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之主》025 果農與蛇

徐太平可能是被什麼事耽擱了腳步,亦或者是他走的時候,隻是象徵的找回麵子、放放狠話而已。

總而言之,這一夜,眾人睡得香甜,直至天大亮,都沒有任何人來打擾。

早上7時,大家差不多也都起來了,榮陶陶昨夜值班是在1~3點檔,覺睡的稀碎,整個人昏昏沉沉的,腦袋有點懵。

在這種環境下,即便是有人守夜,榮陶陶也時刻警惕,本睡不安穩。

「哎......」此時的榮陶陶正站在口,忍不住嘆了口氣,還是家裡的大床好,不用提心弔膽的。

「快來,淘淘,吃飯啦!」後,傳來了孫杏雨的聲音。

榮陶陶彎下腰,一手抓起了兩口白白的積雪,順手吃了兩口,當即神了不,他一邊「呸呸呸」著,一邊走向

軍糧可真是個好東西,尤其是在這冰天雪地裡,自熱的羊抓飯,再配上一盒豬罐頭,呀~活活死!

但氣氛詭異的是,窟中,除了眾人吃飯的聲音,沒有人說話。

誰都不傻,尤其是榮陶陶團隊眾人,也都知道,吃了這頓飯之後,鄭天鵬的團隊也是時候該離去了。

昨夜,兩支團隊已經約定好了,鄭天鵬團隊隻能在這裡借宿一夜。

榮陶陶看著專心吃飯、且異常沉默的鄭天鵬團隊眾人,他還在想著一會兒該怎麼開口送客,此時,自家團隊的周婷卻是突然開口了:「杏雨。」

「誒?」孫杏雨手裡拿著保溫杯,正在小口抿著熱水,看著旁狼吞虎嚥的李子毅。

聽到室友的召喚,轉過頭,一臉探尋的看向了周婷。

周婷的麵有些尷尬,開口道:「我看咱們兩支團隊配合的好的,昨夜他們就幫我們分擔了值夜任務。」

聽到這句話,狼吞虎嚥的李子毅停下了飯的作,手裡握著軍糧飯袋,轉眼看向了周婷。

周婷笑了笑,似乎是越說越有底氣:「人多力量大嘛,我想著,要不要讓他們留下來,我們共同渡過難關。」

一時間,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榮陶陶眉頭微皺,心中念頭急轉。

不對勁兒!

要知道,在昨天收留鄭天鵬團隊的時候,榮陶陶還特意回頭詢問隊員們的意思。

孫杏雨說了一句「窟地方大」,意思很明顯,願意收留對方。

但是這個周婷可是當了鴕鳥,那拒絕的意味非常明確!

是什麼讓在一夜之間改變了心思?

突然就想要這支新來的隊伍留下來了?

Advertisement

周婷是和誰一組值崗的?

我想想,淩晨5~7點檔,周婷是和對方團隊的......文瑩一組!

榮陶陶忍不住轉過頭,看向了篝火對麵的文瑩,此時孩手裡拿著餅乾,正一臉滿意的模樣,看著周婷微微點頭。

臥槽......

周婷這是被收買了?文瑩許諾給周婷什麼了?

看文瑩昨天那被慣壞的表現,估計也是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吧,應該是不缺資源。

陸芒突然開口道:「我們的人數夠了,另外,約定就是約定。」

在榮陶陶的團隊中,陸芒顯然和周婷是同一「檔次」的。

榮陶陶、孫杏雨、李子毅這三人有著三年的同窗誼,但是陸芒和周婷,都是這兩天才認識的室友。

他們倆能和這支團隊組在一起,運氣的因素佔據了大部分。

一向沉默的陸芒,在這種時候說出這樣的話,態度表達的非常明確,而且也將自己和周婷完全區分了開來。

「兄弟,別這麼說,況有變嘛。」對方團隊的領頭羊鄭天鵬突然開口說話了,臉上帶著笑容,態度依舊像昨天那樣友好,但似乎並不打算完約定了。

鄭天鵬繼續道:「這個窟這麼大,完全能容得下我們所有人,再讓我們出去尋找其他的落腳點,我們又得在外麵尋上好久。」

「對唄!」

「是啊!人吶,最好還是善良點比較好,不能眼睜睜看別人罪啊......」

鄭天鵬團隊中,傳來了幾道聲音。

而鄭天鵬,也是轉頭看向了榮陶陶,道:「昨夜,我們的配合真的很好,今天我們再進一步細化一下各個隊員該承擔的責任。

我想,我們一定能舒舒服服的活過未來幾天的。」

文瑩也說話了,在一旁幫腔道:「窟這麼大,完全能容得下我們兩支團隊,誰也沒必要再出去頂風冒雪。

你不要那麼小氣,就像昨夜一樣,都是一句話的事兒。」

「哈哈。」鄭天鵬笑了笑,看著榮陶陶,道,「的確是一句話的事兒,這裡這麼大,多一支團隊也足夠容下,沒必要總想著昨夜的約定,畢竟我們找到了更好的合作方式。」

「是啊是啊,舉手之勞。」

「這窟從來都不是誰的家。」

「兄弟,我們隊長姿態放的這麼低,你也沒必要一直端著,容易出事!」

呦嗬?

這話倒是有點意思哈?

榮陶陶不由得加快了飯速度......

「呼嚕呼嚕......」在眾目睽睽之下,榮陶陶完了軍糧袋裡的飯,抹了抹,道,「舉手之勞這樣的辭彙,隻有我們團隊能說,隻有施捨一方能說,乞求一方是不配說的。」

Advertisement

鄭天鵬臉上的笑容迅速收斂,文瑩的麵也僵了下來。

鄭天鵬開口道:「哥們,你沒必要這麼說話。」

「必須得這麼說呀。」榮陶陶隨手扔掉了手中的軍糧袋,道,「你這麼慷他人之慨,得讓你的賤和犬子們都知道啊?」

說著,榮陶陶微微歪頭,示意了一下對麵的文瑩...以及鄭天鵬團隊的一眾人。

鄭天鵬那迅速收斂的笑容,漸漸沉了下來。

榮陶陶笑著說道:「生氣啦?這就對嘍!說話得找準自的定位。」

鄭天鵬猛地站起,沉聲道:「你在教我做事?」

呼啦啦......

窟中的人都站了起來。

榮陶陶同樣站起,撇了撇:「確切的說,是你教我做了事。今天你能不守約定,要跟我合作共贏,明天你就能守約定了?」

榮陶陶很確定自己的判斷,他更知道,如果就這樣灰溜溜的帶著眾人離開,他的團隊,也就該散了。

更重要的是,榮陶陶練的是方天畫戟,突出了一個霸道強勢,他練得可不是匕首。

人練

,同樣練人。

一個人的武藝走的是什麼路子,在客觀層麵上,或多或也會影響到一個人的世態度。

說著,榮陶陶轉頭看向了周婷,道:「愣著幹啥呀,快過去吧。」

周婷麵有些難堪,張了張,卻是沒能說出來什麼。

「婷婷,過來!」文瑩是真的剛,沖著榮陶陶的臉說了一句。

在孫杏雨驚愕眼神的注視下,周婷低著頭,走向了鄭天鵬的團隊。

三天的室友,畢竟不是三年的室友。

「誒,說真的。」榮陶陶對著文瑩說道,「我不知道在2個小時,你是怎麼策反周婷的。

尤其是在昨夜,可是我們團隊中唯一一個明確表示,不收留你們團隊的人。

總之,我有句話得送給你,今天能搖擺到你的隊伍,明天,也能搖擺到別人的隊伍。」

周婷本就蒼白的臉,更加慘白了......

「事已至此,多說無益。」鄭天鵬突然開口,打斷了榮陶陶的話語,繼續道,「我想合作互惠,但看來你鐵了心、一條路走到黑。」

榮陶陶接過了陸芒遞來的方天畫戟,道:「嗯,我這個人,隻認武裝火併,不認和平演變。

你要是個散客,我還真就能接納你,問題是...你可是帶著旅遊團來的。

你今天能說出這話來,明天那些不聽話的、你看不順眼的,一個個都得被你踹出窟。」

Advertisement

聞言,麵沉的鄭天鵬突然就笑了:「倒也是個明白人,我們有7個,你們隻有4個,你們現在離開窟,我保證沒人會你們,也許你們在外麵還能找到生存的機會。」

文瑩厲聲道:「對,趕滾,最好在外麵找上三天三夜的落腳點,凍死在外麵,嘗嘗那是什麼滋味!」

舒服了,文瑩徹底舒服了。

既然話已經說開了,文瑩也就不藏了。

終於說出了心的真實想法,心可謂是無比的通暢......

榮陶陶方天畫戟的戟桿,轉頭看向了李子毅,道:「走麼?」

「嗬。」李子毅一聲冷笑,顛了顛手中的長槍,意味很明顯。

一旁,孫杏雨同樣握了長槍,腳下是那被打翻的保溫杯。

榮陶陶轉眼看向了沉默的陸芒,微微挑眉。

陸芒的反手向背後探去,握了肩膀的劍柄。

榮陶陶默默的點了點頭,看向了鄭天鵬:「你以為我們是四個人?」

鄭天鵬微微瞇起了眼睛,順手接過後同伴遞來的大刀:「嗯?」

榮陶陶左腳一崩,右腳猛地一蹬後的牆壁,整個人猶如炸彈一般轟向對方團隊:「我?今天就告訴告訴你,什麼果盤!」

    人正在閲讀<九星之主>
      關閉消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