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武聖》22 積極 下

“看來我雖然天天吃銀吻黑蛇,但其他師兄弟也不是白待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加速積攢氣方式。”

魏合心頭越發覺得自己當初答應程師兄,是個無比正確的決定。

因為半年左右時間,他不進度冇拉下,還在不斷積攢破境珠的能量。

他拿起汗,看了看自己口,破境珠花紋已經隻剩下四分之一就能走完。

‘不管如何,先把氣打磨到頂。才能用破境珠更進一步。’魏合心中有著期待希,目一片堅定。

忽然程久急匆匆的一臉喜,從門外走進來,走到魏合邊,小聲道。

“小河!有戲了!”

“??”魏合一臉茫然。什麼有戲?

見狀,程久也是無語。

“你忘了麼?給你娶老婆啊?”

低聲音提醒。

“我給你在附近合適的人家中,挑了三個合適子,先把你們的私人換下,看中不中意,然後若是合適,那就!”程久麵帶笑容道。

他左右看了看,發現冇人注意他說話,便繼續道。

“我找了畫師專門畫了畫像,一會兒你自個兒看。若是中意,我就把你的況讓人送過去。你是我師弟,也是我最好的兄弟,放心,我肯定給你挑的都是絕對好的這個!”

他豎起大拇指認真道。

“不過你也得好好打理下,免得人家姑娘瞧不上。”

“我覺得是不是有點早...”魏合出聲道。

“不早不早,像你師兄我,親都快兩年了。哪裡早了?”程久笑道。

魏合無言,對這事,他其實也不排斥。隻是覺現在這樣的生活狀態蠻好,不想改變。

可留下子嗣這事,在這個時代也確實是頭等大事。

想了想,他便也順其自然,任由師兄幫他張羅了。

過了幾天,很快,程久便拿來了三張畫像,都是子畫像,讓魏合觀看。

先看看得上麼,之後再給對方提出意思,看看對方願意見麵與否。

並不像魏合前世的古代那樣,麵也不見就決定接親。

這裡的子地位要高出不

魏合選了一位看起來最溫的。然後由人代為送信過去。

子姓張,名婉若,家裡頗有幾分薄財,是做酒樓生意。

因為和程家有過不來往,程久也就將其納考慮之中。

張婉若外貌弱,但裡卻頗有主見。年芳十五便開始為家裡管理一部分事務。

接到人來信時,正在自家後院裡賞花。

張家所住區域,不在魏合之前住的區,而是相對平和的紅石町。

街麵上早晚都有捕快幫派人士巡查,以保證店鋪酒樓攤子之類的生意能順利開展,是飛業城裡所有町中,商業氛圍最濃的一個。

張家的酒樓生意,在這裡也小有名氣,談不上最強,比不過程家在石橋町的地位,但也不是小門小戶。

Advertisement

“程公子請人送來的信裡,提到這魏合:年紀十七便突破氣為回山拳正式弟子,還自己掏錢購置了一所帶院子的宅子。

其人品貌端正,有有義,樸實可靠,家中隻有一姐尚在,無父母需要照顧,未來發展可期...”

丫鬟在一旁仔細念著信紙上的容。

一旁的張婉若人如其名,外形小,穿著一淡綠棉,五清秀,黑髮及腰。

除開時常要出門管理生意,導致皮微黑,雙手糙外,其餘絕對是很多人首選的賢妻良母外形。

聽到一係列的資料資訊,張婉若眉頭微蹙。

“既然是回山拳鄭老的門弟子,想來不差。對了紅梅,你可知,那魏合是多時間突破氣的麼?”

為生意人,對武道一行也略微有些瞭解。知道突破越早,潛力越大。

現如今這局麵,武力纔是最好的保障安全之法,所以這方麵容不得馬虎。

房子什麼的並不重要,瘟疫厲害,死人多,外麵供糧的重鎮又遭了蟲災,可以說,現在房子這些東西是最不值錢的。

人都在試圖搬遷離開。

紅梅的丫鬟連忙又翻了另一封信出來。

“我早就給小姐你打聽好了,這是我托人,從回山拳院的其他知人那裡弄到的訊息。”

展開信紙,一字一句念道。

“魏合此人,忍,外人不清其心思如何。氣突破也是堪堪卡在最後兩日,才勉強通過,潛力或許已經耗儘。

其出於外城區最混危險的區。家有二姐一人,父母大姐均失蹤。在院子裡,與人言,往。”

這封信寫得很是客觀寫實,把程久信上的冇寫的點,都補充齊全。

張婉若聽完眉頭微微鎖起。

“最後兩日突破,以後的發展潛力不大。程公子這些可一點也冇在信上提。”

“那小姐....?”

“拒了吧。我張婉若還冇差到隨隨便便找個這種層次之人嫁出去的地步。”

張婉若擺手道。

雖然因為經常拋頭麵,外出生意,導致願意提親的人不多,但還冇淪落到隨便找人嫁出去的程度。

...這魏合雖然是回山拳的門弟子,和勉強算門當戶對,可潛力還是差了點。

打算再等等。反正這麼久時間都等過來了。

“好吧小姐。我這就去給人說。”紅梅收起兩封信,轉離開。

另一邊,得到見麵被拒的訊息,魏合也是冇放在心上。

他如今心思都在如何加速氣積累上,對親這檔子事,隻講求順其自然。

雖然子嗣問題是大事,但冇遇到合適也不急。

反而是程久,一開始信心滿滿,結果信件被拒後,頗有些拉不下臉來。

又一腦給魏合帶了好幾副畫像。隻是第一次看中的冇,魏合心思也淡了,便一一婉拒。

Advertisement

如此平淡的過了一個多月,終於,破境珠的進度徹底齊了。

魏合也全部心思集中在迅速提升自己氣上,隻要氣達到臨界點,他就能也跟著一起破下一層,石皮。

從蕭然的待遇可以看出,牛皮和石皮之間,有著不小的差距。

無論是財富還是社會地位上,都不同。

隻是氣的積累,不是一蹴而就就。需要的不斷擴容,不斷磨練。

程家練武場上。

魏合和程久相對站立。

兩人相距五米有餘,腳下是樸實的黃泥土地。

比起整齊有序的石板來說,現的黃土地不用修繕,打壞了用鏟子鏟一鏟,便能輕鬆解決。

所以程家真正的後麵練武場,也是用的這種法子。

至於最初給魏合看的石板練武場,那不過是用來裝門麵用....

“師兄,我一直有個疑問,氣差一級,到底實戰差距有多大,不知道您能不能幫我驗證一二?”

魏合最近一直在琢磨,氣的積累如何加速。

但因為冇有的參照比對,也不知道氣需要達到什麼程度,才能算是牛皮的極致。

他也對一直以來對他手下留的程久,直言不諱。

“氣差一級,實力差距確實很大。既然你打算仔細會,那我就展示一二,不過一會兒被揍慘了可彆怪我冇提醒。”

久哈哈一笑,一直陪著魏合對練,束手束腳,確實也不是什麼好玩的事。

當下,他雙手一甩,雙拳表麵上自然浮現一層灰白。

這就是石皮層次的標記,在氣達到一定程度後,會引起拳頭的質變。

“小心了!”話音剛落。

魏合便覺眼前疾風一陣,迎麵吹來。

兩人之間的數米距離宛如不存在一般,他冇反應過來,便眼前冇了師兄的蹤影。

好在他也不是吳下阿蒙,實戰經驗還是有些,當下雙拳護頭,弓起,迅速左移。

不管怎麼說,先起來再說,這樣對方命中也能把握不住方向。

嘭。

就在這時,一記沉重的拳頭正中魏合右肩。

雖然因為左移,導致這一擊失了幾分力道,但速度和力量的差距,依舊讓魏合護頭的拳架子一下散掉。

“我要打你右肩。”程久的聲音再度傳來。

魏閤眼前發花,本看不到人,隻能繼續收回拳頭護住頭。

他等著對方拳頭再來,可惜這個念頭才起,他右肩就已經又中一拳。

噗的一下,魏合往後摔倒在地,徹底冇了彈力氣。

就兩下。兩招。

他就輸得一敗塗地。本冇有什麼纏鬥,使用絕招之類的機會。

雙方的反應速度和發速度差距太大了。

久重新站定,笑意盈然的看著魏合。

“如何?我先說下,剛剛我隻用了一半的力。不然第一下你可能就倒了。”

魏合膛鼓了下,從地上爬起

“厲害!”他咬牙出兩個字。

Advertisement

“厲害那你就好好苦練,早晚你也有達到我這個層次的時候。”程久笑道。

忽然他想起了件事。

“對了,小河,過陣子你可得來幫我場子,我打算再納一房。”程久一說起這事,頓時角不由自主的上翹,一臉的春風得意。

“再納一房?”魏合無語。之前不是還在說給他介紹對象麼?怎麼現在....

“說起來也是緣分,你這新嫂子,就是在我給你介紹親事時相上的。到時候可是不了你的喜豆。”程久得意道。

因為糖提煉繁瑣,相當珍貴,所以這裡多是用包好的炒豆,作為親時的小禮品。

“......”魏合無言以對。

他是知道程師兄是接了親的,而且還不隻是接親,小妾也納了兩個,現在是第三個。

正妻生了一個兒子,兩個小妾一人生了一個兒,現在居然還要來第三個...

“對了,師兄,我和程睛相比,誰更強?”魏合忽然想到這個問。

上次和程睛的對決,因為那怪的打斷而冇進行下去。

他心頭也是有些疑

“程睛?上次你趟鏢的那個程睛啊。”程久恍然想起來,“可不一般,你要是對上,估計不行。三十招必敗。”

    人正在閲讀<十方武聖>
      關閉消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都可訪問<歡享小說>
      首登送5800,日簽580書幣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訂閱推送一鍵閱讀!海量書庫精準推薦!
      2 然後輕點【添加到主屏幕】
      1請點擊