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武聖》28 夜

原本繁華燈火輝煌的街道上,寬敞的車道主乾中,此時正緩緩進來一隊渾漆黑的馬隊騎兵。

騎兵數量不多,頂多三十騎。

但就是這三十騎,每一騎都全皮甲。

騎兵強壯,材高大,雙臂出的圍度幾乎是一般年男子的兩倍

這群騎兵一個個頭戴黑巾,馬背側麵配著長弓箭筒,背上揹著巨大斬馬刀。

下戰馬每一匹都有一人多高。戰馬和人一般,上披有皮甲,響鼻重,高大健壯。

三十餘騎經過,所過之一切雀無聲。彷彿按下靜音鍵。

所有人都被這隊黑騎兵氣勢所攝。

最讓人惹眼的,是騎兵隊最前麵的一人。

那人麵容俊秀,猿背熊腰,一武將甲冑,通金屬打造,坐下戰馬也是一的黑金屬披掛。

這人黑髮高高束起,冇有戴頭盔,年紀不過三十,角還帶著一似笑非笑,騎著馬一路當先。

最誇張的,還是他後揹著的一把近兩米長黑戰矛。

那戰矛,細就有小兒手臂壯,一看就知道異常沉重。

他背在背上卻彷彿輕描淡寫一樣。座下戰馬居然也顯得步伐輕盈輕鬆。

要不是每一步走過時,地麵石板撞出的沉悶響聲比其他戰馬重很多,估計周圍人還以為他背的是個假貨。

“此人...便是洪道元!”百花樓二樓,視窗,程久低聲讚歎。

“果真儀表不凡!”

不隻是他,周圍所有見到此人的第一時間,都有同樣覺。

“飛業之虎,果真名不虛傳!”

前麵一桌的那青男子也是讚歎,隻是和程久這樣的單純讚歎不同,他的語氣裡多了一沉重。

魏合心頭同樣也有一樣覺。

是遠遠看著那把巨大戰矛,就能大致想象出,當此人揮它時造的破壞力有多驚人。

這三十餘騎黑騎兵行走之間,步伐相似一致,氣勢雄厚。彷彿周圍縈繞黑氣,震懾得前後左右眾人額外遠離了一大截距離,不敢靠近。

“那戰矛名滴,是洪道元親手打造的,重三石一十二斤,采用的特殊合金特殊藝鍛造,鋒利無比。”

一個不知來曆的白老者,也走到視窗往下,看著洪道元經過的隊伍沉聲解釋。

魏合心頭駭然。

他鍛鍊練功這麼久,自然是知道一石有多重。

這地方一石多是指的一石米的重量,他測試過,約有前世時的一百多斤出頭。

而三石多....就是三百多斤....一百五十公斤以上的金屬長槍。

那揮起來,人力加馬力加重量本衝擊力,殺傷力簡直恐怖!

“厲害!!”

老果真見識不凡!”

周圍幾人倒吸一口冷氣後,也跟著恭維老者幾句。

Advertisement

那白老者著自己長鬚,眼神深邃。

“前些年我見過飛業之虎洪道元一次,那時他還冇有這般威勢,如今卻是越發厚重起來....這飛業之虎,名不虛傳!”

久小聲在魏合邊低聲介紹。

“那是老,是城有名的機巧大匠,對機關有很深研究。千萬小心,不要輕易得罪了。”

魏合點頭。

收回視線,再去看下方的那洪道元,黑騎兵馬隊卻已經慢慢遠去了。消失在城七家盟的核心街區中。

顯然是有專人引著進裡麵麵見城守大人去了。

眾人見冇得看的,也紛紛散去。

老,和那鄰桌的兩個神,也起離開,酒桌上菜肴一點未

看得魏合心頭皺眉,太浪費了,既然不吃為什麼還點這麼多。

“走了。”程久匆匆吃了點,便也起帶著魏合結賬離開。

兩人又後續去了樂坊聽曲,可惜魏合毫無興致,腦海裡一直回想著洪道元和那些黑騎兵的強悍威勢。

久見他冇興趣,也不強求,隨便玩了玩,便起乘車返回。

兩人坐在程家的馬車裡,放下車簾。相對而坐。

“程哥,那洪道元到底有多強,你知道麼?”魏合問出自己一直在心裡的疑

“聽說過一些。”程久回憶了下,沉聲道。“我以前聽我伯父提過。洪家堡當初和一隻耳盜匪手時,就是這洪道元一馬當先。

此人乃是洪家麒麟,天生神力,皮堅固,練的洪家堡家傳十九路橫山槍,把一門本來隻是尋常的槍法,生生練出了恐怖威勢。”

久現在回想起伯父描述的景,還是心澎湃。

他麵上出一,繼續道。

“據說那場接戰中,洪道元一槍生生震廢一隻耳的得力大將兩人。然後兩槍砸死了一隻耳最...耳最的異種戰馬。

一隻耳差點被活活震死在馬背上,騎著的異種戰馬都被四條砸斷,跪倒在地。簡直強得讓人髮指!”

“.....這軍中的武將,厲害的都這麼強麼?”魏合忍不住問道。

“武將軍隊也要分什麼勢力,若是大家族大派蓄養的兵卒,實力和一般的兵卒差距非常大。

至於武將,很多武將也有幫派出,武師出,各不相同,這些我也隻是聽我大伯說過,其餘細節也不清楚。

反正,你想想就是,如果軍隊武將不強,城裡三幫二派不早就套了?”

魏合瞭然,是這個理。

他們點錢就能獲得練功的機會,那些武將們自然也不會差,肯定是更好的功法,更好的食住行,更好的培養氣法。

一個個強得變態,也算正常了。

“傳聞洪家堡有一黑風騎,雲從龍虎生風,就是為的飛業之虎洪道元所設,最次也要是氣突破過一次的人纔有資格申請加。非常強悍!”程久讚歎道。

Advertisement

“這趟是長見識了。”魏合也深有

原本以為自己練功如此,也算是小有實力,今日一見,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這麼忌憚洪家堡。

不過這些說白了距離他還太遠。

隻是這是第一次,他真正見識到了,什麼是銳軍士。

“不過你也彆多想,實在冇法突破,以你的才智,就算不練武,也能闖出一番事業。這點我是相信的!”程久安道。

他知道最近魏合開始準備突破關卡了。但這一關卡艱難無比。而以魏合的潛力.....

“大不了,來鏢局你我兄弟齊心,日後絕不會弱於我大伯他們!”程久正道。

“我明白的。”魏合點頭,心頭一暖。

不過他也聽說過,程久不止對他一個人這麼說過,永和鏢局現在拉了不他的所謂好友死黨,大部分都是吃乾飯,氣得他爹和大伯夠嗆。

兩人回到自家,此後連續數日,都冇有毫懈怠,終日苦練磨皮,提升氣

隻是程久終究是個耐不住的子,冇過一月,便又開始出去城浪了。

但魏合卻不同,被那一晚的見聞刺激後,他悶頭苦練,一心想要突破更高一層。

這個世界武力值差距有點太大了。

那洪道元的恐怖如果是真的,冇有吹牛,那就真是兇悍無比,有萬夫不當之勇。

他若是在其麵前,就是一槍就廢的垃圾。

好在他自的氣隻差一點點就圓滿,他如此苦熬磨礪,又過了兩個多月,終於,將最後一點氣徹底圓滿。

如此,破境珠和自同時圓滿,魏合也終於能正兒八經突破關卡。

不過他並不急馬上突破,若是能嘗試著自己突破,那就能節省一次破境珠的積攢。

這樣一來留到下一階段使用不是更好?

正好,之前提到過的對拳活,也在這時開始。

鄭老帶著實力最強的三個弟子,大師兄趙宏,蕭然,以及第三的程久,一起去了城。

魏合隻是普通牛皮層次,還差得遠。便和其他師兄弟一樣,留在院子

隻是他此時也冇什麼心思去參加對拳,而是悶頭埋在突破這一關上。

不隻是他,院子裡和魏合一樣氣圓滿的,有四人,四人也是和他一樣,瘋狂的每天錘鍊自己,試圖儘快突破關卡。

一旦突破,這地位瞬間就完全不同了。石皮層次纔算是真正的銳了。

“據說在對拳的時候,蕭然氣圓滿了!馬上能開始衝擊鐵皮了!!”忽然一個低聲打斷了魏合的全神貫注。

他正低頭一下接一下的磨皮拳頭,聽到這個訊息,也是心神一

蕭然之前才突破石皮幾個月,現在居然就氣圓滿了....當真不可想象。

不過魏合心如止水,恢複心,繼續苦練。

Advertisement

他氣破境珠全滿,此時隨時可以破境,隻是他不甘心罷了。

人總是有僥倖心理,覺得靠自己,說不定能行。

可惜,連續數天來,他瘋狂的苦練,依舊毫冇有起

不隻是他,其餘氣圓滿的師兄師弟們,也都是如此。

這一關卡卡了太多太多人。

程睛已經在這一關卡了好幾年,程久也在這一關卡了幾年才破,要是這麼容易就能破開,也不會篩選出這麼多弟子。

“魏師兄,不要著急,這一關我聽我爹說,最也需要半年一年纔有可能。”歐莊在一旁忍不住勸道。

“就算你一輩子突破不了也很正常,很多人都是這樣。實在冇法突破,就隻能去先做其他事了。”歐莊一張說出來的話相當欠打。

也就是魏合知道他不是故意的,而是真心在勸他。

他慢慢放緩作。

“我已經滿十八了,兩年過不了這關,氣就會下。時間不多。”他淡淡道。

    人正在閲讀<十方武聖>
      關閉消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