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斷絕關系了,還求我回家干什麼》第18章 勸你別做

張虎那條瘋狗,果然帶了人帶了家伙埋伏。

當天晚上幾句話說的不合,就開始亮家伙。

好在陳超也有所準備,雙方沒打起來,最后各自退讓。

當然,這些是后話。

而這幾天的市,已經幾近瘋狂了。

一連三天,各以紅木家為主的木業上市公司,一路泛綠。

三天跌停,跌幅超百分之三十五。

本來一片欣欣向榮的市,一片哀嚎。

李明宇頭頂著黑眼圈,幾天不修邊幅的他胡子拉碴。

他的眼睛布滿了,死死的盯著泛綠的票。

“李明宇,你說過這支會翻倍的,現在為什麼跌這樣?”

電話里蕭倩尖的聲音傳來:“現在害的我賠這麼多,你給我個解釋。”

“倩倩,市本來就有風險。”李明宇的聲音沙啞。

他被蕭倩的把所有家全投到北方木業。

本來國外紅木家銷量暴增,專致于紅木家的北方木業應該是一路進的。

但奈何重要原產地東南亞,遭遇百年不遇的蟲害。

致使紅木家的原材料驟減,北方木北訂單推積。

以至于現在北方木業以及相關產業,一路跌停。

兩百萬本金,現在虧了七十萬。

本無歸,他炒以來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

“有風險?你是干什麼吃的?沒把握為什麼要我買?”蕭倩依舊氣勢洶洶。

“當初,要是你讓我多問你弟弟兩句,也不至于會這麼無本歸。”李明宇的聲音突然抬高。

“如果不是你跟你弟弟賭氣,非要投北方木業,我們損失也不會這麼慘重。”

“李明宇。”蕭倩幾乎快氣炸了,道:“你是什麼意思?你這是要把所有的責任推到我上嗎?”

“他一個高中生都比你專業,我要你有什麼用?”

“你如果不想辦法,以后就不要再來見我了。”

“那就不見吧。”李明宇的雙眼泛起一怒火。

“你說什麼?”那邊的蕭倩頓時啞火了。

“我說,我們以后就不要再見面了。”李明宇重復了一遍。

“蕭倩,我累了。”

他掛了電話,然后直接把蕭倩所有的聯系方式全部拉黑。

做完這一切以后,他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

狗三年了,這一次,他清醒了。

而另外一邊,蕭倩看著掛斷的電話,出了一副難以置信的神

“居然敢掛我的電話?李明宇……我會真的不理你的。”憤怒的撥了回去。

然后電話里傳出來的是冰冷的提示音。

……被拉黑了。

“李明宇你居然拉黑我?你,我恨你,蕭辰,都怪你,你就是個喪門星。”

“嗚嗚,李明宇你就是個渣男……”

蕭家,在大姐和蕭父的眼前,蕭倩哭的很大聲。

聲淚俱下的羅列了蕭辰的罪狀,把自己這次投資失敗。

甚至備胎都拉黑自己的事全部算到了蕭辰的頭上。

“蕭辰不是提醒過你們,北方木業的原材料會出現問題嗎?”

蕭妍相對比較冷靜了:“行業的一舉一,都有可能牽到價。”

“這麼淺顯易懂的道理你都不懂,你還炒什麼?”

“大姐,你到底是站到哪邊的?”蕭倩有些難以置信。

看來,大姐應該是跟自己同一戰線的。

畢竟蕭辰在眼里就是一個外人。

現在大姐居然會站到那個災星的立場上分析事

“我不站到哪邊,我覺的這件事不怪蕭辰。”蕭妍輕輕的搖搖頭。

“他就是個災星,如果不他胡說八道份要降,我也不會虧這麼多。”

蕭倩怒道:“都怪他,你還為這個災星說話?”

“倩倩說的沒錯,蕭辰就是烏。”蕭父臉微沉:“自從他回來以后,我們蕭家就沒平靜過。”

“爸。”蕭妍嘆了一口氣:“蕭辰既然會那麼說,肯定是有什麼幕消息的。”

幕消息?他能有什麼幕消息?一個破高中生,靠作弊才考了聯賽第一。”蕭倩怒斥道。

“之前藏花酒的策劃廣告,是他提醒我不要接的。”蕭妍看向蕭父:“倩倩要投的票,他也提醒不要買。”

“爸,難道你真的沒有覺的,蕭辰與以前不一樣了嗎?”

“他……”蕭父怔住了。

是的,蕭辰跟以前不一樣了。

以前那個在自己親人和姐姐面前小心翼翼的蕭辰。

那個以前逆來順,對家人百依百順的蕭辰已經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獨立,有著自己想法的蕭辰。

“他從一出生,就被帶大,他更多的關懷。”

蕭妍的聲音有些發:“他希蕭家,得到我們的認可。”

“他對我們小心翼翼,不敢有一點忤逆,而我們把這一切,當做理所當然。”

“我們卻忘了,他才十八歲啊,他跟明明是一樣大的,我們是否,忽視他的太多?”

蕭父有些沉默了,確實,這些年,他們忽視了蕭辰。

但即使是有些許愧疚,但他也不愿意表出來。

他只是沉著臉:“那逆子在外面吃夠苦頭了吧?”

“告訴他,如果他這周末不回來,我就真的當沒生過他這個兒子。”

“爸,我勸他幾次了,勸不。”蕭妍嘆了一口氣:“要不你去勸勸他?”

“我勸他?他不回來拉倒,最好死在外面。”蕭父然大怒,拂袖離去。

蕭妍沉默了片刻,然后拿起手機:“學弟,盤的監控恢復的怎麼樣了?”

“還差點,不過快了,學姐再等我兩天。”

蕭辰在學校里申請了走讀,晚自習下課以后就去那里。

而且吳每天中午都往學校送飯。

中午,蕭辰提著一個袋子剛走到教室,教室里的人轟的一聲圍了上來。

跑在最前面的就是許大錘,他用自己胖胖的子擋住了人群。

他迫不及待的說:“蕭辰,又做了什麼好吃的?快給我分點,我用給你換。”

“蒸的槐花,還有菜莽,綠豆排骨湯。”蕭辰笑著說。

這幾天吳做的農家土菜征服了班里好多同學的胃。

畢竟在學校里面吃的東西油星子都的很,而且口味確實是難以下咽。

有些富裕點的買肯德基這些,但吃多了也膩歪。

做的這些農家菜,讓他們仿佛發現了新大陸。

“給我給我,我用炸給你換。”

“我媽帶來的鹵牛,我給你換。”

    人正在閲讀<都斷絕關系了,還求我回家干什麼>
      關閉消息
        猜你喜歡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