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藏一個盛夏》第2頁

第1章 第1章

阮糖初遇程霄的這天,被太澆灼的這座城突然下了一場大雨。

-

八月盛夏,聒噪的蟬鳴此起彼伏,驕日將大地炙烤的有些發白,樟城正是到了最熱的時候。

柳南街旁的一小區里,連樹蔭下都人跡罕至。

已經快到中午,各家各戶廚房里都傳來了叮叮當當的響

阮糖剛剛預習完功課,正抱著一碗冰鎮西瓜在吃。

聽著隔壁鄰居家廚房里高鍋上汽的聲音,看著窗戶對面連排的低矮老樓發呆。

咬了一口甜滋滋的西瓜,卷翹的眼睫眨了眨,突然咬著勺子小聲喃喃:“樟城的夏天好熱啊。”

新搬的家小區不算新,但房子戶型倒是周正。

就是的窗戶跟鄰居家廚房離得太近,即使沒開窗也能聽到越發明顯“吱——吱——”的上汽聲。

覺日后到了飯點多會有點影響學習。

阮糖腮幫鼓鼓地咬著西瓜,如是想。

直到廚房里媽媽的聲音將回了神——

“糖糖,西瓜別吃多了,涼肚子,去幫媽媽買一瓶醬油上來吧。”

看著瓷碗里還剩一半的“報恩西瓜”,阮糖有些不舍,但還是乖巧地將碗放下,在房間里高高應了聲“好”。

拉上桌前的窗簾,柜里拿了一條簡單的白子換上。

將長長的頭發從服里出來,掃過雪白纖細的鎖骨,有些散的披了滿肩。

隨手梳兩下,站在穿鏡前開始練地給自己編辮子。

這件事阮糖已經到閉著眼睛也能做。

因為只是去買個香油,編的有些敷衍,三兩下便整理好準備出門了。

正在廚房切菜的陳士聽見聲音又探了頭出來:“知道超市在哪兒麼糖糖?就在北門旁邊。”

怕剛搬過來沒多久,兒還不記得路。

“知道的媽媽,我記著路呢,一會兒就回來了。”

阮糖站在門邊穿好鞋,給媽媽揮揮手。

看了一眼外頭晃眼的在出門前拿上了太傘。

-

高大的樟樹郁郁蔥蔥,阮糖撐著傘走在樹蔭下,偶爾抬頭,能看見過枝葉落下來的細碎點。

算上今天,因為爸爸媽媽工作的原因搬來樟城,已經滿一周時間了。

離開從小長大的地方來到一所陌生的城市,要在這里走新的校園,面對全然陌生的同學。

對阮糖來說,心里還是有些忐忑的。

不是特別擅于際的人,很多時候都安安靜靜的話不多。

但還好是中考結束后才離開,本來升高中就會有新環境和新同學。

所以這樣看來,差別應該也不是很大吧?

阮糖一邊在心里安自己,一邊走進了小區門口的小超市。

結果不湊巧,醬油沒有了。

看了一眼外頭的炎炎烈日,想了想,決定去隔了一條巷子對面的大型生活超市。

撐傘走出小區的北門,到了巷子口時,夏日炙熱的艷已經被擋在路邊。

這條小巷背,狹窄,但不長,直直通往那頭的馬路邊。

就是有些臟,兩邊堆疊著各種附近居民樓住戶不要的大件家,還有兩個大大的垃圾桶,周圍的果皮紙屑讓人不敢恭維。

就連兩邊墻上都滿了小廣告。

阮糖在心里“噫”了一聲,但怕媽媽會等太久,還是穿過巷子,趁著斑馬線的路燈還有十幾秒小跑著過了馬路。

而在后,太倏地云層,天好像頃刻間就了下來。

那條本就照不到太的臟巷子里,五分鐘后被幾個不良年占據,有了些罵罵咧咧的躁聲響。

-

樟城夏日的天說變就變,阮糖不過是買了個醬油的功夫,剛剛還烈高照的天竟然就下起了雨。

提著袋子在門口撐開傘,心里一陣慶幸,幸好帶了傘呢。

這雨來得突然,傾盆雨幕之下,連馬路對面都有些霧蒙蒙起來。

街上行人匆匆,阮糖小心提著袋子,仔細看路,在過了斑馬線后,如來時一樣往巷子口走去。

傘沿遮了些視線,是在走進巷子時,才發現這條巷子里好像有人。

因為鼻尖聞到了一點的煙味。

阮糖下意識抬頭,進一雙沉郁漆黑的眼里。

眉眼凌厲的高挑年靠在小巷的檐下看雨,指尖燃著一截猩紅。

他聽見巷子口的腳步聲,微微抬眼,目里還有剛剛打架未散的狠戾。

巷子墻邊的檐角很短,遮不住什麼風雨。

上的黑了大半,頭發也早就被雨水洗禮,凌的被拂至腦后,廓分明的一張俊臉。

年就這樣看著巷子口突然出現的生,面無表,甚至有些嚇人。

加之角淤青還有臉上幾道痕的襯托,更嚇人了。

    人正在閲讀<私藏一個盛夏>
      關閉消息
        猜你喜歡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