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資源隨時看!

《十方武聖》 5 變數 上

“你說的黑水幫?前些日子,黑水幫被一個角蛇幫的吞併了,現在....”程久搖頭,表示無力可施。

“至於另外的一個,那個陳彪的混混,我倒是從我堂哥那裡聽到點事。”

久家族興旺,訊息靈通,在這飛業城周圍的幾個町裡,也算是一號人

再加上他自己也是喜歡仗義疏財,朋友眾多。

所以三教九流的都有些門道,什麼訊息都能從他裡聽到點。

“什麼事?”魏合沉聲問。

“就是老鼠巷那邊的一些混子,都參加了那個新爬起來的角蛇幫,現在每天到擴張地盤,打打殺殺,好不熱鬨。

隻是你打聽一個混子乾什麼?怎麼?這傢夥和你有仇?”程久瞥了魏合一眼。

“冇什麼,多謝了,若是你能幫我多盯著陳彪,我就幫你把上次的題目做完。”

魏合談條件了。

他之所以能和程久有關係走近,還有一個原因,便是這傢夥在家裡一直頭疼文化功課。

老爹給他請了先生上一對一課,每隔幾天還會佈置作業。

這讓程久相當頭疼。

他就是個貪玩喜歡湊熱鬨朋友的子,哪裡能坐得住,坐下來舞文弄墨。

所以在發現魏合有代寫作業這個功能後,他果斷髮出請求。

讓魏合試一試。

冇想到魏合代寫的作業居然效果很不錯,到先生的多加讚揚。

雖然隻是讚揚的字跡工整有力,但比他自己可是好上太多。

於是兩人便時常如此各取所需,相互取長補短。

“那好!就等你這句話,冇說的,陳彪是吧,我幫你盯死他!”程久拍著口下了保證。

“多謝三師兄。”魏合點頭。

“魏合,師傅你過去下。”忽然院子的屋門口,跑出來一個小個子男生,朝這邊

“知道了。”魏合放下石頭,很快進了屋。

屋子裡,鄭老頭正著膀子,背後一個老頭藥師在給他膏藥。

屋子裡滿滿的一濃濃中藥味。

看到魏合進來,鄭老頭頭也不抬,隻是眼睛撇了下。“去給我買五兩蘇木,五兩白芷,白芍,六錢玄蔘。錢你先墊著,回來補你。”

“是。”

魏合因為識字,懂算計算,在被鄭老頭髮現後,便時常被指派去乾這類活計。

帶上裝藥的布包,魏合從側麵小門出去,沿著街道往另一個町方向走去。

回山拳鄭所在的町,位置接近城,已經是相當繁華的地段,而要買藥的鋪子,則是在靠近外城的町裡。

這飛業城十多個町,每一個都相當於一個自給自足的村子。

有住戶,有買賣街,有各式各樣特,多不相同。

所有町都圍繞著中間的那個大廣場。都有一連接著那個廣場。

城區就在穿過廣場的最裡麵。

Advertisement

此時天才亮。

魏合一路快步走過一條條街道。

街麵上的店鋪攤位都冇開門,隻有寥寥幾個包子鋪,半開木門,有人往裡搬東西。

穿過町和町之間的一座石橋,魏合很快來到一門麵破舊的藥材鋪前。

趙記藥鋪。

上邊牌匾掛著四個字。

他剛要敲門,忽然右邊街上,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往生極樂,聞香渡海。”

“往生極樂,聞香渡海....”

有人低聲不斷唸叨著,似乎是領頭。

後麵馬上便有大量的人群聲音,跟著一起唸誦。

魏合心頭一,趕敲門。

咚咚咚。

藥鋪靜了靜,很快木門半開,一個帶黑圓帽的中年男子,一把把他拉進去。

“快進來!香取教的人又來了!”

鋪子裡黑乎乎的,隻有門和窗進來一些亮。

魏合和那中年人都冇說話,站在門口等著。

一直等到外麵的唸經一樣唸誦聲,慢慢遠去,直到消失不見。

兩人才微微鬆口氣。

“這些香取的傢夥,最近越來越頻繁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是個頭。”中年男子長長吐了口氣。

“錢掌櫃可知,剛剛那些人....”魏合之前也見過那些神神叨叨的隊伍,雖然突然遇到有些嚇人,但似乎冇造什麼麻煩。

“那是香取教,最近纔在城裡流傳開的教派,遇到合適的人就要人家供香頭,上奉銀。

一開始拉了不窮苦人一起,了勢頭,然後用半搶的手段弄到不銀錢分給大家,之後就發展越來越大。也不知道府怎麼不管管。”

錢掌櫃語氣無奈。

“要是被當頭遇到,不拿點銀錢出來,這夥人就天天讓人堵在你門口不走,生意也彆想做。”

“.....”魏合無言以對。

他從掌櫃這裡買了想要的藥材,覈算好銀錢,打包好,便重新出了鋪子。

往回走的時候,他遠遠的又看到那個香取教的隊伍。

麻麻一眼看去,至有兩百人,排長隊,如長蛇。

此時這些人正和幾個上前...個上前呼喝的差對上。

帶頭的幾個教徒不斷被推來推去,眼看就要被抓起來帶走。

其餘香取教的隊伍裡,有種不對勁的氣息湧

魏合遠遠看了眼,便不敢多看,趕快步朝著回山拳鄭的院子方向回去。

冇走多遠,他忽然聽到後一聲尖

“殺人啦!!”

然後是一陣怒罵,大吼,慘

魏合腳步加速,更快的小跑著,朝回趕路。

他才練三個月的回山拳,才勉強悉完基本的回山拳路子,連實戰都冇打過。

萬一被捲進去,誰知道會發生什麼。

一口氣跑回院子,把藥材送進屋,算好了銀錢,魏合走出來時,才發現自己背心出了一層細汗。

Advertisement

也不知道是嚇到了,還是跑出來的。

作為多活過一輩子的人,他最是清楚,如今這個世道,這種教派起來後的殺傷力有多大。

“怎麼?”三師兄程久看了眼他,有些奇怪怎麼買趟藥就熱這樣。

“或許是跑熱了。”魏合低聲道。“繼續。”

他走到自己的位置,跟著一起重新抱起石頭鍛鍊。

傍晚時分。

魏合收功後,喝完藥湯,穿上服準備去收作業。

每隔一段時間去收作業賺錢,也算是他的長期業務。

隻是今天他尤為的有些心神不寧。

腦海裡一遍遍的不斷回想著之前,看到的那一幕,那香取教的長長的隊伍。

“必須儘快強壯起來。”他下意識的口的破境珠印記。

這珠子積攢了這麼久,也才過了一半的黑,還剩下一半還是原

從講經堂出來,他回去的路上,正好路過一家藥鋪。

回想起之前給師傅打藥,魏合心頭一,轉進了鋪子。

鋪子裡藥氣瀰漫,有些嗆人。

一個四十多的中年婦人,穿著黑灰相間的長,手裡正摁住一個藥杵使勁的磨。

一旁一個夥計懶洋洋的用抹布在拭櫃檯桌麵。

“掌櫃的,有冇有什麼日常進補的現方子?”魏合出聲問。

“現進補的方子?”中年婦人聞言,理了理頭髮放下手裡的東西。

“一聽你這就是個外行,人家方子都是去大夫那裡開,亦或者藥師那裡配好,哪會來我們鋪子裡直接問?”

聲音有些嘶啞,聽起來不像是人嗓音,反而有些像老頭子。

魏合被這個聲音愣了下,迅速反應過來。

“我最近覺吃的東西不夠耐,便想著來找找,看有冇有什麼能吃一次就撐很久的。”

吧。最能耐。我這裡倒是有些新鮮野味,不過價錢貴了點,你看看要不要。”

掌櫃轉過,讓夥計去裡屋,拿了一條子狀的黑瘦出來。

啪。

條往桌上一放。

“白斑黑蛇,十兩一斤,不二價。”

十兩.....

魏合心頭一,十兩都能夠一家三口五天的夥食了。

“這是新鮮的蛇,另外還有野豬,野牛,黃猴子。金錢蟲,蜈蚣,蠍子...”中年掌櫃零零碎碎的說了一堆各式各樣的

有的是乾的,有的是新鮮的。

魏合沉了下。

每樣都買了一點點,合起來一共花了二十兩。

一口氣把他攢了這麼久的錢,全都花完。

等他出來時,手裡多了一個人頭大小的包袱,裡麵全是各種塊。

帶著各種,他回到老鼠巷那邊的家裡。

一個人開始鼓搗起怎麼烹飪。二姐魏瑩長住在回山拳那邊的鄰房。

這邊老家就隻有他一個人回來住,倒也清靜。

Advertisement

一番鼓搗下,魏合每一樣都做糜,煮後用不同的竹筒,當碗裝好。

一共十二種。

他開始一點點的嘗試。通過觀察口的破境珠,來判斷,哪些價比最好。

以此來提升加速積攢破境珠的速度。

如此每天吃兩份,然後記錄。很快,魏合便找出了,同樣份量下,提升破境珠最快的一種。

那便是金錢蟲

這種塊極其耐,富含能量極高,一般用於需要大補滋的病人。

價錢也不是很貴,一兩銀子一斤,屬於相當劃算的價格。

測試出金錢蟲後,他重新回到每日練習打熬力氣的日子。

轉眼,時間飛逝,便是半年過去。

破境珠的能量積攢,也終於在這麼斷斷續續的積累下,差一點點就能全部變

而魏合,也從原本的一米七個頭,長到了接近一米八,上線條結實了許多。

流線型的一塊塊連一片。

他也終於過了熬力的階段,開始正式對練招數。

也就是了院子裡天打來打去的壯漢中一員。

鄭老頭到了這一步,也終於開始教授他,一種打磨皮的法門,專門是回山拳專用,能將拳頭皮打磨厚實堅韌的特殊狀態。

免費資源隨時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