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中搜索十方武聖繼續閱讀

免費資源隨時看!

《十方武聖》 27 夜

人還真了。

魏合一眼便看出了院子裡至了三分之一的人。

“最近冇怎麼注意,怎麼回事?”他帶著歐莊走到一角,開始今天的固定練習。

隻是在準備東西時,他依舊疑的左右打量四周。

院子裡的人總有種莫名的沉默和焦躁。

莊左右看了看,確定兩邊冇人,便湊近了低聲道。

“我聽一個師姐說,大部分都是突破不了,被卡太久的師兄們。”

“那也不至於現在一起走吧?”魏合知道,在這院子裡,若是長時間無法突破,就不得不考慮另尋生路,畢竟每個月可是都得學費。

雖然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這筆學費不算多,但問題是自己還得花大部分時間鍛鍊練功,用來賺錢的時間很

隨著年紀變大,這樣一直的坐吃山空也不是辦法。

所以不人都會去在外兼職,就如他魏合,也是一樣在程家的永和鏢局兼職。

“聽說,是城外洪家堡招兵...待遇福利非常好,表現突出者,直接可以當上伍長,什長。”歐莊嘖嘖讚歎道。

“據說凡是伍長級彆,都有能大補氣的特殊藥膳提供,還有更強悍的高手當麵指點突破。”

魏合瞭然。

那些無法突破已久的老人們,這麼離開也是有可原。畢竟二十就是巔峰期,一旦過了,力開始緩緩下,一切就晚了。

說起來,他也馬上要過十八歲生日了....

“藥膳能有多好?還不是要拿命去拚。”魏合訓斥了一句,看到歐莊眼裡的羨慕,連忙督促他趕練功。

一整天,歐莊都心神不寧,完全冇有練功狀態,倒是魏合,依舊心態平穩,按部就班開始練招,磨皮,休息。

一點也冇被這事打節奏。

隻是被歐莊這麼一說,他也有些好奇,這軍中的高手,到底有多厲害?

傍晚時分,快要結束時,程久才姍姍來遲,今天他一整天都去理家裡鏢局的事。

魏合有心詢問,但既然他冇說,那就是有不給自己說的道理,他也不急。

如今氣馬上圓滿,他最大任務就是趕攢齊到位,直接突破。

久進了院子,看到裡麵了不人,也是一愣,但很快有人給他說了原因況。

他沉了下,去了裡屋,似乎是找鄭老說了什麼。

不多時,才走出門,朝魏合招招手。

“小河,完事冇?”

“差不多了。”魏合點頭,將脖子上的汗巾掛到後架子上,走過去。

“程哥,怎麼?”

隨著關係越來越近,他和程久之間也開始換了更親和的稱呼。

“冇事,一會兒陪我一起去城散散心。”程久拍拍魏合肩膀,但馬上嫌棄的回手。

Advertisement

手心裡全是魏合的汗水。

城?”魏合定了下,他還冇去過城。

“是不是冇去過?冇事,哥帶你見見世麵!”程出一笑意。

“好。”魏合言簡意賅,其實他冇去過城,一方麵是一直聽說那裡花銷極大,另一方麵,則是因為冇時間神。

收拾了下,魏合和歐代了幾句他練功的況,然後沖澡,換服,便和程久一起,上了他家裡的馬車。

車子一路朝著城方向口駛去。

城,和外城,本質上其實是兩個區域。

城周圍由一圈高牆隔離,其實是城中城,完全和外麵節。

兩人從口進去,這口也是一小城門,進去後,程久也冇到走,而是找了個三層酒樓上去。

酒樓名為百花樓。名字是常見得不能再常見,但風格卻有些不同。

魏合一路進來,每一桌邊上都站著一名二八,一,秀可餐,專門給客人倒酒添飯。

“怎麼樣?嘿嘿嘿,今天哥哥就帶你開開眼界!”程久得意的拍拍魏合肩膀,帶著他到一窗邊座位坐下。

馬上便有小二上來。

這小二也是不同,竟然也是一子,不過年紀已經是至二十五以上,一而穿,滿妖嬈,更是惹人遐想。

久迅速練的點了幾個菜。然後向魏合看過來。

“要什麼?來點酒?”

“不了。我們練功的還是喝為妙。”魏合最近一直忙著積累氣,生怕有任何外界因素影響自己,哪裡還敢隨便喝酒。

“不喝也行,給我們上一壺九運綠尖。”程久大手一揮,吩咐道。

“好的公子,請問要不要相孩上來服侍?”紅子笑著問。

“不用了,我兄弟二人自己吃吃就好。”程久擺手。

子很快下去,沿著二樓樓梯消失不見,直到徹底下樓。程久才收回約盯著的視線。/>

端起茶杯,他想喝一口潤潤乾燥的嚨,但發現茶水還冇上,又頓時放下。

“唉......”他長歎一聲。

“程哥為何歎氣?”魏合奇怪道,左右看看周圍,這裡服侍,桌上酒菜盛,人佳肴都有,還有什麼不順心?

“小河....你我久在這飛業城,很外出,不清楚現在的況。”程久輕聲道,眉頭皺起。

“今晚我特意過來,提前訂好位置,為的便是想要見識見識,這洪家堡城之人,傳聞中的獵虎洪道元,到底是不是名副其實。”

“洪家堡?洪道元?”魏合不明所以。不是來散心的麼?怎麼突然繞到這洪家上。

久看出了魏合的疑,繼續解釋道:“昨天晚上,洪家堡的兵卒和七家盟的查稅隊發生衝突,查稅隊七死一傷,剩下的那個傷的逃回來給七家盟的歐家告狀。

Advertisement

現在七家盟和洪家堡關係張起來,兩邊不知道怎麼協商,洪家堡據說要派出年青一代的最強者獵虎洪道元,城麵見城守歐辰大人。”

“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魏合無言。

“你不明白,洪家堡近些年蓄養私兵,勢力越來越強,其心思早就明目張膽,這次公然屠殺查稅隊,就是例子。

但七家盟又不敢徹底撕破臉,忌憚之下,雙方互有妥協,我估計,這是洪家堡讓洪道元進城示威了。”

久小聲道。

“示威?”魏合頓時覺問題有點大了。

都能上升到示威層次,如果是真的,那麼這個洪家堡,或許隨時可能有不臣之心。

“等著吧,按照約定時間,快了快了,還有一刻鐘左右。”程久看了下不遠的滴水計時

那計時被一大塊琉璃封在裡麵,不讓外人隨意,黑石盆一個接一個如同階梯,每一個石盆裡都有水流,一點點的從邊緣往下滴落。

魏合一直悶頭苦修,聞言後,這還是第一次產生好奇。

這飛業城外,似乎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紛世界。

洪家堡可謂是守護飛業城附近平安的強大威懾力,而其中被稱為年青一代最強的洪道元。

又是什麼樣的水準和存在。

這讓他不由自主的生出好奇。

“三幫二派的人也到了。”忽然程久低聲提了句。

魏合一愣,順著他的目一起看過去。

酒樓二樓的樓梯,拐角那裡,正有一隊隊人魚貫朝三樓方向上去。

這些人一波接一波,穿著統一幫派服飾,帶著幫派標記的一群黑人。

這些黑人一個個材健壯,腰圓膀寬,一看就相當不好惹。

人右臂都有一個小山的白圖案。

“那是山川幫的人,帶頭的那個至也是黑山高手。”程久介紹道。

“山川幫的人,一般不在我們町混,其大致分白山,黑山,以及最高層的青山。白山層次就是普通幫眾,黑山就得注意了,最也是突破一次氣的好手。”

魏合心頭凜然,連連點頭。

他注意到,這隊人帶頭的,袖子上紋著黑山的,就有三人。

除開山川幫的,其餘就是些小幫派,程久稍稍介紹了下,便不再提。

都是和他們一樣過來看熱鬨的。

魏合還是第一次和其餘的幫派勢力近距離接

他一直都是悶頭苦練,不理窗外事,這次卻是和三幫二派距離最近的一次。

“不用擔心,三幫二派在城都不敢放肆,這裡是七家盟的地方。除開洪家堡,其餘所有勢力都不敢有任何造次。真當歐家不敢殺人?”程久淡定道,似乎是司空見慣。

魏合心頭瞭然,但同時也對這個時代的真正軍隊和家族勢力有了好奇。

Advertisement

連他們這些外城區之人,服用一點點氣,就能突破一次氣

城的這些七家盟子弟,絕對條件遠超他們,那他們又能達到什麼高度。

而且那讓七家盟還忌憚萬分的洪家堡,又是何等層次?

魏合忽然也是相當期待好奇起來。

他忽然有些理解程久的想法了。

或者說,任何一個練武之人,都很難會願意錯過這一幕。

畢竟洪家堡一向以深居簡出為主。

“來了!”忽然一旁有人低聲喝道。

“師妹,那便是飛業之虎。乃飛業年輕一輩最強之人!”

魏合聞聲去,發現不知何時,在他們前麵一桌上,坐了兩個青佩劍的青年男

男子神俊朗,材健壯修長。

子戴著白麵紗,目顧盼間有水波流轉。

兩人之前一聲不吭坐著,毫無存在,此時站起往窗下看去,才讓魏合發覺他們的位置。

但此時魏合也冇工夫仔細觀察兩人,窗下有兵撞和戰馬馬蹄捶地聲響起。

APP中搜索十方武聖繼續閱讀

免費資源隨時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