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資源隨時看!

《九星之主》 002

魂武者的境界等級,大分為五檔。

1魂卒,2魂士,3魂尉,4魂校,5魂將。

每個境界中,又分為初期、中期、後期和巔峰,共四個階段。

值得注意的是,在第4境界等級的「魂校」段位中,又有更加細緻的劃分。晉級要求嚴格的令人髮指,難度大的可怕。

足以想象,「魂將」到底是怎樣恐怖的存在。

簡而言之,被稱為「關外第一魂將」的徐風華,幾乎就相當於人類魂武者的天花板。

的確沒有愧對自的名字。

風華,便是那風華絕代的風華。

有這樣一位母親,也不知是榮陶陶的幸運還是不幸。

「徐風華的兒子」。

這幾個字,陪伴了榮陶陶過往的長歲月。

威名赫赫的母親,一直猶如大山一般在榮陶陶的頭頂,讓他半刻都不能懈怠,不能丟了麵,要時刻做出符合「徐風華兒子」的標準。

無論榮陶陶做的如何出,都是理所應當的。

而當榮陶陶做的不好時,那纔是真正的噩夢。

風言風語、冷眼嘲笑,箇中滋味,也隻有榮陶陶自己知曉。

然而,母親剛誕下榮陶陶不到一年,便離他而去了。

從記事起,榮陶陶就從未見過母親「真人」,隻能在家裡的相簿中、在教科書裡,看到母親的影。

整整15年,如果不是多方訊息證實徐風華還活著、還守在龍河邊塞的話,榮陶陶甚至認為母親已經死了......

「不錯,看起來你有點自信。」榮海一臉慈的看著兒子,輕聲開口道。

榮陶陶頗為無奈的說道:「不自信咋辦啊?總得爭取啊!那啥,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先謝金主爸爸的支援吧~你準備舉辦比賽之類的?」

榮遠山笑著榮陶陶那一腦袋天然卷:「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榮陶陶一臉嫌棄的撇過頭,邁步走向沙發,一邊詢問道:「行吧。對了,我師父呢?沒和你一起來?」

榮遠山:「有任務,忙。」

榮陶陶差點氣樂了,問一個忙一個,問一個忙一個?

Advertisement

就我閑著沒事唄?

看到兒子懶洋洋的窩在沙發裡的模樣,榮遠山突然想起了什麼,麵稍稍有些古怪,道:「我聽說,1年前,你們倆分別那天,曾打的你爸爸?」

榮陶陶:「呃......」

榮遠山:「歸隊後,可是揶揄了我很久。」

榮陶陶麵一苦,想起了當年「認師作父」的時候,不由得裡嘟嘟囔囔:「我也不想那麼......」

榮遠山微微挑眉:「嗯?」

榮陶陶癟著,小聲嘀咕道:「但是...但是打的實在是太疼了......」

榮遠山:???

榮陶陶似乎是想起了師父的魔鬼麵容,不由得打了個寒,手還下意識的

看得出來,榮遠山並未真的生氣,而是打趣道:「孩子,你長大了,已經15歲了,要懂得自尊自重。」

榮陶陶當即就不樂意了:「你放...胡...講!你講!

那一子又一子就往我屁上掄,誰能得了?」

聞言,榮遠山的臉上出了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樣。

雖然父子倆談論的問題有些古怪,但是在流的氛圍上,遠比之前的尷尬氣氛要好得多。

畢竟,他與兒子分別了3年了。

看到孩子淘氣又的模樣,榮遠山彷彿回到了3年前,與兒子悉、親昵的時

顯然,榮遠山並不在意兩人流什麼,而是更這樣融洽的氛圍,他笑著開口說道:「相比於對我,你對你的師父似乎更加尊敬。我也的確3年沒見到你了,也許是我打得了吧?」

「誒!此言差矣!」榮陶陶小手一揮,義正言辭,「你想啊,打我,我才爸爸,那是屈打招!

你不打我,我就你爸爸,這是心甘願!這倆質能一樣麼?

可能賺,但你一定不虧!」

榮遠山:???

榮陶陶看著父親頗為無語的模樣,開口道:「誒呀,一日為師終為父嘛,更何況教了我整整2年呢,一聲就一聲唄......」

裡說著,榮陶陶的腦海中,也想起了之前痛苦訓練的日子。

Advertisement

魔鬼師父還是給麵子的,教導他的時候,從來沒打過他的臉,子全都是沖著屁去的......

畢竟嚴師出高徒嘛!

打就打了,榮陶陶能忍!

無他,皮厚!

也正是這樣的嚴格與嚴厲,讓榮陶陶的戰鬥作標準的可怕,更是給他的戰鬥生涯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廢話!不標準不行啊,但凡作錯一點、哪怕是發力點稍微有錯,那上來就是一子......

直至一年前的那個夜晚,榮陶陶告別了自己的魔鬼師父,開始獨自苦修戰鬥技藝。

當然,不是榮陶陶背叛師門了,而是師父大人被隊伍召回,沒時間教他了。

初中一年級和二年級。整整兩年的訓練、學習生涯,讓榮陶陶對師父的很深,但是...師父走的很乾脆,甚至連頭都沒回。

那天晚上,榮陶陶點了外賣,含淚吃了一頓羊串。

嗯,賊香。

真是一番「師慈徒孝」的心酸離別場麵......

思索間,榮陶陶又自己的屁,一想到,他就覺得屁作痛。

這邊的榮陶陶胡思想著,而那邊的榮遠山......

看著兒子坐在沙發上不說話,榮遠山抬手看了看手錶,也不再追問下去,而是開口道:「我該回去了,你也早點睡吧,養足神,明天好好發揮。」

聞言,榮陶陶回過神來,看向了走向房門口的父親,他張了張,卻是沒能說出來什麼。

這就走了?

這告別,還真是乾淨利落,跟師父的風格一模一樣呢~

三年沒見,回來就待10分鐘?

啥意思?

在我人生中的重要時刻,象徵麵?

嗯,也不對,起碼確定了我未來的魂武者道路,還答應給我一次融合雲巔魂的機會。

行吧。

榮陶陶一臉難的砸了咂,看著父親走到大門外,揮手告別的模樣,榮陶陶覺有點悶。

哎,心疼自己。

榮陶陶不太確定自己的父親是幹什麼的,好像是某部隊的,但乾的卻是保鏢的活兒。

而且,榮陶陶並不知道父親的部隊保護的是誰,據師父說,好像是一個很強大的魂武者。

Advertisement

問題來了,強大的魂武者,還需要人保護?

會不會是位高權重的那一種?

老爸回來之後,開口就是要給兒子提供雲巔魂,那可都是極為稀有的魂

唯有北極圈範圍的天空旋渦生產!

抓捕難度暫且不提,雲巔星球的危險程度高的可怕,而且人類魂武者極易迷失在雲巔之中,能不能活著走出來都是問題。

更何況,北極圈充斥著世界各國的勢力,也有各式各樣的不法分子存在,那片區域,簡直就是混的代名詞。

「咚。」

房門輕輕關上,榮遠山走的乾脆,家裡又剩下了榮陶陶一人。

榮陶陶苦惱的抓了抓頭髮,迅速掏出了手機,點開了「沒飽吧」外賣。

傳統手藝不能丟!

繼「師慈徒孝」之後,是時候上演「父慈子孝」了。

燒烤!

串!點!狂點!拉滿!

為了慶祝離別,今天的目標:含淚吃三十串!

炒花蜆、烤鱈魚、翅、豬脆骨......哇!活活死!

離別?

嗬嗬!

如果每一次離別都是羊味兒的,誰還會討厭離別呢?

也許,嗯...羊會討厭?

免費資源隨時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