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之主》001 活在教科書裡的

夏夜。

明月高懸。

鬆江省,新丹溪市。

一幢居民樓的天臺上,正有一個年,手持一柄沉重的方天畫戟,刻苦的訓練著。

寂靜的夜中,清冷的月照在他的上,為他那稍顯單薄的廓灑下了一抹廣寒清輝。

執戟伴明月,對影三人。

「新丹溪彎了幾個彎,小魚兒蹦上船咱們不稀罕。撈月亮張網補星,給爺爺下酒喝一碗家鄉......」

天臺圍欄旁,一部手機嗡嗡作響,音鈴聲傳了出來。

「嗬......」氣,作微微一停,拎著沉重的方天畫戟走向了圍欄

「到時間了。」榮陶陶看著手機上的「23:59」,順手關閉了鬧鈴。

嗯,到時間了,該睡覺了。

滴答,滴答。

汗水流淌過他的麵龐,落在地上,發出了細微的聲響。

榮陶陶滿足的嘆了口氣,刻苦訓練後那疲憊的覺,讓他的到無比充實。

他轉過,背倚著圍欄,將長戟攬在懷中,仰頭看著夜空中暗淡的星辰。

明天,就是覺醒的日子了。

應該...會功吧?

沒問題,絕對沒問題,畢竟...你可是徐風華的兒子。

榮陶陶自己的腦袋,那漉漉的天然卷像極了糟糟的狗窩。

一頭天然卷之下,那張稍顯稚的臉,竟然顯得有點萌?

歇了一陣,榮陶陶拎著沉重的方天畫戟,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了天臺樓道。

下了一層樓,來到17層,開啟牆壁上的消防栓門,從裡麵拿出鑰匙,開啟了自己的家門。

榮陶陶隨手將方天畫戟靠在門口架上,一邊抹著漉漉的麵龐,一邊換著拖鞋,作卻是微微一滯。

他急忙抬起頭,看向客廳沙發。

之下,稍顯漆黑的客廳中,正有一個影,端坐在沙發上,默默的看著門口方向。

一時間,兩人大眼瞪小眼,畫麵有些奇特。

榮陶陶並未驚慌,但腦袋上已經浮現出了很多問號。

好傢夥,夜闖民宅?

現在的歹徒都這麼猖狂嗎?

這是在我家裡沒搜到值錢的東西,賴著不走了?

留下來幹什麼?

臉輸出?

當麵罵我窮?

「淘淘。」沙發上,那漆黑的影緩緩開口。

而這中年男子的低沉嗓音,對於榮陶陶來說,陌生而又悉。

「呀哈?」榮陶陶下意識的自己的天然卷。

不是歹人?竟然是親人?

爸爸!?

榮陶陶順手開啟了客廳的燈,歪著腦袋,看向了沙發上那一西裝革履,頗為英俊的中年男子。

榮陶陶不由得眨了眨眼睛,道:「呦嗬?這是誰呀?還真是稀客呢!」

Advertisement

一開口,就是老家了。

男子的眼中閃過一愧疚,對著榮陶陶歉意的笑了笑,道:「剛才,我看你訓練的刻苦,就沒有打擾你。」

榮陶陶撇了撇,哼了一聲,道:「關於『不打擾』這一點,你做得很好,你上次打擾我,還是三年前?」

榮遠山頗為無奈的開口道:「爸爸忙。」

「嗯嗯,忙點好,忙點好,男人嘛,要以事業為重!」榮陶陶嘟嘟囔囔的說著,趿著拖鞋,走向了衛浴間,「孩子什麼的,都是意外。哎,都怪當時年、被沖昏了頭......」

榮遠山:「......」

榮遠山眼睜睜的看著兒子榮陶陶走進衛浴間,而後,聽到了裡麵傳來花灑的聲音。

榮遠山猶豫片刻,還是走向了衛浴間,肩膀靠著門框,隔著房門,開口道:「明天就是你初中的畢業典禮了。」

門後,伴著花灑水流聲,傳來了榮陶陶懶洋洋的回應:「啊,怎麼了?」

榮遠山說道:「不出意外的話,你應該能功開啟魂武者生涯。」

榮陶陶:「這可不一定,覺醒功的幾率可是一半一半呢。」

榮遠山笑了笑,道:「大資料是對於全人類來說的。

魂武者家庭不同,你媽和我都是魂武者,你的裡流淌著魂武者的,你會功覺醒為一名魂武者的。」

榮遠山想了想,似乎是為了給兒子一些信心,繼續開口道:「你的哥哥也是魂武者,你知道的。」

想,衛浴間中,傳來了榮陶陶的嘀咕聲:「哦,對,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我不僅有個爸爸,我還有個親哥呢。」

榮遠山:「......」

衛浴間中,榮陶陶一臉難的砸了咂的......

我?有爸爸,有媽媽,還有一個大8歲的親哥哥,但是這一天天的,我怎麼活的像個孤兒似的?

榮遠山遲疑了一下,開口道:「你哥...嗯,也忙。」

榮陶陶:「......」

「淘淘。」榮遠山岔開了話題,開口道,「你知道,你覺醒了之後,要與一種魂融合,才能為一名真正的魂武者,你選好自己的本命魂了麼?」

哢嚓。

衛浴間的門開啟,榮陶陶已經淋浴完畢,換好了乾淨清爽的短袖短,他的手裡拿著巾,漉漉的腦袋。

榮陶陶仰頭看著門口的父親,道:「我會選什麼魂,你心裡有數。」

榮遠山看著兒子稚的麵龐,笑道:「我隻是明確一下,你未來想走哪一條路。

你知道的,與魂融合了之後,你就擁有所謂的魂屬了,這會決定你未來的長路線。」

Advertisement

榮陶陶點點頭,正麵回應道:「雪境魂。」

「雪境?」榮遠山遲疑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華夏85%以上的國土麵積,連線的異星球都是『星野星球』。

毫無疑問,我們國家對星野屬的魂武者能給予更多的支援和照顧。

無論是從魂法、還是從魂技上來說,我們對『星野屬』研究的更加徹。

更何況......」

看著兒子不說話,榮遠山繼續勸說道:「雪境魂武者麵對星野魂武者的時候,在屬上會被極大的剋製,你選擇雪境魂為你的本命魂的話......

這條路,嗯,會很艱難。」

榮陶陶輕輕的點了點頭,似乎很明白自己選擇的是怎樣的道路。

但是榮陶陶並未退,也未改變,而是開口道:「歷史書上說,我媽就在雪境,在華夏最東北的龍河之上,戍邊守疆,不是麼?

如果我的本命魂是雪境生的話,我修習雪境之心,會是事半功倍的。

想要見,我起碼得在惡劣的低溫、暴雪環境下生存下來。」

聽到這句話,榮遠山的沉默了下來。

徐風華,他的妻子,榮陶陶的母親。

的確佇立在華夏最北的那一片冰天雪地之中,十年如一日的守護著那一方土地,也保護著背後的華夏大地。

但是,一切如榮遠山所說,雪境魂武者,天生被星野魂武者剋製。

這世界共有九種魂武屬,也分別對應了九顆星球:

雪境、荒漠、熔巖、螢森。

雷騰、星野、虛空、雲巔,以及海洋(地球)。

這九種屬之中,有部分屬相互剋製,而在華夏大地上,絕大多數魂武者都是星野魂武者。

一個星野屬的魂技,擊打在雪境魂武者的上,那會產出遠超於魂技本的傷害量。

榮遠山看著兒子已經下定決心的模樣,他想了又想,開口道:「與雲巔生融合怎麼樣?為一名雲巔魂武者?」

聞言,榮陶陶眼前一亮!

雲巔魂

那可是極為稀有的魂

榮遠山繼續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屬的魂技剋製雲巔魂武者。

而且,你嚮往著雪境區域,嚮往你的,嗯...母親。

雲巔魂武者也可以修習雪境之心,同樣可以使用雪境魂技。可以讓你在嚴寒低溫的環境中生存。」

榮陶陶一臉懵懵的看著父親,開口道:「雲巔星球...華夏大地可沒有聯通那顆星球的通道,想要去雲巔星球,你得從北極圈的天空旋渦進?」

看著榮陶陶的模樣,榮遠山寵溺的笑了笑,那溫熱的大手,按在了兒子的腦袋上,那一頭的天然卷。

Advertisement

榮遠山開口道:「當做是對你疏於照顧的補償吧。」

榮陶陶的結一陣蠕,突然一把抓住了榮遠山的手掌,開口就是兩個字:「爸爸!」

榮遠山:「......」

榮陶陶一臉的乖巧,小一個甜:「爸爸~好爸爸!」

這也太?真實了吧?

榮遠山突然有點不適應,角尷尬的,道:「我不會將雲巔魂就這麼輕易的送給你,我可以為你提供機會,至於是否能抓住,還得看你自己。」

榮陶陶愣了一下,提供機會?是要我與其他人比試麼?

那就來唄!?

想到這裡,榮陶陶的眼神,下意識的看向了房門口

榮遠山微微側,同樣轉頭了過去。

當他看到靠在架旁的方天畫戟時,心中不由得暗暗嘆了口氣。

雖然榮遠山三年未曾回家,但是暗中保護兒子的人,卻是將兒子長歲月中的種種,統統都告訴了榮遠山。

榮遠山知道,在樓頂那偌大的天臺中,每一個角落,都灑滿了兒子的汗水。

自信,

源自於每一個月夜繁星陪伴的夜晚。

源自於那一顆孤獨的、卻又滾燙的、野蠻長的心。

榮遠山同樣知道,自己的兒子為何如此堅持。

他想要見見那狠心離去的母親,

他想要見一見,那個活在歷史教科書裡的人。

那個於十數年前,主宰了龍河之役,以、築起邊塞城牆的傳奇魂武者。

關外第一魂將:徐風華。

    人正在閲讀<九星之主>
      關閉消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