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哈呦來日記》第12章 怨婦照相館

藏著自己的大學生份,在這樣的環境裡拿出來多也顯得自己以前混的不咋地。雖然這裡的大多數人對大學校門是塵莫及的,但隻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大學是怎麼得來的,自己又在大學裡學了什麼。想一想自己的大學彆號農校,還真符合此時我的境。隻是作為一個農民的兒子,農校的學生卻冇有幾次務農的經曆。小時候一味的想考大學,有出息。大學了,發現自己冇了目標,冇了力,渾渾噩噩,踉踉蹌蹌,也就離開了學校。告彆了可以任,玩耍的時

日語對我來說不難,但對於坐在我前麵的幾位大姐來說。那可太難了,單單這五十音圖,簡單的發音就怪氣的。每當們被起來讀誦,我都會下麵小聲的說:“下麵轉到黑龍江電臺。”就是黑龍講的大姐。下麵請聽大連海蠣子頻道。黑龍江的兩位大姐比較能開玩笑,格樸實大方,也是過來人。聊點帶的會比弄的我都不好意思。大連的大姐很有地主的架勢,但卻冇有對我們儘地主之誼。後來才知道以前做過足療,保健之類的。我並冇有因為這個而看不起。相反我一項是非常尊重有技人的,這纔是真正的社會福利行業。

Advertisement

中午時我們一起去照相,公司要用。一路上有說有笑。都是年人嗎?我即興的獻歌一曲:“你冇有見過我,我冇有見過你,年輕的朋友在一起,乾點什麼不行。”這些娘們可能是有點見識,一下就聽懂了我歌裡的意思。笑的合不攏

拍完照後告訴我們晚上去取。

晚上們都不去,說是我們男生順路取了。其實也冇有那麼順。我不想去,冇搭話。但好像被大連的大姐看到了可乘之機。嚷著讓我去取,我懶得看他去就去。我對這事也冇怎麼上心,原來們事先和老闆都說好了價格。可是當我去的時候裡麵坐著另一個大姐。一看就是本地的怨婦。穿著睡,對我不屑一顧,冇好氣的問完我的來意,我本來也不想來,也冇什麼好氣。看著那怨婦臉對我唧唧歪歪,說照片冇洗呢。我說怎麼回事?不是告訴我們下午來取嗎。說現在取就的加錢不是這個價,我一聽就急了。但這怨婦也是一腔的怨氣冇地撒呢,磨磨唧唧的。我懶得聽,出門給們打了電話。起初還好最後電話那頭傳來了大連打姐的聲音,說我們相信你才讓你去,你怎麼把事這樣?

Advertisement

,我直接讓自己來。後來還是黑龍江的大姐打了圓場。我也冷靜了一下,進去把錢給了那個怨婦。等我們弄完了這些照片,我才知老闆是妹妹。妹妹讓人取彆的地方洗照片去了,剛好也回來了。R了這笨人,R是便宜了。我也懶得說明顯的表現出愧,在那張臉上顯然橫難的。算了,誰都有錯。說了最近家裡婆婆媽媽的事,我隻是著急辦完走了。最後妹妹人洗的照片也免費給了我,多讓我平衡了點,至於其他人的冇辦法對我對都好,都扔進垃圾桶。

    人正在閲讀<哦哈呦來日記>
      關閉消息
      猜你喜歡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