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第22章 免費勞力令狐衝

第22章 免費勞力令狐衝

田伯的刀法如暴風狂浪,招式連綿不絕,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威力更強。

在他看來,對付一個小輩,不出十招,就能輕易斬殺!

哪怕是那些名門大派的武道大師,刀法能跟他比肩的也沒幾個。

可十幾招之後,田伯的臉變了。

這小輩的劍法,竟也奇快無比,而且這小輩的力量,好像還在他之上。

怎麼可能?

這小輩年紀輕輕,竟已經是武道大師不

林浪從未有過如此酣暢淋漓的戰鬥,之前遇上的對手,沒有誰能跟他以快打快。

他對辟邪劍法的理解,也在飛速的提升。

覺這樣打下去,不出一個時辰,自己的辟邪劍法就能突破,實力也能更上一層樓。

田伯見自己這麼久竟沒能殺了林浪,尤其是到林浪的劍法似乎越來越快,知道必須靠經驗了。

他忽然施展法退後,猛地撲向儀琳:“你不是要救嗎?老子就先殺了!”

果然,他看到林浪馬上追過來,中門大開。

年輕人,江湖經驗就是不夠,天賦再高,還不是要死在老子刀下?

他瞬間轉,一刀斬向林浪的脖子,這一擊,林浪躲不開,也擋不住。

能斬殺一位天才劍客,田伯覺無比的痛快。

看到田伯的刀斬下,林浪直接出左手,抓向田伯的刀刃,右手的劍閃電般向前一刺。

田伯嗤笑道,想用拚命的招式嚇唬老子?

老子的刀斬斷你的手掌和脖子,再躲你的劍也來得及。

嗯?

怎麼可能?!

他震驚的發現,自己的刀刃竟然被林浪赤手空拳抓住了!

不好,這小子居然還有如此強橫的橫練功夫!

雖然田伯瞬間松開刀,想要後退,但林浪的劍更快。

噗!

田伯覺渾的力氣都在快速流逝,雙眼瞪大,跪在了林浪面前。

“伱是故意出破綻,引我上鉤?”

他以為林浪中計了,想不到中計的是他自己。

林浪拔出劍:“你不是綽號田跑跑麼,我不用計,讓你跑了怎麼辦?”

田伯很想說他萬裡獨行,不是田跑跑,可他此時已經說不出話了。

想不到他活了這麼多年,躲開了那麼多名門大派高手的追殺,竟死在了一個小輩手裡。

在田伯練的翻出一些銀票,林浪揣進了自己的懷裡。

以後萬裡獨行的輕功法和狂風快刀刀法,就此失傳了。

俠,你殺了田伯?!”儀琳滿臉的震驚之,就算是師父,恆山派掌門定逸師太,都沒有把握說能殺了田伯

這位俠年紀輕輕,武功竟如此高強!

林浪唰的一下將劍回鞘:“區區田伯,殺之何難。”

主要是田伯捧場,沒有逃,否則他可追不上,他現在還只會基礎法,比田伯差遠了。

儀琳對林浪更加欽佩了:“俠為民除害,一定會被江湖銘記的。”

俠如何稱呼,我是恆山派弟子儀琳。”

林浪,我不需要被江湖銘記,你記住我就行了。

“我林浪,我喊你儀琳妹妹吧。”

儀琳點點頭:“林大哥,還請先幫我解。”

林浪:“我沒學過,要不我隨便試試?”

林浪著手走過去,人那麼多道,先點哪個好呢?

是用手指,還是手掌來著?

儀琳瞪大眼睛:“林大哥莫開玩笑,這怎麼能隨便試試?再等一個時辰,我自己就能衝開道。”

想到林浪的手在上點來點去,的臉就紅了。

林浪一臉的憾:“那我先扶你坐下。”

他正抓向儀琳的手掌,忽然聽見遠傳來一聲怒吼:“田伯,放開恆山的師妹!”

林浪:“???”

這話怎麼這麼悉?

令狐衝聽聞恆山派有個師妹被田伯抓走了,馬上趕來救人,正看到一個人抓向一個小尼姑。

他馬上拔劍,想要救人。

但林浪轉的時候,他忽然覺得好像不太對,田伯如此年輕嗎?

而且對方用的是劍,田伯是用刀的。

等等,旁邊躺著的那個,該不會是田伯吧?

“你不是田伯?我是華山派令狐衝,這位朋友是?”

儀琳說道:“原來是華山派令狐師兄,林大哥剛剛殺死田伯救了我。”

令狐衝眼角狂跳,此人看著比自己還年輕,竟然能殺了田伯

幸好剛才沒衝,否則自己也躺下了。

令狐衝對著林浪抱拳:“多謝林俠救了儀琳師妹,五嶽劍派同氣連枝,林俠將來有事盡管開口,令狐衝必不推辭。”

林浪眼睛一亮:“你要這麼說,我還真有事需要你幫忙。喏,你幫我把田伯和佩刀送去平府百靈縣百戶所,不麻煩吧?”

正愁怎麼理田伯呢,令狐衝就送上門了,免費的勞力,不用白不用。

“你是府的人?”令狐衝臉一變,“好,這件事給我了,儀琳師妹與我一起走吧。”

儀琳看林浪的眼神也變了,馬上說道:“令狐師兄先幫我解,我跟你一起去,林大哥的救命之恩,將來再報。”

他們江湖門派,從不與朝廷鷹犬打道。畢竟多同門,就是死在朝廷鷹犬手中。

一刻鍾後,林浪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失策了,這幫江湖門派的人,對朝廷的見如此之深。”

“恆山派的素質教育不行啊,救命之恩,就這麼走了?不應該湧泉相鮑嗎?”

“用不了多久,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這次收獲還不錯,田伯帶著幾千兩銀票,充實了他的錢包。田伯的人頭還能換幾千兩的賞銀和一個功勞,還能讓他在錦衛中聲名鵲起。

尤其是跟田伯手這一會兒,他的辟邪劍法提升了許多。

雖然還未大,但也不遠了。

“這一次去衡山城,應該能遇見許多江湖高手,那些人恐怕看我也都不順眼,看來得好好準備一下才行。”

衡山城,劉府。

劉正風對著一張新得到的曲譜,正吹奏著心簫,曲調宛轉悠揚,他自己都要陶醉其中了。

突然,一聲刺耳的嗩吶聲傳房中,劉正風頓時皺起眉頭。

整個衡山城應該都知道,每日在此時他都會練簫,路過他劉府都要輕聲細語,誰敢在他府外這麼大聲的吹嗩吶?

尤其是這嗩吶吹得仿佛送葬一樣,讓他火就更大了!

拎著劍,劉正風竄出院牆。

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新書投資

(本章完)

    人正在閲讀<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關閉消息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