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資源隨時看!

《妙手仙醫》 第9章 改學西醫吧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中醫的東西都是一些騙人的玩意。

“還不出去,要我找人把你趕出去嗎?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招搖撞騙也得分個場合吧。”一邊的趙俊明向外一指,像是趕垃圾一樣的。

林煜心裡不免有氣,從進別墅到現在,心裡就沒有痛快過,想他堂堂鬼谷醫門的傳人,在當地被人稱爲小神醫的他什麼時候過這樣的氣?

於是沉聲道:“那好,我離開。謝醫生開的藥無非是西藥甲鈷銨膠囊,用於影響神經。西醫是靠機械說話,這麼淺顯的病,李總的醫療團隊能看不出來?我想李總最近沒吃這個藥,有沒有用,李總和夫人心裡最清楚。”

“在者李總今年四十了吧,常言道,四十而不,李總的病,其實在三年前的那場癲癇時就有了,所以兩位好自爲之,告辭。”

林煜說完,轉離開。

“你在胡說八道,信不信我讓人把你丟出去,趕出去。”趙俊明冷笑,這小子真的把自己當神醫了?還癲癇?李總這麼健康的人,什麼時候得過癲癇?

只是他沒有注意到李相和的臉早就已經變了,失聲喊道“小兄弟,請留步。”

只是林煜早已經走出臥室了,嚴雪神,連忙站起來向外跑去。

正在開藥方的謝寧愣住了,他剛剛開好的藥方上只有一種藥,那就是林煜說的甲鈷銨膠囊,這種藥確實是影響神經的藥。

“李總,這藥……”謝寧結結的說。

“如果是甲鈷銨影響神經一類的藥,就不用開了。”李相和揮揮手。

謝寧和趙俊明傻眼了。

嚴雪一直追到門口,纔算是追上了林煜,微微息道“小兄弟,不好意思,剛纔我們怠慢你了,我丈夫的病,還希您能多多費心。”

“我跟李總可能是緣份不到,所以就不勉強了吧。”林煜站定形淡淡的說。

Advertisement

“真的對不起,我們剛纔怠慢您了。嚴雪後悔剛纔對林煜的態度。”

這幾天爲丈夫的病碎了心,初步的診斷和謝寧的診斷都一樣,什麼藥都用了,可是一點效果都沒有,林煜一眼就看出來了李相和的病,這說明他是有真本事的人,嚴雪暗自後悔自己以貌取人。

“不敢,我連醫師資格證都沒有,更沒法跟謝主任那尊大神比,所以李總的病,另請高明吧。”林煜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他憋了許久的火氣,終於消了一點。

“小兄弟,醫者父母心。我丈夫也是江南的慈善家,請你看在他平時做了不善事的份上,不要在跟我們夫婦計較。”嚴雪嘆了一口氣,總算是會到什麼做有眼不識金鑲玉了。

林煜猶豫了一下,本來以他的脾氣現在應該早就閃人走了,但嚴雪所說的不錯,醫者父母心。來江南之前,他對江南的況做了一些瞭解。

李相和每年資助的孤兒院不計其數,他和那些僞善炒作的人不一樣,他每捐出來的一分錢都是實實在在的花到了窮困人的上,這一點值得林煜讚賞。

“那好,我就出手幫他一次,這是看在李總平時爲人不錯的份上。”林煜點點頭。

片刻以後,林煜回到了臥室,李相和拱手道“小兄弟,剛纔真的對不起,怠慢了。”

“李總的病並不算什麼嚴重的病,不過說起來時間太久了,而且可能會牽扯到李總的一些私,不知道方不方便講。”林煜說。

“當然可以,小兄弟有話儘管說。”李相和點點頭道。

“從剛纔李總的脈象中得知,李總出生的時候月份不足,是早產。”林煜爲李相和把了下脈,中肯的說。

臥室的謝寧還沒有離開,聽到這裡他不由得暗笑,正要諷刺林煜一句,但李相和的表現讓他生生的把話嚥到了肚子裡。

Advertisement

李相和吃了一驚,他神震驚的說:“對,我是早產,我母親在距離我預產期一個月的時候生下了我。也正是這個原因,我從小弱多病,我母親一直唸叨當時要小心點就好了,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把脈,一個人的脈象,能記錄一個人一生的病因。”林煜頓了頓又道:“也正是因爲早產的原因,李總的一直不好,離不開藥,一直到了八歲,才漸漸的和正常人一樣,只是你的裡早就有了病,幾年前的癲癇,就是發點。”

“而且在上個月,你曾經發過一次高燒,而且沒有仔細治療對嗎?”

“對的,他工作起來很拼,那時候剛好跟進一個項目,所以就吃了幾片退燒藥就過去了,之後也不燒了,就沒在意。”嚴雪連忙點點頭,通過把脈就能把出這麼多信息,這年輕人果然不簡單,對林煜是越來越信任了。

“這就是上次發燒落下的病,雖然李總的看起來很好,但其實很虛弱,不好好調養,會更加嚴重的。這次以後要多注意,有病的話一定要看醫生。”林煜笑道。

“原來是這樣。”李相和懊悔不已,他本想自己好,發個燒而已,就過去了,沒有想到差點弄出來大事來。

“那,需要幾個月才能治好?治好後會不會有什麼後癥?”嚴雪著急的問道。

“幾個月?”林煜有些詫異的說“不用幾個月,幾分鐘就行了。”

“幾分鐘?”所有人又吃了一驚,如果不是林煜把脈把的極準,謝寧都要開口大罵了,就算你是神醫,也不能幾分鐘把人的病治好吧,況且李相和的病已經有一星期了,現在還沒有任何起,你真能幾分鐘就治好?

林煜說著取出一個針袋,右手一抖,針帶鋪開,只見針袋裡面扎著大大小小上百金針,這些金針與普通的針不同,每個針尾都篆刻著一個極其細的靈鶴。

Advertisement

這靈鶴極小極細,仿若米粒一樣大小,每一隻靈鶴形態各異,栩栩如生。看得出來針尾的靈鶴是手工雕刻,雕完這一百零八金針,得費多大的力就可想而知。

林煜走上前,把針鋪到一邊的桌子上,然後雙手持針,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快速的下針,十九金針迅速的刺在了李相和雙上各位。

林煜下針極快極準,如果現在場中有中醫,一定會對他的鍼灸手法大爲歎服,他下的針深淺不一,手法各異,下針時或拔或捻,讓每一針落下的效果各不相同。

針留在李相和的雙上,他覺得雙上的每一針都微微發麻,像是被電擊,又像是被螞蟻咬一樣,過了一會兒,林煜便收起了針,整個過程不足五分鐘。

免費資源隨時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