絕不抵抗’不畏死的佛系表,而是最后留給我的書信,知曉一切,知曉男子貪和我的所為,最后的獻,一是為了與男子之間最后的分,二是不希我染上業障。

莫名其妙的家伙,莫名其妙的天

如果真的知曉一切的話,如果那時我不是對男人手,而是向發出邀請,讓拋下那個男人,和我一起,我們再次去環游世界,那是不是結局會有所改變呢?

誰知道呢~

    人正在閲讀<身為鏡子摸魚有什麼錯>
      關閉消息
      Advertisement
      猜你喜歡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