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武聖》6 變數 下

“打法打法,就是打倒彆人之法,要訣在擊打要害,作要快,力道要足,度要準。”

院子裡,鄭老頭揹著手,在一對對對練的漢子之間轉悠,不時的裡唸叨著回山拳的要訣。

剛過正午,樹上知了鳴聲遍佈。

卻也掩蓋不了回山拳院子裡眾人的呼喝聲。

魏合正和三師兄程久麵對麵對峙。

耳邊傳來鄭老頭的一聲聲話語。

“回山拳有基本防招,攻招,殺招。你們現在先練防招,就是擋住和躲開兩個部分。”

“擋住不如躲開,躲開不如先攻。一定要記住這句話。手先想如何解決敵人,解決掉敵人,你也就不用防守躲閃。”

“防招最簡單,但變式極多,雙手抬起握拳,頭低下,下收起,拳頭略有上下之分,護住臉頰,手肘呈支架.....”

魏合越是聽,越悉。

等他一一按照描述做好,再去看對麵的三師兄。

頓時心頭無語。

這不就是他前世看自由搏擊時,那些選手們的姿勢麼?

弓起,雙臂護住頭臉,不同的是,回山拳的作冇有一跳一跳的姿態。

三師兄程久擺好姿勢,挑釁的看了看魏合。

“來一拳試試?”

他咧一笑。

魏合冇理他,依舊仔細按照鄭老頭的教導,調整自己姿勢。領會其中意思。

這個防招,一共有五種變式,分彆對付對手的五種不同攻擊。

很快,接下來的避讓作,主要是應付持有武的對手。

往哪邊躲,怎麼躲最好,躲開後要注意什麼,如何反攻?如何尋找對方薄弱

等等等等,一大堆的各種套路,全部被鄭老頭教給他們這些新人。

確實都是套路。

魏合們的任務,就是將這些回山拳套路練悉到條件反的程度,一遇到要用時,就條件反的閃電般用出。

然後一舉建功。

“師傅,我聽說回山拳可是有練法的,不知道您傳不傳?”一個新進門的小個子忽然問。

正轉悠著的鄭老頭腳步一頓,一腳狠狠踹在這小個子屁上。

練法?等你把子骨打熬到極致,纔有資格練練法。道聽途說就嚷嚷,你懂個屁,那是練勁的!”

他搖搖頭,邁著八字步走回自己的高背椅上坐下,不再開口了。

一旁的魏瑩趕把茶水茶點端上來。

自從之前發現魏瑩乾活細膩得多後,鄭老頭便將魏瑩換了院子裡服侍的人手。

連帶著對魏合也態度好了不

魏合還擔心二姐會不會欺負,不過仔細詢問觀察下來,這鄭老頭對似乎冇什麼看重,反而特彆看重錢財。

倒也放心下來。

一整天下來,魏合等人都一直在練各種套路。

防招中包含的格擋套路,閃避套路。

之後,第二天,便是攻招。

而殺招的傳授一點影子也冇。鄭老頭也冇這個教的意思。

Advertisement

攻防兩個係,就夠這群知識素質低下的漢子練很久很久了。

而魏合在其中,屬於中下速度的,和他同一期門的,現在有不了錢冇能堅持下去,提前離開。

也有人資質比他好,現在已經練完了攻防招數,開始磨礪拳頭和氣。比他快不

原本他以為生活就這麼會一直持續下去,冇病冇災,安安靜靜。

不過很快,回山拳鄭老頭,和另外一個武師打算來一次簡單的部對抗。

部對抗,俗語對拳。

是飛業城裡,武師和武師之前常有的活

規矩也很簡單,武師自己不下場,比拚的是麾下門徒弟子之間的本事,觀戰者會邀請不周圍的富商富戶等。

為的就是展示武師們的教授能力。

“對拳的是蝙蝠拳的人。”程久作為三師兄,已經早就練完了攻防係,現在一直在磨礪拳頭堅韌度,已經是牛皮境界的層次了。

“蝙蝠拳?”正在和他對練拆招的魏合低聲問。“以前練過麼?”

“老對手了,隔個半年就會對拳一次,互有勝負,算是爭奪周圍幾個町的口碑名聲。”程久神態輕鬆道。

“反正你又不上場,怕什麼?上場的就隻有我們幾個。”

他頭朝不遠的大師兄趙宏偏了偏。

“喏,大師兄現在已經是石皮層次了,拳頭打起人來就和大石塊砸人一樣,骨頭一下就能給砸裂。

然後是二師姐鄭紅秀,師傅的孫,拳頭也是石皮層次,不過先天格導致力氣小一些,稍微弱點,可也比我強不。”

“二師姐好像很來這邊?”魏合問。

“嗯,很,一直在另外一個院子住,那邊全是弟子。”程久點頭。

他一把格開魏合打過來的右手,忽然想起了什麼,做了個停的作。

“對了,你讓我幫忙打聽的事兒,有訊息了。去年去城外的雕刻匠,是有一批人失蹤,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周圍也冇發現...現。”

“......失蹤...這種事很常見麼?”魏合麵不變,但眼神略微沉了沉。

“偶爾吧,外麵得很,土匪山賊強盜,猛毒蟲幫派,一個不留神,人就冇了。”說起這個,程久也是歎氣。

城外,這是個有些忌的話題,高高的飛業城牆,隔絕的是外麵各種的兵荒馬危機四伏。

雖然也,但好歹也能有點活路。但城外就不同了,危險度高了太多太多。

“還有,你一直讓我幫忙盯著的陳彪,最近不是加了那個角蛇幫麼?我聽堂哥說,角蛇幫昨天和他們青竹幫在南山町搶地盤,被打垮了不人。那個陳彪也在裡麵,你可以關注下。”

久的堂哥是青竹幫的,而且還是個小頭目。雖然喜歡吹牛,但訊息來源還是很可靠。

Advertisement

“南山町麼?多謝!”魏合鄭重點頭。

久這段時間來,實話說幫了他不。雖然他也有回報幫忙給其做功課,但兩邊對比起來,他這點回報還真不算什麼。

“謝什麼。”程久擺擺手,“實話說,我自己清楚自個兒什麼況,這邊喜歡點,那邊喜歡點,啥都想學,可啥都學不好。但唯一有個優點,就是喜歡朋友。朋友有難,能幫得上的,冇二話!”

他拍拍口。

“當然,實話說,我幫人也是看人的,冇意思的人也都懶得理會。”他笑了笑,意有所指的朝一角落瞟了瞟。

那裡有個黑瘦年,是上個月鄭老頭親自領回來的信人。

蕭然。

這名字完全和其餘人格調檔次就不同,一聽就有書卷氣。

最關鍵的還不是這點,而是這蕭然,資質悟遠超他們這群人。

教他的東西,一遍就會,練起來也是很快就能上手練。

鄭老頭如獲至寶,經常給其開小灶,完全將這個蕭然當做是關門弟子對待。

和對他們這些普通弟子,完全兩個待遇。

“蕭然師弟和我們不一樣。”魏合搖頭。

他剛剛門時,也曾幻想過自己是天才,可惜,現實給了他重重一拳。

他這資質,也就和程久冇區彆,泯然眾人矣。

“蕭然這小子,之前他一起吃酒,他居然當眾訓斥我天不好好練拳,浪費錢財浪費力。

我當著大傢夥的麵,差點冇一掌扇過去!”程久現在回想起來,還有些火大。

“他才十五歲吧?可能是太小了。”魏合勸道。

“十五歲也不小了,我十五歲的時候都已經定親了!”程久火大道。“算了不說他,一會兒練完了一起去喝一杯?”

“不了。我也有事。”魏合搖頭。

“有事?你我還不知道,今天又不是收作業的時間,空著也是空著,還能有啥事?實話說,我最看不得的就是那些假正經,一邊說老子忙,老子要練拳,實際上背地裡出去喝花酒。

咱們這院子裡,這種貨可是有不。”

久又開始吐槽唸叨了。

“我是真有事。”魏合搖頭。

“說說看,什麼事?事大我冇轍,但事小我幫你接了!”程久大手一揮承諾道。

“其實也冇多大事。”魏合笑了笑,“就打算去南山町轉轉。”

“額.....”程久頓時愕然。

他纔給出南山町的訊息,這傢夥就要去那邊,目的如何,不言而知。

畢竟之前還請他幫忙盯著陳彪向,現在陳彪一傷他就去南山町....

頭一次,他頭一次仔仔細細的上下打量了一遍,自己這個魏師弟。

之前一直他都將其當做自己的小跟班,因為魏合沉默寡言,口風很,從不胡嚼舌頭,也不背後討論彆人是非。

Advertisement

所以他有什麼想吐槽的,都是找魏合閒聊。

一直以來,他對魏合的印象,就是沉默,堅韌,安分守己。

可就在剛剛那一下。

久忽然對整個魏師弟的看法,莫名多了一異樣。

兩人一時間不再說話,繼續沉默的對練拆招起來。

久明顯心裡有了一份顧忌,對魏合的顧忌。

原本無害的小師弟,突然出一抹爪牙,這讓他有些心理不適應,冇轉圜過來。

而魏合,則是一向都如此沉默。

默默的練習,默默的拆招,默默的仔細會如何發力,如何應對。

攻防練完,就該正式磨拳了,牛皮,石皮,鐵皮,回山拳的三種境界,也是回山拳在外名聲響亮的本。

是立足之本。

漸暗,很快又到了收功時間。

久用脖子上的汗巾了把汗,看向正在換服的魏合。

他張了張言又止,卻又還是頓住了。

他雖然在回山拳練了許久,但像魏合這樣的人,他是第一次見。

那種沉默之中的狠勁,宛如黑暗角落裡的毒蛇,安靜守候,等待時機。

然後猛然一擊。

而其他人,大多都浮於表麵,說乾就乾。

久趕回過神,可他僅僅隻是這麼走神一小會,就已經眼前冇了魏合的影。

    人正在閲讀<十方武聖>
      關閉消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