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來信》第14章 14

流言總是擴散得很快。

岑蝶在學前,很長一段時間里,都擔心自己家那點事會被翻出來議論。

就像高中初中時那樣。

然后,因為掛上了“殺人犯兒”的頭銜,大家都會對避之不及。

雖然京市距離海市十萬八千里遠,多半不會有人認識、或是關注過岑忠那個新聞。但年影一直耿在心中,無法消散,難免人多想。

結果,岑蝶也沒想到,比起家庭關系,竟然是“有個開豪車的男朋友”這個消息,率先在學校里傳播開來。

無法理解。

只能歸結于學校別比例。

c大因為王牌專業緣故,歷來男生比例都拉得很大。生長相只要稍微清秀一點,就很容易到關注。

軍訓期間,岑蝶被選做學院旗手,了幾回臉,還被抓拍了照片、放到學校公眾號上。

大概是因為那張照片拍得確實漂亮,才引來一些好奇注視。

學校論壇和公眾號底下都有議論。

【這個漂亮學妹是誰啊?五分鐘,我要知道的名字和專業!】

【國關院的吧?軍訓好像見過。】

【國關的?這麼牛?還是學霸啊!有聯系方式嗎?】

【別想啦,人家有男朋友。報道那天那輛連號車牌……懂得都懂哈。】

【嘖嘖。】

【……】

對此,岑蝶本人卻沒有過多關注。

除了課業,滿心滿眼,全部注意力,全部都只系于一個人上。

但那個人自從開學那日后,竟然沒有再聯系過

岑蝶覺得百爪撓心,卻又覺得暗惱,惱怒段沉能這樣游刃有余,變不驚。

他明知道會因為一句公開承認的“朋友”而輾轉反側,依舊能無于衷地靜待,仿佛只是在逗玩一樣。

幾個禮拜不說話不聯系,就這樣,也能朋友嗎?

,他是不是應該對那天牌桌上公開那件事,對解釋一句呢?

他似乎從來沒有跟岑蝶確認過什麼。

一切都發生得莫名其妙。

就這麼自信不會拒絕嗎?

……

段沉這人,占盡了年紀比大上這麼多的閱歷經驗優勢,也占了份地位的優勢。

高高在上,睥睨眾生。

最重要的是,他喜歡,似乎遠不如喜歡段沉來得多。

在這段關系里,岑蝶永遠于低位。

永遠都在仰

偏偏,為了能與他在一起,自己又早早放棄掙扎,心甘愿地認了下來。

這兩種矛盾心在打架。

打得手足無措。

岑蝶沒辦法,只能繼續靜待,尋找良機。

-

轉眼,即將進國慶長假。

開學已經快要一個月。

寢室里,姜亦可將ppt保存好,了個懶腰,回過頭,興地問道:“岑蝶岑蝶,你國慶假有什麼計劃嗎?要回家嗎?”

岑蝶搖搖頭。

姜亦可一拍手,嚷嚷:“太好了!們倆放假都要回家去,我還擔心這七天,寢室里只有我一個人呢!想想還怪寂寞的。你要是也在的話,咱們就能一起出去玩啦!到京市這麼些日子,我還沒出去逛過呢!”

聞言,岑蝶朝笑了笑,點點頭。

“好啊。”

平心而論,姜亦可這個姑娘,除了碎一些、比較八卦之外,人是相當熱的。雖然講話有些大大咧咧,但旁人都能覺到,沒什麼惡意,相時也十分主

開學這麼些天,岑蝶也就和混得最

加之,剛剛面上了一個校兼職,學費也已經完,還有點余錢在手,和同學一起去市里看看也沒什麼問題。

姜亦可有點急脾氣,風風火火的。

得到岑蝶應諾后,立刻出手機,開始搜索京市食攻略。

“那我們早上先去看升旗?然后去嘗嘗這個店吧?我看評分很高……啊對了,說起來,岑蝶,好不容易有個長假,你不和你男朋友見面嗎?”

“……”

岑蝶一怔。

臉上不自覺收斂起笑意。

半天,才含糊答道:“唔,不知道呢,他工作比較忙。還不太好說。”

姜亦可從手機屏幕里挪開視線,落到臉上,表看起來有些驚訝,“你男朋友已經工作了?那你們年齡差得還多啊。之前我第一次聽你講,還以為你們和那誰他們倆一樣,是校園呢。”

這個話題就稍顯敏

岑蝶沒有說話,敷衍般笑了笑。

將頭轉回去,默默垂下眼。

然而,因為姜亦可這隨口一問,讓岑蝶這一夜再次沒能睡好。

河傾月落時分。

天邊浮現一抹魚肚白。

因是九月末,又尚未日出,室外已經有幾分涼意。

岑蝶披了件外套,輕手輕腳地下床,走到臺,著半空最后的溶溶月

終于,下定決心,將手機出來。

找到對話框,開始往上面打字。

岑蝶:【段沉。】

岑蝶:【最近有時間見面嗎?】

想要破開這個局。

最好不以卑躬屈膝的方式。

……

四合。

最后一節課結束。

岑蝶將課本收進書包,背到肩上,踩著下課鈴聲,踏出教室。

姜亦可走在旁邊,嘆:“啊,終于放假了!”

“嗯。”

“岑蝶,今天晚上我們社團有個聚會活,你要不要一起去?你一個人在寢室也很無聊吧?來玩嘛!還能多認識點朋友呢!”

寥寥幾句話功夫。

不知不覺,兩人走出教學樓。

許是因為放國慶假,很多學生有家長來接,學校寢室樓附近車位不夠停,各私家車竟然一路停到教學樓周圍。遠遠去,連綿一條線,很是壯觀。

姜亦可:“……好不好?好不好嘛?”

岑蝶正答話,倏地,腳步一頓。

整個人條件反地停在原地,駐足,擰起眉。

兩人斜前方,停了一輛車。

陌生車型、陌生車牌,混跡在長龍之中,毫不起眼。

此刻,后座車窗降下來一半,出里面男人的半邊側。對于岑蝶來說,哪怕這麼個角度,因為早在腦中勾勒千萬遍,也變得清晰可認起來。

站著不,反復確認了好幾眼。

接著,才扭過頭,同姜亦可說:“抱歉啊,我一會兒還有事,可能沒法陪你去啦。”

姜亦可嘟了嘟,無可奈何地作罷,“好吧。唉,好可惜哦。”

岑蝶:“下次吧。……唔,要不你先回寢室準備聚餐,我去買點東西?”

“行。”

兩人打了個招呼,就此分道揚鑣。

等姜亦可走遠,岑蝶深吸一口氣,大步靠近那輛轎車,手,拉開了后座車門。

車里,段沉仰起頭,朝微微挑眉。

“怎麼這麼慢。”

語氣沒什麼責怪意味。

單純就是一副漫不經心態度。

岑蝶坐進去,坐到他邊,低聲說:“……和室友說了一下。”

段沉笑了一聲。

沒再說話。

霎時間,岑蝶覺到,空氣里平白多了幾分尷尬不虞。

段沉應該是心不好。

這般想著,轉過臉,開始打量他。

凌晨,岑蝶給他發完那條微信,出乎意料地石沉大海,沒有收到回音。

疑心他又是通宵應酬,尚未看到,沒有放在心上。

哪想到,他會在下課時間,突然出現在學校里。

好像一個驚喜。

突如其來。

剛剛岑蝶和姜亦可說話時,也是很勉強才抑制住心頭竊喜。

段沉似乎被小朋友眼中灼熱目燙到,目也跟著轉向角含笑,明正大地端詳起來。

“軍訓倒是沒曬黑。”

對峙半天。

他下了結論。

岑蝶愣了愣,臉頰飛起紅暈,訥訥,“……防曬了呀。”

好,我喜歡小蝴蝶白一點,看著可。”

“啊……”

岑蝶第一反應,是先在腦子里記下來。

見狀,段沉笑了一聲,曲起指,輕輕叩了下額頭,“逗你的。小蝴蝶什麼樣都可。”

“……”

對他來說,好像什麼花言巧語都能信手拈來。

實在人招架不住。

岑蝶沒招,只能岔開話題,指了指他另一只手,問道:“這是什麼?”

剛剛看他時就注意到,段沉手上一直了一串珠子,隨意把玩著。

看樣子像是佛珠,離得近了,還能聞到若有似無的檀香味。

“這個?”

段沉將珠串拿起來,示意了一下。

得到肯定點頭,復又解釋說:“別人送過來玩的。說是去廣濟寺請什麼方丈開過,很靈。”

說著,他將那串佛珠放到岑蝶手中。

“小蝴蝶帶著吧。最好能保佑小蝴蝶平平安安。”

檀香味離得愈發近。

幾乎要直沖大腦。

岑蝶握著珠串,瞪大眼睛,半天回不過神來。

“……真的給我了嗎?”

“當然。”

段沉笑起來。

岑蝶抿了抿,“可是,如果很靈的話,還是你自己……”

段沉截斷:“我從來不信神佛。”

如果去寺廟開個,求求菩薩就能有用,這偌大四九城里,就不會有那麼多不甘、憤慨和絕了。

他從來不信這些。

說到底,只不過是個好寄愿罷了。

能看到小蝴蝶這幅,倒也算是盡其用。

段沉頭發,語氣不自覺比剛剛緩和了許多,“小蝴蝶,怎麼這麼久才想到找我呢。是不是上學太好玩,樂不思蜀了呀?”

話音落下。

岑蝶陡然從剛剛那種緒中出來。

垂下眼,攥了珠串,開口:“……可是,你也沒有找我啊。”

段沉并不生氣,還是笑,“我想看小蝴蝶什麼時候能主一點呢。”

“……”

岑蝶深吸一口氣。

事實上,覺得有些不解。

這種不解已經完全超過了不甘,變得無比可觀起來。

問段沉:“段沉,你還要我怎麼主呢?每一次,都是我在主……你給我一張名片,是不是就在等我給你打電話?你不能每次都是這樣。”

就像釣魚一樣。

他端坐高臺,握著桿,竹,只等上鉤。

岑蝶:“難道,你是覺得我的很可笑嗎?”

    人正在閲讀<蝴蝶來信>
      關閉消息
      待續...
        猜你喜歡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