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之主》023 試試?

眾人一路向東北方行走著,經過了足足兩個小時的艱難前行,終於看到了雪林邊緣。

「哎,可算是看到樹林了。」孫杏雨癟著小,不滿的嘟嘟囔囔著。

雖然話這樣說,但是孫杏雨明顯有了力,小隊眾人的速度又加快了一些。

榮陶陶腳踩著厚厚的積雪,發出了「吱嘎吱嘎」的聲響,警惕的打量著四周。

之前的兩個小時,在茫茫雪原之上,沒有發現任何魂

但是這裡作為社會歷練者、學員訓練的場所,必然是有魂的,隻不過那些魂不會靠近城牆的位置,也不會將影暴在茫茫雪原之中。

那些駐守二牆的士兵們,會挑細選一些低等級的魂,放二牆之南~一牆之北的區域,這也是國家為雪境魂武者所提供的有限的幫助之一。

榮陶陶等人此時距離一牆足夠遠,又有一片雪林在此,其中很可能會出現一些低等級的雪境魂

隻要配合得好,榮陶陶等人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

士兵們故意放進來的生,大都在普通級~優良級。

與其說社會歷練者是來這裡殺魂、訓練技藝的,倒不如說他們是來這裡修鍊魂法·雪境之心的。

你想要與更高等級的魂比試?想要訓練技藝、想要殺魂珠,養家餬口?

統統給我滾去星野旋渦,華夏大地上到都有,那裡的設施更完善,保護措施更齊全!

和平年代中,雪境是距離戰場最近的地方!

一牆之外,還算是魂武者的修行之地。但是二牆之外,那可就是雪海山,並不是你玩鬧的地方。

「誒,你們看呀,那邊是不是有一個小山?」眾人在雪林中小心翼翼的尋找了好久,孫杏雨的聲音突然傳來,一手指著一小小的山包,那裡明顯有個

榮陶陶看了一眼孫杏雨示意的方向,開口道:「這種天然的棲息之所,理應有魂在此落腳,準備戰鬥吧。」

後方的孫杏雨當即走了出來,要說組隊戰鬥,和李子毅纔是真的默契。

榮陶陶看了孫杏雨一眼,倒也沒說什麼,兩人修習的都是家傳槍法·孫家槍,配合起來當然更好。

小隊眾人二三分組,並未選擇直接進那小小的天然,而是悄悄的了上去,率先觀察著四周。

但是除了持續不斷的寒風,與那簌簌墜落的鬆上積雪之外,周圍的環境似乎沒有什麼異常的。

圍著小山包打量了一大圈的幾人,迅速在窟前匯合,準備進去一探究竟。

就在孫杏雨和李子毅準備率先進去的時候,在那漆黑的之中,突然亮起了兩道猩紅芒。

Advertisement

孫杏雨下意識的一手擋在李子毅前,帶著他迅速向後退去,與此同時,另一隻手握長槍,指向了窟中那兩道猩紅芒,做出了戰鬥的姿勢。

李子毅:「......」

尬住!

到底是誰更誰,似乎在此刻已經有了分曉?

「滾。」

眾人繃,已經準備好戰鬥了,但是...但是其中突然冒出來了一句中文,卻是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什...什麼人?」孫杏雨明顯有些卡殼,這樣的一幕,顯然大大出乎了的意料。

「滾!」

那道冰冷的聲音再次傳來,李子毅當時就怒了。

「你再說一遍!?」李子毅止住了後退的步伐,麵慍怒,對著黑暗中的紅芒說道。

緩緩地,那兩道猩紅芒愈發的接近,直到...直到那人影走到口,眾人纔看清楚了對方的模樣。

沒有帽子,沒有手套,沒有護目鏡。

他隻是穿著不得不穿的雪地迷彩,著一張慘白的臉,原本在黑暗中那猩紅眼眸,在明亮的環境下,也徹底暗淡了下來。

竟然是徐太平!?

他早於所有人,率先離開了城牆的位置,沒想到,他竟然也進了這座山林,選擇在此落腳。

「我說......」徐太平目直視著最前方的孫杏雨,開口道,「滾。」

「你!」李子毅作勢上前,卻被前方的孫杏雨手肘撐住,極力的向後推搡著。

看著麵沉的李子毅,徐太平那一張慘白的臉上,同樣沉的可怕,握著手中那還在滴的長劍,一字一句:「滾遠點。」

果然,

曾經陸芒擔心的一幕發生了。

徐太平作為雪境大地的主人之一,並沒有合作的想法,不僅如此,他甚至可能會選擇淘汰其他學員。

榮陶陶三人組與徐太平起碼有一麵之緣,而且當時的帶隊教師楊春熙,似乎與徐太平也有些集,卻是沒想到,徐太平的態度竟然如此惡劣。

作為這支小隊的領頭羊,且孫杏雨又是他的隊友兼同學......

對於這支剛剛組建而的小隊,榮陶陶的每一個舉,都很可能在同伴的心中留下芥,隊伍的心如果散了,那就真的不好帶了。

榮陶陶還想與這支團隊共度未來7天的時,隻有合作才能共贏。

所以在這一刻,他的態度就很關鍵了。

榮陶陶開口道:「會說話嗎?九年的義務教育都讓你摻著大米粥喝了?」

徐太平猛地轉頭看向了榮陶陶,奇異的是,即便是在明亮的環境之下,他那本已經黯淡下去的眼眸,竟然再次泛起了微微紅

「淘淘!」孫杏雨是真的苦惱,按下葫蘆起了瓢,對於來說,被罵兩句就罵兩句唄,不在乎,隻想大家一起晉級,別出意外。

Advertisement

而對於榮陶陶和李子毅來說,可不是這樣的,自己人可不能被這樣欺負!

員陸芒、周婷也都默不作聲,觀著事態的發展。

榮陶陶卻是一把扔下了背上的書包,握了手中的方天畫戟,目灼灼的看向了徐太平:「試試?」

的半明護目鏡下,是那一雙躍躍試的雙眼。

如果說之前榮陶陶隻是用話語懟過去的話,那麼現在,榮陶陶就是在邀戰了!

正麵剛徐太平!?

後方,周婷看著長劍滴的徐太平,的心臟劇烈的跳了起來,這麼刺激的嗎?

徐太平可是魂,而且是擁有魂技的!

但問題是...徐太平的專屬魂技是「雪」,也就是與其他人心靈流的魂技,並不是輸出型別的魂技。

他倒是能像人類一樣,修習其他雪境魂技,但造主給了冰魂引一族超高的智慧和學習能力,卻也同時給他們關閉了一扇窗。

在青年時期,冰魂引一族與人類沒有什麼區別,都有著極其漫長的長階段,在雪境旋渦之中,尚未的冰魂引一族就是其他雪境魂味餐餚。

徐太平顯然還年期,所學的魂技,最多也就是低等級的輔助型別魂技。僅從武藝上來講,榮陶陶自認不弱於同年齡段的任何人。

斯華年我都敢懟,差你一個徐太平了?

榮陶陶與徐太平就這樣灼灼對視,場麵徹底安靜了下來,後方的周婷,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每一秒鐘的寂靜,都顯得極為漫長。

直到...直到陸芒握了手中的長劍,邁步上前。

榮陶陶已經表現了自己的態度,也許陸芒很滿意、又或者他有其他考慮,本該觀的他,話語不多,行卻是乾淨利落!

臥槽!

周婷都懵了,原來不說話的那個,纔是最狠的!

陸芒的舉,同樣出乎了榮陶陶的意料。

畢竟在最開始的時候,陸芒是第一個擔心徐太平會對同期學員手的人。

而此時,陸芒纔是先手的那一個!

果然,當一個人能想到某一方麵的問題,甚至是認真提出來的時候,這個人的心中,可能也存有這樣的特質。

「10秒。」徐太平突然開口,對著榮陶陶一字一句的說道。

陸芒腳下一停,藏在護目鏡後的雙眼不知道在思索什麼,但卻沒有再次向前。

徐太平轉走進了窟,幾秒鐘之後,他拎著一隻不大不小的雪兔走了出來。

隻是出來之後,他沒再理會眾人,隻是自顧自的向深林中走去。

榮陶陶突然開口:「徐太平。」

徐太平腳步一停,,腦袋卻是轉過來了大半,頗有一種「鷹顧狼視」的覺。

Advertisement

這種作出現在類人型生上,真的有些驚悚!

徐太平聲道:「怎麼?真想試試?」

榮陶陶:「我從未想過要把你趕出落腳點,我們要的是道歉。」

但凡對方把「滾」換「離開」,哪怕是以正常的態度與人涉,事也不會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

「嗬嗬。」徐太平一聲冷笑,「夜裡注意安全。」

話音剛落,徐太平轉頭既走,速度奇快,衝進了雪林深

榮陶陶從來都是吃不吃的人,他手中方天畫戟一轉,直接在了門口。

他對著那迅速遠走的影說道:「恭候!奉陪!」

在榮陶陶說話的時候,沉默的陸芒已經與他而過,不聲不響,率先走進了

後方的周婷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這尼瑪...我混進來的到底是個什麼隊伍?

一個比一個剛!?

和這些人在一起,早晚得出事吧?

...

20點兩聯更。

    人正在閲讀<九星之主>
      關閉消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