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中搜索九星之主繼續閱讀

免費資源隨時看!

《九星之主》 021 資格

裝備齊全的榮陶陶,側綁著生存刀,手中拎著方天畫戟,迅速下了一樓。

剛好看到了在演武館門口,正和一名教師聊天的楊春熙。

榮陶陶快步走了過去,一手揣進兜裡,拿出了一堆巧克力,統統塞進了楊春熙的風兜裡。

楊春熙:「......」

看著楊春熙那鼓鼓囊囊的大兜,榮陶陶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楊春熙一臉嗔怪的說道:「怎麼不放在更櫃裡。」

「啊,生存嘛...不得合作共贏麼,我尋思一會兒找幾個順眼的,打打關係。」榮陶陶笑著說道。

「小心思倒是不。」楊春熙順口說了一句,問道,「我不是讓你什麼都不用帶麼?」

榮陶陶說道:「誒,你還真別說,多虧我帶了,剛才還送了李烈一塊巧克力呢。」

「嗯?」楊春熙詫異的看著榮陶陶,道,「誰?」

榮陶陶:「李烈,李老師。」

楊春熙:???

小夥子,你路子野啊?

認識的都是英?

滿打滿算,你來鬆江魂武也才兩天,煙酒糖茶已經認了一半了?

看著嫂嫂那詫異的模樣,榮陶陶一手著腦袋,再次出了憨憨的笑容:「誒呀誒呀,也不行!

昨天我查鬆江魂武大學的教師資料,那一個藏龍臥虎!

我還差著遠呢,任重道遠啊!」

鬆江魂武大學的教師團隊,單單是排的上號的,就有「歲寒三友」、「鬆魂四禮」、「雪境四季」一說。

這還僅僅是排的上號的,那些沒能「編」的,更是強者無數!

首先,這裡是華夏最高等學府之一,師資力量極為雄厚,這是必然的。

但這並不是最主要的,讓鬆江魂武大學的教師水平如此之高的本原因,是因為這裡靠著「一牆」。

近些年來,雪境大地發生的戰鬥,林林總總上百餘次!

和平,是一時的。

戰爭,纔是這裡的主旋律。

有相當一批鬆江魂武大學的教師,都是國家專門指派而來的,這就是正兒八經的政策傾斜。

那些實力極強的教師,來這裡可不僅僅是教學授課,在關鍵時刻,他們是會沖向前線的魂武戰士!

為師,傳道授業。

為武,戍邊守疆。

他們的職業不是軍人,但卻是守護華夏北方陣線的後備力量。

獨特的地理原因,造就了鬆江魂武大學強者如林。

隨便拽出來一個有頭有臉的教師,再配上仨瓜倆棗,估計就能另起爐灶,再開一所魂武大學......

榮陶陶也是在昨天順藤瓜,通過「四禮」,找到了很多強者。

而他也是昨天才知道,嫂嫂是一個天才,一個恐怖到極致的天才。

楊春熙,就是鬆魂四季裡的「春」,也是唯一一個大學剛剛畢業兩年,就被特聘回本校當教師的青年魂武者。

在鬆魂教師團隊中,是當之無愧的青年軍領頭羊。

Advertisement

難怪哥哥榮能看得上,真應了那句老話:魚找魚,蝦找蝦。

但在榮陶陶麵前,楊春熙顯然沒有表現出任何強者的氣勢,隻是麵帶嗔怪之,道:「兜裡還有巧克力麼,都拿出來。」

榮陶陶餘看到了陸芒從二樓走下來,他隨手從兜裡拿出一塊巧克力,扔了過去,道:「吃,穩賺,不虧!」

陸芒下意識的接住,雖然話不多,但行卻很乾脆,開包裝直接吃了起來。

一邊吃著,一邊還拿著半截巧克力,對榮陶陶舉手示意了一下。

榮陶陶聽著楊春熙的話語,將剩餘的巧克力都了出去,這才對一旁的陌生教師點頭笑了笑,邁步走了出去。

「榮的弟弟。」教師看著榮陶陶走出去的背影,微笑著說道。

「嗯。」楊春熙明白對方是什麼意思,對方隻是沒有明確說「徐風華的兒子」罷了,問出來的效果是一樣的。

教師輕聲道:「帶他們年班的可都是頂級教師,看得出來,學校很重視年班這個專案。」

「嗯。」楊春熙卻有些言又止,「年班的教師實力是沒的挑的,必然能保障這些孩子的生命安全,但是這些教師的格......」

教師笑著看向了楊春熙:「擔心授課效果的話,你就向學校申請,帶這孩子唄?」

楊春熙默默的點了點頭,希能通過吧。

把淘淘給了我,當然不能出半點差錯。

更何況......

楊春熙看著榮陶陶離去的背影,心中輕輕的嘆了口氣。

真的喜歡這個有點淘氣的孩子。

......

20分鐘後,百名中學生在演武場門前整齊列隊,在教師的帶領下,眾人走出了學校的北門,也看到了一匹匹高頭大馬、和那站在雪夜驚側、著白雪地迷彩的士兵們。

鬆江魂武大學能邀請來北方雪燃軍團為孩子們保駕護航,也正是因為學校與雪燃軍團聯絡的緣故。

一頭又一頭雪白澤的巨大馬匹,用那一雙雙深海藍般深邃的眼眸,默默的注視著這群懵懂的孩子們。

一陣陣的風霜自雪夜驚的上傳出,擴散開來,上百雪夜驚組的騎兵團隊,真的是氣勢如虹,得一塌糊塗......

更可怕的是,它們竟然和旁的士兵一樣,一,像極了雕塑。

由此可見,雪夜驚這種生,是真的適合為人類的本命魂

在士兵長的安排下,學生們紛紛站到了一個士兵的側。

榮陶陶跟著隊伍分配,來到了一名戰士小哥的麵前,很意外,他看起來很年輕,甚至可能不滿20歲?

年紀這麼小,就已經是一名雪燃軍團戰士了嗎?

榮陶陶仔仔細細的記下了這張臉,這可是關乎於他的生命安全,不出意外的話,未來的七天,就是這名士兵在暗中保護自己了。

Advertisement

士兵小哥有著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很有特點,很好記。

然而士兵不被允許有任何作,雖然到了榮陶陶那灼熱的目,但是他依舊目視前方,沒有半點反應。

「所有人聽令!上馬!」一聲令下,士兵們紛紛翻上馬,留下了一個個學生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馬上,年輕的戰士俯下來,對著榮陶陶出了手,開口道:「腳踩上馬鐙。」

相比於他的作來說,他那黑底白字的臂章,更加引人注目。

那是一個大大的「雪」字。

而由於那臂章的底是黑的,所以也為了雪地迷彩上唯一顯眼的

「奧。」榮陶陶拎著方天畫戟,一手拽著士兵的手掌,翻上馬。

隨著大隊開拔,榮陶陶一手握著戰戟,一手抓著前方士兵的襟,小聲道:「你當兵幾年了啊?」

士兵的雪地迷彩上隻有臂章,沒有肩章,榮陶陶不好分辨他的伍年限。

聽到這句話,士兵開口道:「放心,我會保護好你的。」

完了,小哥誤會了,以為我看人家年輕,擔心他實力不強。

碎裂的馬蹄聲「蹬蹬」作響,雪夜驚即便是進了山林,麵對著那厚厚的積雪,也像是如履平地一般,在特殊的魂技支撐之下,他們的馬蹄本不會沒雪中。

榮陶陶著腦袋,躲在士兵的背後,開口道:「不是,你誤會了,我隻是想問,加雪燃軍團有什麼條件。」

小哥回答道:「我是鬆江軍校畢業的,高中二年級的時候,鬆江軍校來我們高中招人,我就加了。畢業後,便進了雪燃軍團。」

「奧...要提前批次錄取麼?」榮陶陶小聲嘀咕著,「那雪燃軍團應該也招收鬆江魂武大學的學生吧?」

「當然,隻要各方麵條件符合。」

看得出來,士兵小哥對嚮往雪燃軍團的學生很友好,願意答疑。

事實也的確如此,鬆江魂武大學的學生,有相當一部分在畢業之後加了雪燃軍團。

甚至現在,一些尚未畢業的鬆魂學生,就已經在學校的組織下,去雪燃軍團方「實習」了。

榮陶陶抿了抿,道:「要符合什麼條件、達到什麼水平,才能去三牆立崗呀?」

聞言,士兵小哥卻沒有第一時間給出答案。

此次,學生們考覈的地點隻是一牆之北,這還需要每個人都配一名保鏢呢。

想要去最北麵那第三麵牆的話......

小哥突然開口問道:「你為什麼想去那裡?想去三牆?」

「呃。」榮陶陶磕了一下,道,「初中歷史書上學了龍河之役,我想去見識見識。」

士兵:「那裡並不對外開放,不允許參觀。」

榮陶陶:「所以我才問,伍之後,要達到什麼實力水平,纔有資格去三牆立崗呀?」

士兵沉默半晌,道:「我並不清楚,但我想...起碼,也得是魂尉,纔有資格吧。」

Advertisement

聞言,榮陶陶默默地點了點頭。

魂卒、魂士、魂尉、魂校、魂將。

魂尉,已經意味著華夏英部隊的水準了,這樣的要求不可謂不高。

舉個簡單的例子,之前榮陶陶特意上網查詢的、那個使用方天畫戟的高三學員高淩薇,剛剛率隊在全國高中生大賽上獲得了季軍。

毫無疑問,高淩薇就是整個華夏高中畢業生範圍,頂級戰力的代表

目前的段位,是魂士巔峰。

華夏每年每屆的高中學員何其多?

素質長的歲月裡,經過了足足三年的刻苦訓練,最終站在金字塔尖的那一小部分學生,所出來的答卷,僅僅也隻是第二等級·魂士巔峰。

足以想象,想要為一名魂尉,到底是有多難。

尤其是對於一個魂卒期的孩子來說,這毫無疑問是一件非常遙遠的事

有相當多一部分人,甚至一輩子都卡在魂士巔峰,窮盡一生,都無法邁魂尉的門檻,這是很現實的事

幸運的是,榮陶陶的資質很不錯,初始覺醒6魂槽,絕對是天之驕子。

更加幸運的是,榮陶陶有一張神視魂圖。雖然他還沒搞懂這東西的作方式,但是看起來,它似乎能給他的職業生涯帶來一些幫助。

榮陶陶收拾了一下心,一步一步走吧,先通過了這次考覈再說!

APP中搜索九星之主繼續閱讀

免費資源隨時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