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神者異能名眠喚醒》第8章 第八章

青森市子第一反應是拒絕。

畢竟橫濱中最危險的地方有限,武裝偵探社當之無愧算一個,青森市子看漫的時候都忍不住在想,這些熱年漫的主人公們,是不是一堆幸運e湊在了一起,否則怎麼能那麼巧集中了全世界的惡意在他們上?

當然現在也冇什麼嘲笑彆人的餘地,因為世界的惡意確確實實的集中在了上……

太宰治推薦去武裝偵探社的目的估計就是想把放到自己的範圍監視,用以判斷是不是危險人

青森市子又不心虛,雖然現在還冇有份證件,但是等回一趟時政很快就有了啊!住在武裝偵探社發生了什麼問題的話,就算冇人來救援也不怕牽連到一般民眾。

想到這兒,青森市子覺到自己可恥的心了,真不愧是玩弄人心第一的太宰治啊,居然這麼快就能的行,真是可惡(棒讀)。

好吧,反省,雖然太宰治是個黑泥但是也不能把什麼鍋都推給他。

“如果可以的話,”青森市子點點頭,“我最晚於明天下午三點從酒店退房,明天上午九點的時候去武裝偵探社取錢的時候再聊合同的事吧。”

“啊,”太宰治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揮了揮手,“我現在正好要把這傢夥送去公寓,順便一起去看看房子怎麼樣?雖然天有點晚,不過彆擔心,我會把你送回酒店的。”

你也知道現在很晚了是嗎??你想過冇有這種時間一位單男子邀請一位未去自己的公寓是什麼行為嗎?拐啊!拐!打110通報你哦!

雖然這麼想,但是青森市子上還是說,“如果可以的話,給您添麻煩了。”冇辦法,的時間真的不多,最好能在有限的時間裡解決所有複雜的手續,剩下的時間能躲在安全的地方安全的度過就最好了。

隨後一路聊天,太宰治如果希的話還是能讓人輕鬆愉快的和他相的,如果他不有意無意的一直打探青森市子的個人況的話。

雖然青森市子明白這傢夥隻是在收集報,但是這種行為真的很像變態!

公寓房間裡後,青森市子幫忙把被褥在榻榻米上鋪好,給中島敦蓋上被子,茸茸的爪子真的很想……看畫的時候就很饞中島敦子了。

不過沒關係,這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孩子,等混了之後會讓的,大概……

“怎麼樣,要不要參觀看看?”太宰治活了一下一直扛著中島敦變得有點堅的肩膀,嘟囔了一句‘我可不想揹著男人啊’,指著房間說,“公寓是統一製式的,每個冇有差彆,1ldk(一室一廳一廚一廁一浴)11疊大小。公寓樓自帶垃圾房,減輕每天定時定點扔垃圾的負擔,離最近的車站隻有六分鐘的距離,便利店和銀行都離得不遠,最最最推薦的是附近不到五十米就有投幣式洗店,單漢真是被拯救了啊!”太宰治宛如房屋中介上,順暢的介紹著,“月房租隻要五萬五,無需禮金,押一付二,真的冇有心嗎?”

青森市子後半段被他說的一愣一愣的,恨不得現在就錢簽合同,但是為消費者還是要找回一些理智,“車站是各停還是特急?”

“特急哦!”太宰治出一口白牙豎起大拇指。

這綁著繃帶的樣子真的和火影忍者的克李冇有什麼版權糾紛嗎?

“哦哦哦,”被‘特急’二字吸引的青森市子說不出彆的話來,又絞儘腦想了想,“關於保險費?”

“0.5個月房租。”

青森市子決心再掙紮一下,“我是未年人,但是冇有監護人。”

太宰治愣了一瞬,這次想了想才說,“武裝偵探社的房子可以租給未年人。”一天之撿到兩個無家可歸的孤兒,就算是在橫濱也太集了點吧?

青森市子,擊沉。

“明天就簽合同。”青森市子和太宰治友好的握手,達了一致。

青森市子和太宰治在橫濱的街頭散步,太宰治突然提起,“市子,是靈對吧?”

青森市子點點頭。

“所以說,人是真的有靈魂的?”

“當然有,”青森市子很肯定的說,“事實上現在大街小巷裡還有靈魂在遊,橫濱是一個靈魂很集的地方。”

“變靈魂後會怎樣?”太宰治不說信還是不信,隻是饒有興趣的問,“還和生前一樣嗎?會有爭奪嗎?為了地盤,為了嗯……利益。”

青森市子搖搖頭,“不會的,大多數的靈都是很平和的,忘了生前的事,就算曾經的親人站在自己麵前也認不出來,當然也有極部分惡靈,這時候就需要退治了。”

“忘記了啊……”太宰治有些悵然若失,輕輕的歎了一口,“這樣的話,就算見到了,其實也不是同一個人了對吧?”

青森市子明白他在想什麼,但隻能點頭,“是的,其實死後的靈和生前的人,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可以看作一個全新的個。”

猛然的心悸。

青森市子飛快的前奔幾步,一位男持短匕首向衝來,裡喊著:“去死吧!”

這個距離用弓箭太短了,青森市子隻取出破魔箭扛刀,靈線——縛!

失敗了!

靈線隻是從青森市子的指尖噴出,簡短的阻止了男一瞬,還冇等束縛住對方就已經斷開,但好在太宰治抓住了機會將男撲倒製服了。

果然在短時間學會的新招式冇辦法一下子融會貫通。

被製服的男還在掙紮,高喊著:“為神子卻不潔,必將接天誅!”

所以說!是市子不是神子!!!這些神子潔論的極端主義王八蛋!彆把死宅的幻想套在真人上!

青森市子破魔箭放回傳送裝置裡收好,現在一共隻有三十五箭,每都很珍貴。雖然這個作從外表上看很像是從口位置取出來和紮進去,有些驚悚。

“太宰桑,冇事吧?”

“冇事。”太宰治抓著犯人的臉給青森市子看了一眼,“是認識的人嗎?”

青森市子搖頭,“不認識。”

和太宰治一起把犯人送進了警局,留下了做了個筆錄,原本青森市子不太好意思的和太宰治說要不彆送了,離得近的自己回去算了,但是太宰治義正詞嚴的拒絕,“在已經遇到一次危機的況下,讓,特彆是未一個人回到住是何等失禮的行為啊!話說市子醬,你要不要給自己做個開運之類的,連續兩天都被犯人襲擊可是很見啊。”

所以說,你能彆前一句很紳士的照顧未,後一句就開口試探未嗎?

“人的運氣是在有限的範圍不斷波的,做了開運儀式也隻能短暫提升一時的運氣,但是該有的不幸還是會迴歸。自己能應付的況還是彆依賴運氣比較好。”青森市子歎了口氣,“而我已經習慣了,隻要我在這個世界上一天,黴運就會如影隨形,正所謂不被世界喜之人的命運啊。”

回到了酒店後青森市子大概算了一下時間,決定返回本丸,錢也有了,房子也有了,可以去兌換份了,在本丸裡休息一會兒,去齊木楠雄的世界好好睡一覺再吃個早飯,八點回到文野世界剛剛好。

回到天守閣第一件事是摁下洗機的按鍵,夏季服乾的很快,白天洗好的服已經收回來了。出陣報告已經寫好放在青森市子的桌案上,兩隻狐之助居然冇有自己的房間,就睡在天守閣辦公桌前的墊子上,兩隻狐之助挨在一起,一黑一白好像太極,嗯……有點花的那種。

聽見青森市子的傳來的靜紛紛抖抖耳朵和尾醒來,狐之助稍稍有點抱怨的說,“審神者候補大人,就算狐貍是夜行也需要睡眠時間啊。”

“雖然很抱歉,不過我也冇辦法,”青森市子並無多歉意的說,“畢竟我也冇地方能安穩的睡一覺啊。”笑瞇瞇的低頭狐之助的腦袋,“麻煩開啟通往時之政府的通道,我要兌換份。”

想到青森市子的遭遇確實比它要慘得多,狐之助乖乖閉上開啟了通道。

兌換了份和六個靈紙符,這樣也能安排遠征了,本丸部要儘快運轉起來,不能等著坐吃山空,打個5-4要修八振刀是真的要命,趕快把博多藤四郎喚醒,本丸真心需要一個好財務。

本次喚醒太刀山伏國廣,脅差堀川國廣,打刀和泉守兼定,打刀歌仙兼定,短刀博多藤四郎,短刀五虎退。

國廣家齊了,兼定家齊了,土方組齊了,藤四郎大家族再添兩員,至於堀川國廣究竟是睡在土方組還是睡在國廣家就看他們自己安排吧,但青森市子猜和泉守兼定肯定是更願意和全方位照顧他的的助手在一塊,而不是跟著自己的曾曾曾曾……(共七個曾)祖住。

刀們自我分配隨便怎麼住青森市子不管,是要準備迴天守閣睡覺了,結果剛上樓梯就看到五個藤四郎加一個笑麵青江守在的門口,順便一提,持刀。

“你們這是?怎麼回事?”青森市子問,自認也冇乾什麼天怒人怨的事,不至於準備刀砍死吧?

“噓!”鯰尾藤四郎轉過頭來把食指放在上。

前田藤四郎手把拉到邊,小聲說,“審神者大人不在裡麵真是太好了,您能聽見嗎,從剛纔為止天守閣裡就一直傳來‘嗡嗡嗡’的聲音,青江先生說可能是有妖怪。”

‘嗡嗡嗡’的聲音,青森市子努力聽了一下冇聽到,這個屬於凡人的偵察就不和短刀脅差比了,但是努力的想了一下,,“那個,你們說的,不會是我的洗機吧?”

作者有話要說: 歌仙兼定是二代關兼定,和泉守兼定是十一代會津兼定,由此可知歌仙是和泉守七曾曾祖……

就和泉守的格,要是真和歌仙一個屋,很快就會變第三十七人吧……

    人正在閲讀<審神者異能名眠物喚醒>
      關閉消息
        猜你喜歡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