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來信》第5章 05

段沉到底還是來了。

時間卡得很好,正是凌晨貨車抵達之前。

這個點,店里一般不會有客人進來,正是岑蝶最清閑的時候。

一整天就吃了個早餐,后頭兩頓都沒來得及顧上,到這會兒,早已經得不行。

店里,各種盒飯每天都會有臨保損耗。

員工買可以打折,算下來一份也就幾塊錢。

岑蝶不挑口味,隨便拿了一盒,自己給自己結過賬,在角落,用筷子一口、機械咀嚼著,以填滿空的胃。

段沉就是這時候進來的。

應門開合。

線折角隨之發生變幻。

岑蝶聽到響,習慣地抬眼看過去。

“……”

是段沉。

他又換了一服,依舊休閑,不那麼正式。但周那種如玉般的氣度,始終讓人著迷。

或許,人和人,從生來就不公平。

在段沉淡然目中,岑蝶為自己心里那點小心思而到難堪。

放下筷子,站起,訥訥。

“……你來了。”

段沉笑起來,“是啊,收到某位小朋友的邀請,特地犧牲了睡眠時間過來。”

這種話,聽起來似是而非,將氣氛攪得微妙,但又好像只是敘述了一個事實況。

所有猜疑,都是因為一方心懷鬼胎,才會無端產生。

總歸,沒人繼續剛剛微信上那個話題,就還算好。

岑蝶揪住擺,朝外走了兩步。踟躕半秒,去冰柜拿了一瓶礦泉水,放到段沉面前的橫桌上。

段沉挑挑眉,“又要請我喝?”

岑蝶點頭,“嗯。”

“謝謝。”

段沉朝抬了抬下,對中所有異常恍若未覺,只是游刃有余地笑著,“正好了,那我就不客氣地笑納了。”

此刻,他已經坐下來。

說話時,手指微曲,指腹輕輕敲著桌面,似是在思索什麼難題,琢磨不

岑蝶站在他旁邊,距離不過半臂,難得能低頭看他。

拋開其他外在因素,單看臉,男人也實在生得好看。再多形容詞,都抵不過“好看”這兩個字來得直觀且有分量。

段沉是岑蝶見過長得最好看的男人。

竟然能如暗夜月一樣耀眼。

第一眼,就被他迷住。

……就算不是今天,也會是未來的某一天。

頃刻間,岑蝶覺得自己渾都開始沸騰。像是一道獵獵山風,吹連綿經幡,讓一切都變得無法停下。

勉強按捺住緒,低聲開口道:“段沉,你可以不要我小朋友嗎?”

段沉明顯有些訝然,掀了掀眼皮,連帶眉梢眼角都染上笑。

“為什麼呢?”

“我已經十八歲了。已經年了。不是小朋友。”

岑蝶這麼回答。

段沉沉片刻,爽快答應:“好。那以后就你小蝴蝶吧。”

“……”

“小蝴蝶什麼時候休息呢?我帶你去玩吧?就當……回饋你的早飯和水,好不好?”

-

岑蝶急于賺取學費,排班時同店長打過招呼,一周可以上六天夜班。這樣才能拿更多時薪。

所以,每周只有一天休假。

這周到周三。

段沉還是和約在日落之后。

因為心太過激,白天補覺時,岑蝶難得輾轉反側,一直睡得不太安穩。夢里也忍不住想東想西,擔憂這場見面會出岔子,或者會因為各種原因而難以行。

幸好,張晴一整天都沒有回家。

家里也沒有其他意外發生。

下午四點多,岑蝶從睡夢中猛地睜開眼,看了一眼時間,慌忙下床,去洗頭洗澡、挑服。

不知道段沉要帶去哪里玩,生怕自己打扮得太過隆重,不合時宜,挑挑選選許久,才拿了一條白出來。

子是棉布材質,八新。方領收腰設計,長到膝上半寸。

沒什麼特別,完完全全就是基礎款。

但這已經是有能穿出門的子了。

岑蝶換好子,將長發悉數梳起來,簡單扎了個高馬尾,垂在腦后晃

對著全鏡仔仔細細照了一會兒。

又轉了幾圈。

生中,岑蝶個子不算高也不算矮,有一米六三。但因為人有些瘦弱,上、臉頰幾乎都沒有什麼,無端就伶仃羸弱了些。被子一襯,愈發顯得整個人修長纖細,鎖骨分明,腰線也是盈盈一握。

貧窮和苦難,在長路上烙下了厚重烙印。

但卻也無法掩蓋清麗出眾的漂亮。

這是毫無疑問的。

岑蝶想,如果段沉愿意和,只是因為自己長得還算可以,那就是最好不過。

好歹,上還能有一點點特別,能吸引到他側目,不是麼?

這樣,兩人之間的距離,好像就顯得沒有那麼遙遠了。

……

見面地點定在市中心。

從岑蝶家搭地鐵過去,只需要20分鐘左右。

是夜。

晚上八點多。

岑蝶走出地鐵站,目逡巡半圈。很快,在路邊找到了那輛藍超跑。

段沉正靠在車邊煙。

霓虹燈下,線在他下頜劃出一道清晰分割線,落下影。再往上,薄、高鼻梁、深邃眼眶,五和線條無一不致、且恰到好。就像是媧造人時,最鬼斧神工的完品。

只是,男人若是面無表模樣,有種凜然意味,高不可攀似的。

岑蝶腳步一頓。

總覺得自己再走過去點,就會打破這幅好畫面。

下一秒,段沉便抬起頭,隨意掃了一眼。

剛好同對上視線。

岑蝶:“……”

段沉按滅煙,瞇起眼,沖著岑蝶遙遙一笑。

“小蝴蝶,”他慢條斯理地喊,“到這里來。”

頓時,岑蝶被勾走了魂魄,失去理智。

包帶,深吸一口氣,小跑到他邊。

“我遲到了嗎?”

因為張,聲音不自覺有些怯。

段沉抬手,看了眼腕表,搖頭,“沒有。很準時。”

岑蝶:“……那你等很久了嗎?”

“也沒有,我也剛到。好了,先上車吧。”

說著,段沉替打開車門。

“好。謝謝。”

一周之,岑蝶再次坐上這輛豪車。心和第一次沒什麼分別。

段沉恍若未覺,隨手開了點音樂出來。再發跑車,帶著往城外而去。

……

趁著夜,邁凱倫駛出外環。

沒有規桎梏,逐漸開始加速。

段沉將敞篷打開。

夜風習習。

因為車速太快,岑蝶覺臉上像是被利刃刮過,散落頰邊的發也群魔舞起來。

只能連忙低下頭,手,稍微擋一擋。

則是悄悄瞟過側。

段沉控著方向盤,薄上揚,臉上帶一抹笑,看起來比往日肆意生幾分。

這是他原本的面目嗎?

岑蝶分辨不清。

沒過太久,抵達目的地,跑車開始減速。

岑蝶探頭往外看了幾眼。

“這是哪里啊?”

段沉:“賽車場,沒來過嗎?”

搖搖頭。

段沉看起來并不意外,“這是f1比賽的賽車場。”

這個岑蝶倒是知道。

海市有f1比賽專用車道,好幾屆f1公開賽都在這里舉辦。新聞里偶爾會報道,海市自主命題的數學考卷還出過相關圖形考題。

但對岑蝶而言,也僅僅只是聽說而已。

不會開車,家里也沒有車,更加不關注什麼f1。

這都是有錢人玩的東西。

一切都離那麼遙遠。

岑蝶:“怎麼到這里來啊?”

段沉打了下方向盤,隨口回答:“正好今天有個比賽,就過來玩玩。小蝴蝶不想一下賽車嗎?”

“啊……你開嗎?”

“我開。”

岑蝶有些驚詫,“可是,是不是有點危險……”

話音剛落。

兩人抵達跑道起始點。

車緩緩停下。

段沉驀地轉過頭,朝淡淡地笑了笑,“害怕嗎?”

影明滅中,岑蝶看著他昳麗容,抿了抿,搖頭。

想說不害怕。

但還沒來得及開口,從后面來了一個男人,大步走到車邊,人趴在駕駛座窗沿上,半個子都快要探到段沉上。

爺啊,你可終于到了!就等你了!”

段沉抬手,按住他肩膀,一邊將他往外推,一邊笑說:“你別這麼我,惡心。”

男人明顯和他十分稔。

關系應該也很好。

因為,接下來,他就看到了岑蝶。明晃晃的,帶上些許調笑。

“嗯?你怎麼帶人來了啊?這位漂亮小姐是?”

段沉:“一個新認識的小朋友,帶過來玩玩。”

他沒有打算介紹岑蝶。

男人“哦”了一聲。

語氣了然。

“行,那咱們跑完再聊。”

男人走向另一輛跑車。

岑蝶住心頭酸,勉強維持著好奇表,左右張起來。

邁凱倫兩邊都停了車,大多是雙座超跑,不知道品牌,但和電視上那種賽車還不太一樣。

沒給時間多想,前方亮起燈。

一個漂亮人從旁邊走出來,婷婷裊裊,站到車道中間。

先揮了揮賽車旗,又朝他們打了個手勢。

段沉見了,將跑車敞篷關上。再低聲囑咐岑蝶:“系好安全帶。”

“嗯。”

點頭,心跳不自覺開始加速。

段沉像是學了讀心一般,“別張。”

“嗯,我不張。”

“那就行。”

隨著指令,跑車發機開始轟鳴。

邁凱倫像是離弦的箭一樣、絕塵而去。

,岑蝶忍不住尖起來:“啊——”

伴隨著段沉爽朗笑聲,開啟了這個絢爛而特別的夜。

    人正在閲讀<蝴蝶來信>
      關閉消息
        猜你喜歡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