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中搜索九星之主繼續閱讀

免費資源隨時看!

《九星之主》 024 桃養人

夜幕降臨,茫茫雪林之中,一陣陣的寒風呼嘯,捲起層層風雪,頗有一種鬼哭狼嚎的覺。

窟之外,漆黑且寒冷。

窟之,卻是另一番景象。

若大的窟之,五人小組早已經點燃了篝火,跳的火不僅給這裡帶來了亮,也帶來了溫暖。

而在那篝火之上,還架著一個小鍋,裡麵煮著蘑菇湯。

無論是小鍋還是湯,都是學校給配置的資,尤其是那軍糧湯,飄香四溢,讓人聞著直流口水。

一整天,徐太平都沒有來,現在夜了,榮陶陶當然是更加警惕。

他懷中抱著方天畫戟,斜斜的依靠在窟門口,一邊吸收著冰雪屬的魂力,嘗試著提高自己的魂法境界,一方麵也在暗暗地警惕外麵的環境。

篝火旁,孫杏雨依偎在李子毅的懷中,正在說著什麼悄悄話。

而孫杏雨的室友周婷,總是時不時的瞄著兩人,眼中充滿了羨慕。

「榮陶陶。」

「嗯?」榮陶陶轉過頭來,也看到了手執長劍的陸芒。

陸芒:「分配守夜時間吧,我們還要在這裡生存7天,必須要崗值守,保證隊所有人員的力和力。」

「嗯......」榮陶陶點了點頭,這也是他必須組建團隊、尋求合作共贏的原因。

夜裡的林海雪原,遠比白日裡的林海雪原更加可怕。

「我倆守第一崗。」窟深,傳來了李子毅那特有的公鴨嗓。

榮陶陶聽著難的要命,道:「我說,你能不能快點發育,實在不行就先把嗓子發育好,真是白瞎你這張臉了。」

「皇帝不急太監急。」李子毅一聲冷哼,順手懷中的「妃」......

臥槽?

這小子炮功夫見長啊?

榮陶陶剛要說什麼,卻是聽到遠的林中傳來一道呼喊聲:「前麵有人嗎?」

榮陶陶和側的陸芒對視了一眼,紛紛握了手中的武

與此同時,的三人也紛紛站了起來。

「太好了!太棒了!」伴隨著一陣欣喜的聲音傳來,幾道人影拿著手電筒,快步走向了這閃爍著火窟。

「你們好,你們好!見到同類的覺實在是太開心了!」一個學生大步上前,即便是他臉上帶著大大的護目鏡,都能看出來他那無比激的神

他的臉並沒有因為激而泛紅,反而是臉蛋煞白,哆哆嗦嗦的,看起來被凍得不輕。

榮陶陶默不作聲,打量著幾個從風雪中走來的學員,心中念頭急轉......

「我們可以在這裡落腳嗎?外麵的風太大、太冷了,天又這麼黑,這樣下去,我們很容易遭的襲擊。」學員拉下了護目鏡,一臉懇求的看著陸芒。

榮陶陶是斜靠在窟門口的,此時的陸芒,站的是「c」位。

對方團隊共有6人,顯然是和榮陶陶的團隊一樣,是合作求生的。

「同學,讓我們在這裡落腳吧,幫幫忙。」後方幾人中,也傳來了一道懇求的話語。

Advertisement

陸芒轉頭看向了榮陶陶,榮陶陶卻是聳了聳肩膀,轉頭看向了

這一刻,站在篝火旁暗暗觀察事態的周婷,卻是當起了鴕鳥,錯開了榮陶陶的目,沒有說話。

在這種極其特殊的環境之下,沒有什麼「不置可否」這一說,周婷沒有點頭,沒有任何錶示,就已經代表了心裡的抗拒。

對於這群中學生來說,這樣的考覈方式,也的確令人到為難。

一方麵,他們不得不合作求生,而另一方麵,參加考覈的所有學員,全都是競爭對手。

孫杏雨和李子毅對視了一眼,這才轉頭對著榮陶陶道:「窟空間很大,嗯...你決定吧。」

「行不行你倒是給句話啊!?凍死了都要!」一道聲傳了出來,很是不耐煩,卻是被旁的人拽了一下,當即閉上了

形式比人強,此時,新來的團隊路途勞頓,站都快站不住了,更別提什麼戰鬥、搶奪窟了。

他們也是實在沒辦法,看到火,就相當於看到了希,沒有猶豫的尋上前來。

已經沒有退路的他們,本就沒有心思考慮榮陶陶團隊是否會對他們不利。

榮陶陶向歪了歪頭,道:「歇歇吧,但是有些話要說在前麵,我們隻收留你們一夜,我們的團隊人數足夠了,明天早上,你們得啟程另尋落腳點。」

「哼,還真把這當你家了......」孩撇了撇,聲音不小,邁步就往前走。

天之驕子們,顯然都是有格的。

更何況,這是一群尚未踏社會的孩子們,如果再加上是被家裡寵壞的話,那麼他們裡說出來什麼話都不稀奇。

當然,別說是不懂事的孩子了,這個奇葩的世界裡,年巨嬰也不,總有一些爛人,把別人的幫助和施捨當是應該的。

榮陶陶從來都是一個吃不吃的人,他一手拿著方天畫戟,遙遙指向了那聲音傳來的方向,「不住,你可以走。」

前方的男學員快步上前,哆哆嗦嗦的手掌,搭在了方天畫戟的戟桿上,輕輕向下:「誒,哥們,誤會誤會,我們這是被凍傻了,都快被凍了。

走了一天的路,各個急頭白臉的,抱歉抱歉,明早就走,我們明早就走......」

聽著特有的辭彙和歉意的話語,榮陶陶咧了咧,放下了方天畫戟。

的魚貫而,向著那火閃爍的窟中快步走去。

「杏兒。」榮陶陶突然開口道。

「啊?」孫杏雨正看著幾人圍在火堆旁取暖,聽到榮陶陶的話語,轉頭去。

榮陶陶:「和他們談談崗守夜的事兒,既然在這裡住了,今夜的安危,大家得共同承擔。」

「奧。」孫杏雨接下了這個任務。

顯然,在榮陶陶的五人團隊中,孫杏雨應該屬於最會「說話」的了,最適合充當外人員。

李子毅開口道:「全名,起外號。」

榮陶陶這個難呦,他是發現了,李子毅不怎麼說話,但凡說話,要麼是保護孫杏雨,要麼就是懟榮陶陶。

Advertisement

李子毅的,好像就為了這兩件事才長的?

榮陶陶:「李子閉!」

李子毅:???

得,不僅孫杏雨有外號了,李子毅也未能倖免。

「那你是什麼呀?嗬嗬。」孫杏雨掩竊笑,那青春甜的模樣讓的氣氛回暖了不

可餐,賞心悅目。

那紅的棉帽之下,孫杏雨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道:「你是桃兒?」

榮陶陶:「......」

孫杏雨突然眼前一亮,指著陸芒道:「你是芒果!」

陸芒的麵微微一僵。

他是鋒芒的芒,不是芒果的...呃,好吧,的確是。

「那你是啥?」孫杏雨看向了周婷,小腦瓜裡努力的想著辭彙。

周婷尷尬的角。

榮陶陶適時的解了圍,道:「周婷是萬萬沒想到,大老遠跑到這冰天雪地來,跟果盤組了一隊。」

周婷默默的低下了頭,肩膀忍不住有些抖,似乎憋笑憋得很辛苦。

「哇,好暖和。」另外一個團隊中,那個生終於出了真容,摘下了護目鏡的,目卻是盯著架在火上煮沸的湯,自顧自的拿起了一旁的杯子,給自己舀了一杯湯。

這樣的一幕,當然被所有人都看在了眼裡。

,陸芒麵無表,榮陶陶卻是微微瞇了迷眼睛。

「都喝點吧,暖暖子。」孫杏雨回過神來,沒有什麼過多的表示,便開口招呼道。

對方團隊其他幾人,這才紛紛放下書包,從包裡找杯子。

,陸芒轉過來,向了外麵那一片漆黑的風雪樹林,突然開口道:「自古都是桃養人,杏傷人,李子樹下埋死人。」

榮陶陶明顯愣住了。

啥玩意?

這小子話雖然不多,但卻一套一套的,還有文學素養?

榮陶陶一臉怪異的看向陸芒,道:「我養人?誰說的?」

陸芒:「自古常言。」

榮陶陶:「自古常言指引我去養人?

嘖嘖,我還以為我這輩子找不到朋友呢,要是這麼說的話......

我將來起碼得有倆朋友,家裡一個,外麵再養一個。

謹遵老祖宗訓,奉旨找小三~簡直完!」

陸芒輕麵無表的瞥了榮陶陶一眼,確實發現了雙方的思維不在一個層麵上,他沒有反駁,隻是淡淡的開口道:「祝你功。」

榮陶陶笑著出了一口白牙,對陸芒比劃了一個大拇指!

「哥們,你好,我鄭天鵬。」後,傳來了一道男嗓音,正是之前走在隊伍前方,和榮陶陶涉的那個學員。

榮陶陶轉過,看著對方遞來的手掌,也手握了上去。

即便是兩人都帶著手套,但榮陶陶明顯覺到了對方手掌的冰冷。

「謝謝你讓我們借宿這裡。」鄭天鵬態度很好,笑著說道。

「啊,沒事。」榮陶陶隨意的點了點頭。

鄭天鵬:「孫杏雨同學已經分配好了,我們兩邊一邊出一個人,從晚9點鐘開始,兩小時一換崗。」

榮陶陶微微歪頭,視線掠過鄭天鵬的肩膀,看到了孫杏雨,便對豎起了大拇指。

Advertisement

孫杏雨這個安排非常合理,雙方各出一個,相互照應,也相互監督。

「剛才我們隊員文瑩態度不好,今天過得實在是太艱苦了,哥們多理解、多包涵。」鄭天鵬笑著說道。

榮陶陶隨意的點了點頭,沒說什麼。

約中,榮陶陶覺到有目注視,他轉頭去,卻是剛好看到那個做文瑩的孩,手裡拿著杯子,轉頭移開視線的模樣。

鄭天鵬走後,陸芒橫一步,湊到榮陶陶側,輕聲道:「為什麼平添煩惱,答應收留他們?心善?」

榮陶陶:「學校並未給出任何考覈標準,你覺得,在這種特殊時刻,收留這幾個學員、給他們提供庇護,學校會不會給咱們團隊的人加分?」

陸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此時此刻,守護在暗的士兵們,最也有11個,他們當然都會見識到這一幕。

榮陶陶小隊收留、庇護人類同胞的舉,有相當大概率會是加分選項。

當然,如果這是加分項的話,那麼在白天的時候,隊員無心柳,徐太平在誤會中離去,就不知道是加分還是減分了。

隻是希士兵們心中有所判斷吧。

畢竟,榮陶陶說的很明確:他們從未想把徐太平趕出落腳點,隻是需要一個道歉。

陸芒默默的看著榮陶陶,道:「我以為你是一個真誠友好、心地善良的人。」

榮陶陶:「你要是這麼說,那我也不跟你犟。」

陸芒:「......」

...

後麵還有一更。

APP中搜索九星之主繼續閱讀

免費資源隨時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