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鋼鐵大亨》第20章 給人蛇盯上

(求紅票啊!謝新晉進士趙狐師的捧場;另外,捧場榜的稱謂是不是應該與時俱進的變一變?)

周裕好釦子,便拿著沈淮的外套到樓廳來,只看叔叔吳海峰站在樓廳的角落裡,著外面的夜出神。

“叔叔,”沒有外人時,周裕還是拿家裡的稱呼喚吳海峰,走過去問道,“譚部長那裡有沒有說上話?”

“還是說上話的,”吳海峰說道,“不過譚啓平也不想擔什麼干係,整樁事從表面上來看,就會到此爲止,不會再深下去,但省裡會有什麼反應,不好說。也怪我這次太馬虎大意,輕視了高天河,也小看了這個沈淮。”

“叔,我……”周裕有些難過,但想不明白叔叔說“小看沈淮”時,爲什麼語氣又額外的重,難道沈淮提出過分的要求?

“不關你什麼事,有些坑邁不過去,就是邁不過去。”吳海峰軍人出,也有願賭服輸的乾脆勁。

吳海峰平時不會怎麼關注到沈淮,之前對沈淮惡劣的印象,大多是周裕灌輸的。對一個明裡暗裡敢自家侄心思的臭小子,吳海峰怎麼會有好印象?

這也恰恰是他今夜兩個最大的敗招。

“……”周裕也默然無語,這時候能說什麼。

“哦,對了,”吳海峰問道,“陳市長前有沒有提過要讓沈淮去梅溪鎮掛職的事?”

“沒有啊,誰沒事去鄉鎮掛職啊,”周裕奇怪的問道,“怎麼突然問這個?”

東華三區六縣兩百多個鄉鎮,梅溪鎮屬於霞浦縣,但挨著東華市東南郊,市裡一直想將梅溪鎮劃併到市區來,故而吳海峰與周裕對梅溪鎮的況都較爲清楚。

沈淮都已經是正科,背後又有陳銘德的背景,再熬過三四年間,直接去縣裡掛副縣長的職或直接擔任副縣長才是正理,陳銘德前怎麼會安排沈淮下鄉鎮?

“哦,那就應該是沈淮自己想去梅溪鎮。”吳海峰若有所思的說道。

“就算離開市政府,那也沒有必要去鄉鎮啊。”周裕還是不解。

鄉鎮要直接面對農村,工作繁瑣、複雜,困難重重。如今,對農民的不行,來的常遇到不講理的,而市區縣的力又都堆到鄉鎮,鄉鎮幹部實在是一點都不風

像周裕這種有背景的,又有志仕途的,一般都在市直機關熬資歷,熬級別,有機會直接到區縣或市局,沒有誰會輕易下鄉鎮。

再一個,鄉鎮的起點太低了。陳銘德因病猝逝,沈淮在東華就失去靠山,就算早早提了正科,一旦下了鄉鎮,很可能就一輩子在各個鄉鎮之間著調。

要是這個要求是沈淮自己離出來,只是爲了離開市政府的話,周裕只能認爲他在政治上不

“那可能是沈淮在我面前說了一些實話。”吳海峰說道,他吃過這次大虧,其中最大的一個釘子就是沈淮紮下來,雖然說不上對沈淮有多憎恨,但也絕不可能去信任他。

“……”周裕不解。

“他家與陳市長以及譚部長,算是舊識。”吳海峰說道。

“……”周裕還是不解。

譚啓平雖說是省組織部副部長,但在省委委員排名裡,還要排在吳海峰的前面,既然跟譚啓平有過的關係,沈淮應該跟著去省組織部,而不是孤零零的留在東華。

“你知道不知道,沈淮上午在市鋼廠毆打葛永秋舅子的事?”吳海峰問道。

周裕搖了搖頭,問道:“怎麼回事?”

“……我也是剛剛纔知道這件事。”吳海峰將剛剛聽人彙報的市鋼廠毆人事件說給周裕聽。

周裕下意識的想將手裡的外套丟掉,彷彿拿著一張毒蛇剛褪下來的殼。

就在剛纔,沈淮當著衆人的面,直截了當的就說陳銘德猝逝的實事是葛永秋相告。那一刻,誰都沒懷疑他。葛永秋當時相爭辯,卻給當時憤怒的吳海峰發火喝止,哪裡想到整個背後都是沈淮胡說八道?

“他搞這樣的手腳,還敢留在東華?”周裕忍不住要嚷起來。

“……”吳海峰示意按住緒,了一下,說道,“整個套子是高天河下的不假,我也是中計想在陳銘德的死上做文章,沈淮如此反擊,那我們就不能怨他——我跟你說這事,只是要你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不是你去跟他作對。”

說是不怨,但吃這麼大的虧,吳海峰心裡怎麼可能一點障礙都沒有?

“他要去梅溪鎮掛職,你還幫他?”周裕問道。

“即使沒有譚啓平這個因素,易還是易。只是送他去梅溪鎮,甚至還不能算是什麼人,”吳海峰說道,“小裕啊,你也從市政府出來吧。不知道省裡什麼對我做出決定,不過在那之前,想做一些事還是能夠的……”

“他去梅溪,那我就去唐閘。”周裕倒是有些賭氣的說道。

唐閘是東華市屬三個區之一,與梅溪鎮挨著。

市裡這兩年提出要將梅溪鎮從霞浦縣劃出來,擴大唐閘區的範圍。

周裕提到要調去唐閘區,擺明是要跟沈淮賭氣:一不甘心以前看走了眼,二不甘心叔叔吃了這麼大的虧,最後還不得不跟這混蛋做易。

也許細想想,是更不甘心看走了眼吧,周裕不自的跟盯住沈淮。

吳海峰說不讓周裕去跟沈淮鬥,但聽到周裕提出要去唐閘,看著拿在手裡的外套,還是點點頭,說道:“好,那你就去唐閘……”

這時候,沈淮似乎什麼都不知道的下樓來,對站在樓廳角落裡說話的吳海峰、周裕說道:“吳書記、周書長,陶姨堅持讓我去休息,那我就先去譚部長那裡了……”

其實周裕不自大聲說出來的那句話,沈淮還是聽見了——他沒有想到吳海峰坐著跟自己談易之前,已經把今天發生的一切都想了,也嚇了一冷汗。

雖然說吳海峰今天中了圈套,給死角,也許是他市委書記當得太久,天王老子覺太好,纔會掉以輕心,但不意味著他就是一個笨蛋。

沈淮暗:也真是僥倖,也虧得在形勢沒分明之前,市鋼廠的人沒有敢將白天發生的事傳,不然剛纔的這場戲還真難演。

他也聽到周裕要去唐閘的話,周裕要去唐閘,說是個副區長,覺後背涼涼的,彷彿給條人蛇盯上似的。

沈淮也不回頭看周裕是不是真的在看他,大步走出樓廳。

彷彿就這麼悄無聲息的過去了,陳銘德的追悼會安排在他猝逝後的第五天。

陳銘德到東華來工作,幾乎還沒有怎麼展開拳腳就去世了,來參加追悼會的人也就有限,冷冷清清的到下午三點鐘就結束追悼會。

陳銘德的人,以及其隨後從燕京趕來參加追悼會的兒、婿,就捧著骨灰盒回省城了。譚啓平也要一同直接從殯儀館出發返回省城去。

吳海峰、高天河等一干市領導,堅持要禮送譚啓平及陳銘德的家屬出境。

車子停在出市區的岔路口上,譚啓平就不堅持不再讓吳、高等人送行。

譚啓平招手將沈淮喊過來,跟吳海峰、高天河等人笑著道:“沈淮還是要堅守在東華的崗位上,就要拜託吳書記、高市長你們多加嚴管,監督,幫助他長……”

這可能對譚啓平來說,只是順水人的幾句話,對沈淮的意義就不同。

有譚啓平這句話,他留在東華至不用怕太給欺負——特別是想到吳海峰那天夜裡在想明白那些關竅之後,還若無其事的跟自己談易,沈淮想想都有些後怕。

看葛永秋聽到這句話,臉頰的,就知道省委組織部副組織的話,不是什麼小兒言;這他沒有辦法明裡找回過節。

吳海峰與高天河皆和悅的聽譚啓平說話,看向沈淮的眼神滿是和藹親切。

吳海峰還欣賞的拿手放在沈淮的肩膀上,說道:“這些天,小沈也十分的辛苦,老高,市政府是不是給他放個長假……”

聽到吳海峰親熱的喚高天河“老高”,沈淮就覺空氣裡刀劍影,寒氣人,而吳海峰在他肩上的手掌有如石山,心裡暗罵:都他狗日的笑裡藏刀!

沈淮還是微欠著,一臉笑的聆聽教誨。

“吳書記、高市長,你們就不要送了;沈淮你再送我一下。”譚啓平說道。

沒有靠山,才知道靠山的好。

沈淮這幾天看著毫髮無損,但葛永秋不的將他霸佔的那輛公務車收了回去。要不是他有下鄉鎮的機會,他留在市政府就是一條死狗。

聽著譚啓平還有話跟自己說,沈淮忙朝吳海峰、高天河拜手,說道:“既然吳書記、高市長,都準了我的假,那我就不跟著回市裡去了。”麻溜的先鑽進小車裡。

譚啓平啞然失笑,他看出沈淮的狡猾來。

按規矩說,沈淮怎麼也不能在他前面先上車;沈淮搶著上車,就是要在吳海峰、高天河面前表現出跟他的關係不一般。

譚啓平隨後上了車,也不管吳海峰、高天河他們堅持站在那裡看他離開,就吩咐司機開車。

    人正在閲讀<重生之鋼鐵大亨>
      關閉消息
        猜你喜歡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