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中搜索九星之主繼續閱讀

免費資源隨時看!

《九星之主》 022 故事

大隊人馬一路向北,冬日裡的寒冷興嶺地區,白雪皚皚,森林佈,如果沒有雪夜驚作為通工的話,恐怕還真的不好趕路。

不,不對,現在是7月份,正是夏天。

但卻很容易讓榮陶陶誤以為是冬天。

這裡的溫度,怕是有零下25、6度了,而且這還是炎炎夏日的溫度,如果是冬天的話......

榮陶陶打了個寒,他很難想象這裡的冬天會是怎樣一番景。

毫無疑問的是,越是向北、離雪境旋渦越近,溫度就會越低。

當大隊兵馬從一座深山老林中闖出來時,學生們紛紛出了驚嘆的模樣。

榮陶陶看到了一麵牆,一麵...高聳且宏偉的城牆。

這城牆的厚度暫不知曉,但是看這樣的高度,怕是得有17、8米!

榮陶陶帶著橙的護目鏡,運極目力,努力的想要看清楚這道雄關,古老的城牆呈東西走向,卻是看不到盡頭。

烏暗的濃雲籠罩在這片大地上,層層風雪,也將那蔓延不知多裡的城牆盡頭掩蓋其中。

百餘名騎兵放緩了速度,一步步向那前方的城牆走去,榮陶陶努力坐直了,從士兵小哥的背後出了腦袋,抬眼看著那巨大城門上的字跡。

三個大字龍飛舞、氣勢甚至要比這關卡更加雄渾。

「百團關」。

對於這段故事,榮陶陶並不陌生。

歷史課本上,著重描述了這場「雪夜之役」。

這場戰役的重要是毋庸置疑的,它甚至決定了華夏的國土完整,也為華夏的魂武事業、奠定了最堅實的基礎。

那一夜,北方百餘兵團同時發力,一夜之間,平北方,將這片土地上橫行肆的雪境魂,驅趕向更北的位置。

榮陶陶、包括在場的所有學生,以及後方存在的高中、大學、城鎮,甚至是關關外的國泰民安,這一切的一切之所以存在,都是先輩們在四十年前肝腦塗地、前赴後繼的果。

在這個世界上,

從來沒有什麼東西是本該屬於你的,包括自由、財產,甚至是生命。

隻有那些你極力去爭取的,和極力去守護的。

泱泱華夏數千年歷史,每個人的登場順序並不由自決定。

顯然,在40年前,在那魂大肆侵、天空旋渦大肆開放的艱難歲月裡,有些人登上了歷史舞臺、扛起了幾近不堪承的重擔。

他們用一次次衝鋒的影,和堆積如山的骸,守住了這北方大地。

一年一年又一年,日月替,歷史向前。

十五年前,榮陶陶呱呱墜地。

十五年後,他佇立在這座雄關前,仰著它的風骨,想象著當年的故事。

隻一眼,便勝過書本上的千言。

而這裡,才僅僅是第一道牆而已。

「嗬。」士兵輕夾馬腹,榮陶陶急忙一手抓住了他的襟,從他的出腦袋,也看到了那巨大的城門向兩側開啟。

終於越了這道牆,出乎榮陶陶的意料,目的,卻是一座城鎮,猶如古代城池一般。

Advertisement

但這裡是軍營,並沒有熙熙攘攘的街市景象。

孩子們顯然想參觀參觀這座城池,但大隊一路向前,從南門直接沖向了北門。

了整座城池,當他們抵達北門的時候,大門已然敞開。

榮陶陶眉頭微皺,著城門外那幾近一無際的茫茫雪原,他甚至都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落腳點......

對於關卡來說,這當然是極好的,無論有任何風吹草,那些企圖沖闖關卡的雪境魂,都會早早被發現,而對於在這裡接考覈的孩子們來說,這樣的地形不是很友好。

學校給配置的資之中,甚至隻有睡袋,並沒有帳篷。

當然,即便是有帳篷,在這種地形中估計也紮不下來,大風吹過,什麼都沒了......

「下馬。」

思索間,榮陶陶突然聽到了士兵小哥的話語。

榮陶陶並未猶豫,急忙下馬,卻是聽到了後「哢嚓哢嚓」的聲響。

學生們急忙回頭去,卻是看到那寬厚的城門緩緩關閉!

「咚!」

伴隨著一聲悶響,城門重重閉合。

一時間,高聳的城牆之下,隻剩下了百名學生和百名士兵。

唰唰唰......

士兵們下的白駿馬悄然消失,化作一魂力,融了他們的之中。

場麵安靜的可怕,士兵們無人發言,學生們有些不知所措。

終於,一個隊長模樣的士兵開口說道:「想要回到這座城池,隻有兩種方式。

第一:退出考覈,向你的看護人報告即可。

第二:7天後,這城門會敞開,歡迎你們回家。」

士兵隊長的聲音響徹在城牆腳下,伴隨著茫茫風雪聲:「考覈目標,生存7日。現在,考覈開始!」

榮陶陶向前走了數步,四打量的同時,著雪的厚度。

雪夜驚在雪原之上可以如履平地,是因為它特殊的魂技,但是榮陶陶此時沒有魂技,那積雪已經淹沒了他的腳踝,這樣的環境,必然會幹擾他的發揮。

看到了悉的人,榮陶陶高高的抬起手,對著對方勾了勾手。

榮陶陶對自的定位很清晰,作為一名連本命魂都沒有的初級·魂卒,稀的魂力幫不了他太多的忙。

榮陶陶能夠仰仗的,就隻有自的技藝。

生存都問題的榮陶陶,必須找到合作夥伴,對於現階段的他來說,並沒有獨自生存的資本,唯有合作,才能共贏。

穿著厚厚雪地迷彩的陸芒,被遮住了那一竹竿材,看到榮陶陶招手示意,他並未猶豫,便走了過來。

顯然,陸芒也不是什麼中二年,並未幻想著一人在此生存7天。

很快,城牆下的學生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

而就在此時,一個孤獨的影,邁開了腳步,一步步向風雪中走去。

他並非孤一人,在他的後遠,有一名守護他的士兵,而且還是那個剛才發號施令的士兵隊長。

一眾學生紛紛愕然,那個人是誰?

這麼有勇氣?

Advertisement

是真牛批,還是真愚蠢!?

榮陶陶看著那孤獨的背影,卻是陷了沉思。

因為那個學生,有著一頭標誌的白短髮。

榮陶陶知道他是誰!

徐太平!

純粹的魂,而且還是高智商的冰魂引一族!

對於人類來說,這裡不適宜生存,但是對於徐太平來說,起碼在一牆的範圍,這應該就是他的後花園。

榮陶陶抿了抿,轉頭看向了陸芒,道:「那小子很適應在雪原中生存,簡言之,我們可以抱大,但我和他也隻有一麵之緣,並不。你怎麼想?」

陸芒問道:「什麼很適合在雪原中生存。」

榮陶陶湊到陸芒耳邊,開口道:「他是一種極為特殊的雪境魂,呈人形,而且有不亞於人類的智慧,甚至可以修習魂法、魂技。」

陸芒明顯愣了一下,進而麵凝重,遲疑了兩三秒鐘,道:「我們是否會有危險。」

「嗯......」榮陶陶思索半晌,默默的點了點頭,的確有這個概率。

儘管周圍有士兵守護,但是徐太平如果想要進鬆江魂武大學,想要取得好名次的話,他完全可以憑藉主場優勢,對其他學生髮難,隻要不致死應該就可以。

本次考覈,鬆江魂武大學不僅沒有說考覈的標準,甚至都沒有說什麼考覈規則。

大自然的淘汰是一方麵,學員之間相互淘汰,當然也可能會發生。

這個險,還是別冒。

「淘淘。」後,傳來了一道俏的嗓音。

榮陶陶轉頭去,看到了兩一男。

孫杏雨、李子毅,以及一個不認識的孩。

孫杏雨帶著紅的棉帽、紅的手套,絢麗彩的護目鏡擋住了那一雙麗的大眼睛,但是聲音卻很有辨識度。

旁的小,大號的護目鏡同樣是彩的,暫時看不清麵容。

「這個是我的室友,周婷。」孫杏雨開口介紹著,「我們一起呀?」

,是相對的。

眼睜睜看了自家男友與榮陶陶打了三年,孫杏雨當然知道榮陶陶的戰鬥水平如何。

在這冰天雪地裡,陌生的環境中,孫杏雨、李子毅、榮陶陶三人的三年同窗生涯,讓他們的關係在突然之間就變得牢不可破了。

陸芒:「認識?」

榮陶陶:「同班同學。」

「嗯。」陸芒輕輕的嗯了一聲,不知道想些什麼,沒再開口。

榮陶陶示意了一下陸芒,道:「我室友,陸芒,走,我們先走。」

5人小隊,應該差不多了。

看著五人組離了城牆大部隊,有五名士兵也集合在了一起,遠遠的吊在了幾人的後。

榮陶陶歪頭看向了李子毅,道:「你室友呢?」

話音剛落,榮陶陶便恍然大悟:「啊...也對,你這格也不下來什麼室友。」

李子毅的聲音和這風雪一樣冰寒:「你的話太多了。」

孫杏雨:「誒呀,都什麼時候了,你倆就別互相懟了呀,快說說我們的生存思路吧。」

Advertisement

榮陶陶:「雪林能遮擋風雪,可能也會有些天然。」

孫杏雨急忙道:「但很可能林中會有棲息的魂。」

榮陶陶解釋道:「我們必須找一個遮擋風雪的地點落腳,進雪林也是必須的,甚至我們總要去麵對雪境魂的。」

榮陶陶抿了抿,繼續道:「否則的話,我們直接在城牆下麵,挖個地,靠著學校給的補給生存就可以了,那裡是最安全的地方。

但是那樣的表現,很難讓我們通過考覈,更別提進鬆江魂武大學年班了。」

榮陶陶的思路非常清晰,目標很是明確。

一席話語落下,小隊眾人沒人開口,似乎認可了榮陶陶的判斷。

不知不覺間,榮陶陶似乎為了「小隊長」。

5人小隊在雪原中緩慢前行,榮陶陶從揹包中拿出了指南針,腳下也加快了速度,道:「我們加快點速度吧,天亮之前,必須找到雪林、或者是其他合適的落腳點,否則的話,今夜我們就可能代在這裡。」

陸芒淡淡的開口道:「你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

榮陶陶咧笑了笑,道:「你們都是在輝城落腳,然後騎上雪夜驚,趕來鬆江魂武大學的吧?」

陸芒沒有回應,一旁的周婷卻是點了點頭:「是。」

榮陶陶開口道:「我們都一樣,頂著刺骨的寒風,在雪夜驚的背脊上顛簸了八個小時......」

說著,榮陶陶轉頭看向了陸芒,道:「我們千辛萬苦、幾經輾轉,可不是為了來這裡被淘汰的。」

聞言,陸芒的角微微揚起。

藏在護目鏡後的一雙眼睛,靜靜的看著榮陶陶。

這一刻,陸芒似乎明白,榮陶陶能有幸接斯華年提點的原因了。

這個世界很大,大到足以裝得下各式各樣的人。

陸芒相信,當一個人問另一個人,為什麼從繁華的上滬城來雪境、並且旁敲側擊對方的信仰之時......

提問者本,就一定備其所詢問的某項特質。

隻是兩人初見,淺言淺,並未就此話題展開。

小隊眾人加快速度,跟上了榮陶陶的腳步,陸芒默默的看著榮陶陶的背影,握了手中的長劍。

所以...你的故事,又是什麼呢?

...

謝各位書友的支援,績不錯,明日加更~

APP中搜索九星之主繼續閱讀

免費資源隨時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