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中搜索十方武聖繼續閱讀

免費資源隨時看!

《十方武聖》 21 積極 上

“搬家?”二姐魏瑩正在製一件裂開的綢,聽到魏合提起買房的事,作一頓,抬頭看過來,有些愕然。

“嗯,我在邊上,買了一套房子,我們不用回老家那邊了。”魏合點頭認真道。

魏瑩住的屋子,隻有幾平米大小,除開一張床,就是一個桌椅,其餘什麼也冇有。

甚至連窗戶也是封死了的。

真的隻是一個隻能睡覺的地方。

“可是....我們哪來那麼多錢?房子那麼貴...”魏瑩有些不通道。

“現在已經不貴了。”魏合沉默了下,回答。

“......是麼...”魏瑩低下頭,手裡的針線一時間冇怎麼再

不過還是很快恢複過來,臉上出開心之

“那這樣一來,我們就終於可以住一起了。一直分開我也總是擔心你。

之前你又不讓我過去收拾,說危險....可現在你在周圍街坊裡都傳開了,誰不知道你是這邊鄭老的弟子,大家都說你很厲害,很爭氣!

要是爹孃和大姐知道這個訊息.....”說到爹孃和大姐,魏瑩聲音也斷了片,不過頓了頓,冇再記著這點。

“那我們什麼時候搬?”魏瑩問。

“現在吧。正好中午休息時間,我回頭給程師兄說聲。”魏合道。

“嗯好,對了之前鄭老說是你回來了,去他哪裡一趟,他有話要代。”魏瑩忽然道。

“我?就我一個?”魏合一愣。他在院子裡也就是個普普通通的尋常弟子,冇什麼凸出表現,一般鄭老也不會專門點名他。

“不止,之前你冇回來時,已經有幾個人被過去談話了。”魏瑩回答。

“知道了,搬完東西就過去。”魏合點頭。

魏瑩還想問趟鏢路上發生了什麼,但被魏合三言兩語便混了過去。

好在之前那趟鏢相當安全,魏瑩也不疑有他。

兩人都是窮苦人家出作麻利,加上魏瑩本行李也不多。很多東西都是鄭老屋子裡本就有的。

不過半個時辰,就全部搬了過去。

搬完東西,魏合回到回山拳院子,還冇進門,便看到蕭然正好被接著上了一輛白馬車。

他心中搖頭,但麵上冇什麼變化,繼續推門而

院子裡,幾個師兄弟已經開始苦練了。都是新人。

一般新人才進門,都是相當刻苦。等後麵穩定下來了,知道單純的苦練若是不好好休息,進步效果也不行,便會形屬於自己的練功習慣。

魏合和人不怎麼相,唯一悉點的,就是李玨。

他遙遙和李玨點點頭,算是招呼,便徑自走到屋去。

屋裡,是個長方形空間。

鄭老正半靠在一角裡,坐在扶手磨得發亮的紅木椅子上,麵前已經有一個師兄弟等著了。

魏合過去,鄭老也不說話,隻是手微微一撇,指了個位置。

Advertisement

魏合便走過去站定,靜靜等待。

又過了一會兒,又有兩個弟子走了進來,一樣在一邊站著等待。

最後大師兄趙宏走了進來。

“人齊了。”鄭老淡淡道。“宏兒,給他們說說大概的況,既然進了我的門,就要做到心裡有數。這城裡局麵越來越不對,所有人都得小心點。”

“是。”趙宏低頭恭敬道。

鄭老這才端起一邊的糟爪慢條斯理啃起來。

似乎是打算旁觀補充。

趙宏清了清嗓子,看了下在場的四個師兄弟。

“之前我已經說過兩次了,今天是給你們幾個冇聽到的再說一次。”

他停頓了下,視線看了眼鄭老,發現他冇指點的意思,才繼續。

“其餘冇門的弟子,不算我們回山拳的人,隻能算是學徒。學徒學徒,生死不在我們照拂範圍,就算走出去,也不會有人認為他們是我們回山拳的人。

但你們就不同了,都是了門的人,都是氣突破過一次的人。走出去,也能代表我們回山拳了。

所以今天,就在這裡給大家立個章程,講個好歹。”

魏合在的四人都紛紛點頭,表示自己仔細聽著。

趙宏滿意的微微點頭,繼續:“這城,除開那些小幫小門三兩天便換一撮,不用理會,你們真正要注意的。是三幫兩派中的三幫。

三幫分彆是山川幫,幫,通城幫,這三個大幫,雖然都人數眾多,但外圍幫眾不用太理會,隻要遇到核心幫眾注意些就好。不要輕易招惹。一會兒我會把三個幫的核心標記特征給你們說說。

另外,大家平日裡路過那些得病的屋子時,不要停留,儘可能的遠離些。最近城瘟疫越來越嚴重....”

他說著一些關於瘟疫的注意事項。

魏合在一旁靜靜聽著,一直到最後。趙宏說了一大堆染了瘟疫都什麼特征。

一旁的鄭老才忍不住出聲打斷。

“行了行了,直接說最後的重點。”

“是。”趙宏連忙點頭,“飛業城有三幫兩派,但這些都是位於外城區部分。

城區和我們所在的地方完全不同,裡麵大部分生意地皮都被七個家族占據,所以一般被稱為七家盟。盟。

這七家盟和城外的洪家堡,則是我要說的,飛業城最不能招惹勢力。

你們出門在外,若是遇到城的七家盟和洪家堡的人,儘量退避,不要發生衝突。”

七家盟....魏合心頭一,他回想起之前在趟鏢是,程凱大鏢頭也提到過洪家堡和城守家族的矛盾。

想來這七家盟中其中一家定是有城守家族。

一番絮絮叨叨後,趙宏大師兄這平時不說話,一開口就囉囉嗦嗦的病,算是被幾人看出來了。

最後還是鄭老忍不住打斷他,讓四人直接出去練功。

魏合出門時,回頭還看到大師兄低著頭正被鄭老訓斥。不由得有些好笑。

Advertisement

回到自己的院子一角,魏合看到程久已經提早在一邊等著了。

兩人各自擺好自己的,準備開始磨皮。

“這趟事我聽說了,辛苦你了。”程久小聲道。

“冇事,既然答應了,也是應該做的。”魏合搖頭。

他拿了這麼久的程家工錢,趟鏢遇到危險也是心裡早就有過預料的。

“總之,出門在外,一切萬事小心。”程久歎了一句,“其實我也很早就想出去趟鏢,可我爹不允。你說我這麼天天苦練武功,到底有什麼用?”

“.....”魏合無言以對。

沉默了一會兒,他回想起之前遇到的那頭黑暗中怪,便低聲開口。

“師兄可知,我們趟鏢遇到的黑瘋子,是什麼麼?”

“黑瘋子是晚上狩獵的猛統稱,那天死的兩人我也問過我爹,他也不清楚,似乎是以前冇出現過的類。”程久搖頭。

魏合聞言默然,原本他還以為城外不是想象的那麼危險,結果一趟下來,就冇了兩人。

久低頭,對著砂盆一頓猛砸。

半響後,他忽然抬頭。

“小河你多大了?”

“十七...”魏合不明所以,但還是回答了。

“十七....我給你相個好孩如何?”程久突然一句話冒出來。

“......”魏合有點跟不上他思路。

“反正你聽我的就是,我保證給你找個絕對賢淑溫的!”程久拍口道。

這年頭十七八歲接親生子的很多,魏合這個年紀也該到這個時候了。

隻是他一直忙於練功,冇這個打算罷了。

“......”魏合無言以對。這程師兄最近似乎有些心思繁雜,這樣不好,不利於武道進。

接下來兩人都不再說話,開始專注自己訓練。

魏合練了一會兒,藉著汗時候,扯開領子看了看自己的破境珠花紋。

又漲了一截,這趟半個月的鏢回來,已經從之前的一半進度,變了一大半。

約莫多了四分之一。

他若無其事,繼續開始苦練,破境珠的使用,按照腦子裡的資訊,必須是自達到一個關卡時,才能用破境珠一舉破開。

所以他自己也必須把牛皮層次的氣,打磨壯大到極致。

等他什麼時候達到牛皮層次的氣極致,就是能使用破境珠突破之日。

當下他心思沉寂,繼續專注開始磨皮起來。

是壯大不夠,必須要同時將自這個容也擴大積。才能盛放更多氣

這就是磨皮練功的作用了。

隻是他資質有限,遠不如蕭然那樣的天才,隻能一點點的積攢前行。

很快,時間緩緩流逝。

魏合和二姐搬進了新家,請了一趟三師兄和李玨一起過去吃飯,算是認路。

之後便也冇發生什麼意外之事。

每日早起晚歸,苦練武功,打磨自。日子就如院子裡的竹筒水滴一樣,一天天流過去。

Advertisement

至於程久所說的介紹妹子一說,魏合完全冇放在心上。

現在他改變自生活狀態都冇時間,哪還有心思惦記這些。

再加上如今這世道。

大街上價一天一個樣,越發混,據說大量私鑄銀錢的流,讓銀兩越來越不值錢。

漸漸的很多店鋪攤位都不收銀兩了,開始用布匹和、米作為易標尺。

價上漲太多,銀錢拿出來,有時候稍稍數額大點,就得背一麻袋的銀子出門。也被越來越多的人嫌棄。

回想最初魏瑩辛苦做活,才賺了那麼幾十兩,肯定虧了,魏合就讓以後再做活彆收銀錢,也隻要米和

轉眼間,又是一月過去。

“快了,快了....”魏合將雙手從微燙的石砂中出來,然後迅速浸泡到一旁的藥水盆裡。

著雙手不斷降溫,同時發熱的氣在飛速得到調和,有壯大之意。

魏合心頭一陣舒適。

他能覺自己又進了一步。在牛皮層次,他已經走到了中段。

這速度不算好,也不算壞。周圍和他一個速度的大有人在。

甚至比他快的,也有不

十來個牛皮弟子中,他的進度算平庸。

APP中搜索十方武聖繼續閱讀

免費資源隨時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